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某龍頭企業開「空頭支票」 各方推脫難解決

某龍頭企業開「空頭支票」 各方推脫難解決

原標題:某龍頭企業開「空頭支票」 各方推脫難解決

金投銀行(http://bank.cngold.org/)03月09日訊,六安的老何,是一家養豬場的承包戶,他把小豬賣給企業賺取利潤,可是豬賣了,錢卻拿不回來!!

年前,相關人員曾趕到六安,給雙方做過調解,當時,企業承諾年底結清豬款,讓老何安心過年,這兩天相關人員又接到老何的電話說,他並沒有拿到錢,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據了解,何先生與一家名叫九顆松生態農業合作,安徽省九棵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不僅是當地的龍頭企業,更是省里的知名公司,可顯然他們當時信誓旦旦的承諾,如今並沒有兌現,那麼九棵松公司到底因為什麼欠款呢?

簽訂承包合同

2016年5月12號,老何與安徽省九顆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簽訂種豬場承包合同,合同中約定,公司提供種豬和豬舍,老何負責技術支持,也就是負責繁殖小豬仔,當豬仔達到15公斤的時候,安徽省九棵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進行回收。可是讓老何沒想到的是,安徽省九棵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不僅沒有來回收,就連最後一次拉走的豬款也遲遲不給。

何先生說,我現在就要他45萬塊錢我年底的豬要備飼料還有20多萬另外我還欠工人工資我家在銀行欠18萬塊錢6號到期我還沒還馬上我就要拉入黑名單了。

隨後,相關人員與老何一起找到了安徽省九顆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的技術總監陳昌明告訴我們,因為市場的容納量飽和,所以他們才沒有按照合同繼續回購,但為了減少老何的損失,公司也決定讓他自行處理養殖場的小豬仔,而對於欠老何的錢,他們也承諾會在年前結清。

對於欠老何的豬款,公司並沒有否認,還當著相關人員的面,承諾年前與老何結清豬款,那麼到底因為什麼,會出爾反爾呢?

想法子過年

因為當時,臨近年關,工人的工資,小豬的飼料是再也等不下去了,無奈之下,老何和兒子做出了一個決定。

何先生:過年飼料20多萬飼料沒拉回家,家裡一千多頭小豬沒得吃,我回家臘月2728,我跟我兒子兩個欠銀行18萬要還掉,我搞20萬拉飼料,我跟兒子兩天時間在外面借高利貸,兩分錢的利息,借了40萬。

東拼西湊,老何總算是把年給過了。

相關人員再次出面

近日,相關人員與維權律師一起,再次來到了安徽省九棵松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

吳董事長不在公司,孫自民總經理也沒見著,不過在走廊里我們卻遇到了,該公司負責行政的張主任。在我們第一次的採訪中,他也從中協調過老何的事。

作為一個龍頭公司,與老何如此簡單的賬目,卻總是算不清,實在是令人費解也讓人難以信服,對於我們的疑惑,張主任說出了一個原因。

因為他那個豬糞,垃圾倒了丟在一起,下面是老百姓田地,假如事情沒處理好,老百姓上訪你們把豬糞拉掉,我們錢就打到位。

對於九棵松公司提出的要求,老何並沒有否認,但因為是年底,找不到清理垃圾的人和機器,所以沒有進一步處理,而老何的錢也因此沒有拿到。

在老何看來,公司提出這樣的要求,就是在故意刁難,認為他用環保的借口來拖欠工錢。

張主任:對於公司沒有兌現承諾的事,我也表示抱歉,我們會商量妥善解決。

從之前的失信到張主任的再次許諾,這一次老何不願意再接受,他提出與公司董事長面對面的協商,可是張主任卻以領導有事為由委婉拒絕了!!

領導出面幫忙

第一次的調解時候,安徽九棵松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的黨支部書記孫輝,當著我們的面承諾年前結清與老何的賬目,但是年後卻遲遲沒有兌現。第二次我們的回訪,安徽九棵松公司的張主任又站出來再次許諾,可因為之前的失信,老何提出與公司董事長當面談,但被張主任委婉拒絕了,因此雙方不歡而散。那麼老何的問題到底該如何解決呢?

六安市農業委員會動物疾控中心的李凱主任,他告訴我們,他們雖然能對安徽九棵松公司進行監管,但是老何的糾紛問題,他們只能從中協調。考慮到老何的實際困難,李凱現場幫我們聯繫了安徽九棵松公司的黨支部書記孫輝。

農業委員會動物疾控中心的李凱主任:一個就要理解何經理的難處,能兌現能處理的,儘快處理掉,作為私下交往感情來講因為何經理比較困難,第二個合作不太滿意的,我建議你們儘快給答覆,否則媒體跟蹤報道對九棵松的影響也不好,九棵松剛剛起步,我們也重視,重視你們就讓主要領導該出面的出面!

李凱與孫輝通話結束后,大約過了五分鐘,一直聯繫不上的安徽九棵松公司董事長吳光純的電話竟然接通了!!!!

安徽九棵松公司董事長吳光純:他承諾我們沒有搞好,環境、廢物處理沒處理,處理好了我們不就給他錢了,不就這點小問題嘛!

可就是因為這點小問題,安徽九棵松公司沒有支付老何的豬款,沒有兌現之前的承諾,那麼作為公司的董事長,吳光純決定如何解決呢?

我該給我的肯定要給,我也是一肚子委屈,我豬場給他了,我的豬生產、工藝給他了,我的豬舍給他了,然後我買他的豬比市場還要高。

合同是這樣寫的,但是我們保種啊,我們就認了就算了。

相關人員與董事長吳光純通話

在老何之前提供的合同上,清清楚楚的註明了甲乙雙方的權利和義務,此時吳光純董事長還來糾結這點顯然有些不妥,而因為這點不與老何算清賬目更是不應該。

對於吳總提出的這點,老何表示,養殖場所有的豬仔配種都有記錄,在此情況下,我們建議,與吳總見面談一談。

「已經聯繫了很多位經理,但是一直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您看您有沒有時間,我們見面談一下,我覺得這麼小,就像您說的很簡單的事情,沒有必要一而再再二三。」「沒事的,歡迎你們監督,怎麼報道也沒關係的,我只要不犯法,我覺得是這樣的。」「你覺得只要不犯法怎麼報道都沒事,是吧。」「那怎麼搞呢,他要這樣,那怎麼搞呢。」「你把問題解決掉就行了。」「現在不是過年了嗎,我們傳統節日正月十五過了正月十五才談這個事情啊。」

面對吳總這樣的答覆,老何也只能選擇再相信一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