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卡皮箱走天下 為何台灣中小企業成了國際洗錢要角?

一卡皮箱走天下 為何台灣中小企業成了國際洗錢要角?

不經意地看到一則廣告,由兩位非常特殊的人物擔綱演出,法務部長和金管會主委,主要是宣導洗錢防制的相關議題。廣告內容的表達,兩位重量級人物的對話,凸顯出洗錢犯罪行為是利用金融機構的運作模式,來從事犯罪行為,把非法所得的金錢漂白。

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對洗錢這樣的犯罪行為感到陌生,而且也容易認為只要自己不遷扯到什麼不法的行為和交易,洗錢這種犯罪行為和如何防制,是個遙遠的事情。絕大多數的人,也更以為洗錢一定是巨額的資金流動,和一般布衣小老百姓沒有什麼關聯。

 

政府之所以大費周章,動員部長級的官員來親身宣導,其中必有其重要性。當然一方面是明年,一個國際組織將來臺灣實際查核,決定臺灣在洗錢防制方面的成效,進一步判定是否可以從看管名單中刪除。倘若臺灣仍然被評鑑為洗錢防制不及格,那麼所有在臺灣的銀行,本國或外商,之後的國際匯款,國際貿易融資和跨國聯合貸款的參與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和限制。

 

之前有一位重量級的財經人士,非常不解地問我為什麼臺灣這麼一個小小的島嶼,也不是亞太地區的金融中心,會被國際組織認定是一個洗錢的重鎮。這個問題對一般人而言,應該也是同樣的令人困惑。難不成是對臺灣的歧視,又是國際上對台灣的另外一個形式的打壓。

 

其實臺灣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一直是一個非常方便又友善,可以被利用來洗錢的地方。出口導向的經濟,一個以中小企業為主力的外銷原動力,一年四季,臺灣的商人提著皮箱,繞著地球參加各種不同的秀展、交易會、商品展覽會,尋找各類產品的商機。

 

無數的訂單就在會場當下簽定,尤其是現在的筆電及平版,隨時隨地可以把商品規格、單價及工廠排上線生產的所有細節,立即敲定,一份制式的訂單合約,可以在半鐘頭之內議妥,印出紙本,雙方簽署。

 

為了搶單,臺灣的行腳商人,沒有那麼多的閒工夫去深入了解買方的真實背景和資金來源。也正因為如此,許多的買家就會開立支票,把預付頭金阿莎力地繳付出來,甚至在單價上也不會斤斤計較。合約在手,支票入袋,又賣出一個好單價,於是買方豪爽,賣方高興,皆大歡喜。

 

往往這種和台灣中小企業的商人打過交道的買家,無論是來自己開發國家或是新興市場國家,就可能是洗錢的原凶。他們在價格上豪邁,訂購數量上吸引人,當然對品質也不會錙銖必較。但是對傭金部分,他們就會拉高比率,要求臺灣的中小企業賣家,來配合行個方便,由臺灣轉匯到另外一個國家的銀行帳戶去。

 

既然有生意做,利潤也合理,對於買方提出墊高的傭金、額外的服務仲介費用等轉匯他國的要求,臺灣的商人自然而然地配合度超高。於是買方開出的支票、匯票和其他的支付票據都由臺灣的中小企業商人手上交付到在臺灣的銀行,再經過大盤的跨國銀行,流出去到世界的金融中心去託收兌現。

 

這樣的票據託收業務,在過去幾年,已經被跨國銀行完全停止,即便本國銀行願意支付昂貴的託收費用,也都被以洗錢風險過高而婉拒。至於如何防範利用線上支付的洗錢,就是另外一個層面的考量和挑戰。

 

無論是實體票據或是電子支付,不知不覺地幾十年下來,台灣善良純樸的中小企業商人就被視為是一個國際洗錢的要角!政府這次出來用力宣導,敦促銀行和一般老百姓要警覺洗錢犯罪行為,是一個協助台灣洗脫惡名的必要措施。

 

洗錢方式千變萬化,無孔不入,臺灣的國際貿易量在世界上舉足輕重,跨國投資的標的和金融商品繁多,本國毒品氾濫成災,小老百姓被利用成為洗錢的工具人,一定仍會層出不窮。如何用生活化的方式和一問一答的考試安排,來深植洗錢防制的警覺性,刻不容緩。

 

教條法令式的宣導,只用法條律令的熟稔程度來評估金融從業人員對洗錢風險的了解,似乎不如引用實際的商業活動,中小企業主的親身體驗拍攝成有劇情的短片,來吸引並且提高一般民眾對洗錢犯罪的認知,畢竟這是一個攸關國家形象,和未來的所有金融交易活絡的重要關鍵。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27938篇文章,獲得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