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需要開刀嗎?淺談複雜性心導管(上) | 蔡瑞鵬 | 心臟血管內科 | 內科 | 健康新知

我需要開刀嗎?淺談複雜性心導管(上) | 蔡瑞鵬 | 心臟血管內科 | 內科 | 健康新知

我真的需要開刀嗎?

一名年過70歲的王先生,近些日子以來胸悶的症狀越來越明顯,走路快一些就會不舒服,爬樓梯更是受不了,日常活動越來越困難,「我真的要開刀嗎?」 這個問題困擾他許久,他一直無法說服自己。

事實上,王先生在右冠狀動脈已知有一阻塞99%的病灶,心導管治療也已作了兩次,不過都無法成功。醫師說血管壁鈣化得太嚴重,不是氣球擴張術撐不開,就是氣球撐破了,偏偏藥物效果越來越不好,但這樣就去開刀實在不甘心。

心臟病的成因和型態多元,究竟要接受是藥物治療、外科開心治療或內科心導管治療,往往令患者煩惱不已。
心臟病的成因和型態多元,究竟要接受是藥物治療、外科開心治療或內科心導管治療,往往令患者煩惱不已。

適逢筆者自日本學成歸國,以冠狀動脈鑽石刀研磨器械將鈣化的斑塊以每分鐘20萬轉的轉速鑽碎成比紅血球還小的碎塊,再藉由血管內超音波的協助,選擇及置放較適當的藥物塗層支架,王先生隔天就下床一切活動如常了。

一位將近80歲的王老太太,十多年前接受過冠狀動脈繞道手術,最近時常胸痛及喘息,藥物已完全沒有多大效果。心臟科醫師經心導管檢查過後發現,先前繞道的血管差不多都發生了阻塞,說是要再治療左冠狀動脈開口將近99%的阻塞只能再開一次刀了,否則可能隨時會猝死。

心臟外科醫師卻說再開刀的風險很高,最差的情況,有可能因為之前開刀過後組織沾黏而根本找不到要接合的冠狀動脈。該怎麼辦呢?我真的要開刀嗎?又要再經歷一次開胸的手術嗎?還是我就這麼走了算了,老奶奶十分憂心又帶點絕望的說。

從老奶奶的神情之中,我感受到他的無助與害怕。但是現在每當她開心的來門診跟我訴說著她又去了哪又做了什麼事,我深深的知道,在老奶奶心中那一個小小的藥物塗層支架,對她的生活發生了無比奇妙的治療效果。

是的,有時是可以選擇不開刀的!

介入性治療為新選擇

心臟內科的治療近幾年有長足的進展,心導管的技術更是一日千里。自從西元1977年,Andreas Gruentzig 醫師在瑞士施行全世界第一例冠狀動脈氣球擴張術後,冠狀動脈介入性治療技術已成為急性冠心症、心肌梗塞及冠狀動脈疾病的主流治療。相較於外科開心繞道手術,心導管介入性治療的傷口小(只有約2mm大小),復原時間短(術後即可活動),對於心臟冠狀動脈疾病的治療成效亦相當顯著。過去由於對困難的複雜性冠狀動脈病灶(例如:慢性完全阻塞,左主幹冠狀動脈疾病,嚴重鈣化血管),因心導管介入治療的成功率低,因而有許多病患必須接受外科開心手術。現在則多了一項選擇。

經皮冠狀動脈擴張術萌芽於1970年代,藉由顯影劑的幫助,輻射線攝像出冠狀動脈的型態,在輻射線的指引之下,將微細的金屬導線,穿越過阻塞嚴重的狹窄血管部位,類似鋪設好鐵軌。如此經由這鐵軌(金屬導線),可以運輸氣球導管至狹窄處將阻塞打開,繼而在病灶處置放血管內支架,防止血管回縮或塌陷,達到暢通血管的目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原文連結

華人健康網
寫了39059篇文章,獲得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