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綱一本草草收場 誰為蕭曉玲平反?

一綱一本草草收場 誰為蕭曉玲平反?

當年台北市長郝龍斌力推「一綱一本」,最後搞到「天怒人怨」草草收場,幾乎就像「文林苑都更案」翻版,只是郝市長說文林苑的責任全部由他來擔,那因反對「一綱一本」而失去教師資格的蕭曉玲,她的公理正義,誰來負責?

文林苑都更案愈演愈烈,除了北市府顧問施正鋒丟出辭呈外,法規委員會、人權保障諮詢委員會的蘇友辰、翁國彥及曾威凱三位律師也緊接著宣布辭職明志。

除了文林苑,三位律師的辭職聲明中,特別提到台北市中山國中老師蕭曉玲的解聘爭議。三位律師認為,這件事涉及公立學校教師的工作權及言論自由保護,以及政府是否利用解聘手段,對反對一綱一本的教師形成寒蟬效應。

所謂「一綱一本」,是將選擇教科書的權力收回到台北市政府手中,讓台北市的國中,都採用同一套教科書,並且自行舉辦基測,用以反對當時教育部採用的「一綱多本」政策。

但台北市政府在日前自行宣布停辦一綱一本政策,蕭曉玲的權益侵害卻仍未獲得補償,蘇友辰在人權保障諮詢委員會中提案請求討論,卻遭到會議主席陳雄文副市長以不就個案進行討論為由予以拒絕,完全對人權爭議個案採取否定、漠視的態度,讓三位律師更加堅定辭職決心。

政策出包 北北基聯測喊停

蕭曉玲是誰?值得三位律師在辭職聲明當中特別提上一筆,她就是當年唯一一位跳出來公開反對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的國中老師,只是她的公開反對,竟付出慘痛的代價,不僅因此失去工作、失去教師資格、失去退休金,甚至費時四年纏訟,花費逾百萬元,還得一輩子背負著「行為不檢,有損師道」的罪名。

三月八日婦女節當天,台北市教育局悄悄地會同新北市、基隆市教育局,召開「北北基三市教科書選用辦法會議」,會中決議今年八月起停辦「一綱一本」,雖然市府說「十二年國教推動在即、聯測結束」,因此一綱一本已無續辦理由,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去年「一綱一本」引發的軒然大波,才是讓這個政策「走入歷史」的主要原因。

採行「一綱一本」的北北基聯測,去年不僅創下台灣升學考試史上學生改分發首例,「高分低就」也讓應屆畢業生的家長及學生們權益受到相當大的損害,隨著後續家長、學生反彈,一綱一本「提早玩完」,整個政策終於將在今年八月「壽終正寢」。

如今「一綱一本」將走入歷史,蕭曉玲只淡淡地說,要是知道會有今天,當初她何必花那麼多氣力對抗。其實錯誤的政策傷害的豈只蕭曉玲,被當成白老鼠的莘莘學子及眾多家長,也同樣付出代價。

從二○○七年郝龍斌推動一綱一本以來,短短四年間,台北市增加近兩百家補習班,蕭曉玲說,一綱一本不僅沒有減輕學子負擔,反而使升學壓力不降反升;而衍生出的北北基聯測,不僅光建置題庫就耗費四千五百萬元,加上考生聯合登記分發,還要再花一千五百萬元,只能挪用其他預算支應。

蕭曉玲當年為此上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控告郝龍斌一綱一本政策違反《國民教育法》第八之二條,侵害教師專業自主權,要求台北市政府必須立即停辦。

威權打壓 教界起寒蟬效應

沒想到,一個月後,曾經連續十年獲考績甲等的蕭曉玲,竟被學校提報成不適任教師。

接著,學校奉教育局督學指示,召開教評會,以《教師法》第十四條第七款「行為不檢,有損師道」解聘蕭曉玲。從提報到解聘,前後時間不到三個月。

「這是一場三方皆輸的戰爭,也給學生最糟糕的示範,」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謝淑美說,這場全台最快速解聘教師案,不僅不合乎程序正義,也因極端的手段讓其他教師噤若寒蟬,「教育當局無所不用其極,打壓悖逆上級的教師,簡直是場威權文化現形記!」

台灣教師聯盟執行祕書丁守一直言,這件「政治迫害」下的冤案,隨著北北基聯測停辦和一綱一本政策喊停,等於還了蕭曉玲一個公道和清白,但台北市政府至今仍欠蕭曉玲一句道歉,甚至更該為荒謬的官司結果負責!

如今,四年過去,當年的北市教育局長早已換人,前中山國中校長曾美蕙轉調明德國中,曾參與此案的教職員及家長、學生皆四散,只留下無學校願意雇用、勞碌奔波法院的蕭曉玲獨自奮戰。

她至今只得自力救濟,循序向北市教育局、教育部提出申訴及再申訴,甚至到高等法院、最高法院提出行政訴訟,結果去年底判決出爐,均被判敗訴。

如同希臘神話中遭詛咒的卡桑德拉,蕭曉玲早預示一連串的教育災難,卻無人聽聞,反招致譏諷與種種苦難,台北市議員顏聖冠感嘆道,「我們不能每次都用如此巨大的社會成本,去認清錯誤的教育政策,更不該有任何一位像蕭曉玲這樣的老師,遭到不公平的對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今周刊 提供 原文連結

今周刊
寫了22886篇文章,獲得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