search
拚出口 日本仍有一年好光景

拚出口 日本仍有一年好光景

如果美國QE一路穩定退場,代表美國經濟明確轉強,日圓也有繼續貶值的空間;於是,就算日本的內需經濟尚未振作,但這個國家仍然可用出口賺到一年好光景。

對於新興國家來說,二○一四年的麻煩不少,而日本,或許也是其中一個麻煩製造者。

問題不在於這個重要大國的經濟表現可能快速轉弱;相反的,在「日圓先生」榊原英資的展望裡,新一年度的日本經濟成長率將有機會維持高檔。可惜,成長動力主要還是老招:以日圓匯率走貶帶動出口。


經濟成長率有機會挑戰二%


「這將是新興市場難過的一年。」談論日本經濟,榊原英資卻以新興國家的困局作為開場。美國縮減貨幣量化寬鬆(QE),新興國家必須阻貶匯率以減緩資金流出;但在另一方面,當日本以弱勢匯率搶出口,卻有可能引發新興國家的貨幣競貶,出口導向的新興國家又有跟進貶值的壓力了。

貶值、升值,都有問題,美國與日本像在聯手獵殺新興國家。那麼,日本為何會成為夾殺新興國家的彼端呢?榊原英資首先從「日圓將會繼續走貶」的預言開始談起。

「表面上,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一三年祭出寬鬆政策,是日圓走貶的原因;但別忘記,日圓兌美元相對貶值也有基本面因素,那就是美國經濟明顯轉強。」

榊原英資分析,在○九年美國首度推出QE時,日圓匯價約是一美元兌九十五日圓,一三年反映美、日貨幣政策反轉,日圓一路自年初的一美元兌八十六日圓向下貶值,「貶回九十五日圓時,這段幅度可以解讀是貨幣政策效果,但一三年十一月以來,匯價貶破一百日圓,那就代表美國經濟的復甦強度已超出預期了。」

至於一四年,雖然日本央行的寬鬆政策不太可能更加激進,「但如果美國景氣復甦符合聯準會或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期,那麼,日圓不但會維持弱勢,甚至可能貶到一美元兌一一○日圓水準。」

根據IMF的預估,美國經濟成長率在一四年將達二.八%,至於日本,則是一.七%。從經濟成長率這個「匯率基本面」來看,日圓兌美元的確是有進一步貶值的空間。榊原英資甚至預言,在出口競爭力強化之下,「日本經濟成長率或許有挑戰二%的機會呢!」

「安倍經濟學走到現在,當然出現了內需難以跟進的困境;但是第一支箭──匯率貶值,對於這個國家的出口仍然會有一些貢獻。」榊原英資這麼說,一方面是強調「匯率貶值仍有效果」;但在另一方面,卻也凸顯日本官方,至今還沒有真正找到提振內需的關鍵靈藥,成長,終究只能靠出口。

內需難以提振的原因,首先在於中小企業薪資增長至今仍無明顯起色;其次,即將於四月啟動的消費稅調漲計畫,預料也將進一步衝擊日本民間消費需求。

四月起,日本將把消費稅稅率從原本的五%調升至八%,自將一定程度的牽動物價。雖有樂觀者認為,由於日本民眾對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持度居高不下,消費信心的扣分可能不若想像嚴重;但這個論點,卻受到另一位日本知名經濟學者挑戰。

 

日圓匯率日圓


外資失去耐心撤守日股 經濟學者看衰


「支撐安倍經濟學的是民眾支持率,民間信心則來自於股市上漲,但在未來一年,日股能否續強卻是一個問號。」慶應大學教授竹中平藏曾經擔任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財經閣員,二月上旬,他公開唱衰日股與安倍經濟學的未來。

「一三年讓日股大漲的推升力道是外資,但最近,外資顯然已對安倍經濟學失去耐性。」一三年,外資總計買超日股十五兆日圓,這是一九八二年開始統計外資動態以來的歷史新高,也是一二年的五倍;但在進入一四年的第一個月,日股狂跌的元兇之一,卻是外資超過一兆日圓的賣超手筆。

「除了貶值,外資看不到安倍任何的改革成效。」竹中平藏說,當外資開始失去耐性,日股續強的可能性隨之變小,必將弱化日本民眾與企業對安倍經濟學的未來信心,「企業加薪」、「增加投資」、「增加消費」,這些劇本中的良性循環,也就沒有順利轉動的可能。

整體而言,在QE退場的環境底下,一四年的日本多半會繼續以「匯率貶值拚出口」為主旋律。這或許可以再給日本一年的漂亮成長,但卻無法保證經濟自此脫困。事實上,IMF在日前調降了日本一五年的經濟成長率,從原本的一.二%降至一%,在八大工業國之中,只不過贏了仍然苦於撙節的西班牙。

榊原英資
出生:1941年
現職:青山學院大學客座教授
經歷:早稻田大學教授、慶應大學教授、大藏省財務官、國際金融局局長
學歷:美國密西根大學經濟學博士、東京大學經濟學系學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53483篇文章,獲得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