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南京所有小學推行延時照顧服務 彈性離校好事如何辦好

南京所有小學推行延時照顧服務 彈性離校好事如何辦好

國小離校時間早,難倒不少雙職工家庭。南京市實行「彈性離校」制度后,有超過5萬名學生參加「彈性離校」,解決了家長的後顧之憂,也充實了國小生的課外生活。目前南京「彈性離校」多為學校自管自辦,學校面臨不小的人力及經費壓力。如何把彈性離校這件好事辦好,記者進行了探訪。

下午5點左右,位於江蘇南京市棲霞區的丁家莊國小校門外一下子變得擁擠起來,陸續有家長持卡來接孩子離校。「我們都是雙職工,以前孩子3點多鐘就放學了,總是要請假早早去接孩子。」二年級孩子的家長朱女士坦言,正在實施的「彈性離校」制度緩解了自己的負擔。

日前,南京市政府下發通知,2017年春季學期開始,南京市所有公辦、民辦國小從每學期開學第二周起實行「彈性離校」制度。據悉,冬季上學時間段的託管結束時間原則上為17點,非冬季上學時間段原則上為18點。

超過5萬名學生參加,以接受延時照顧服務為主

下午2點40,南師附中新城國小南校區二年級的課程已結束,陳宇軒和同學們在學校大廳集合道別後,再由老師領回設置在一樓食堂的「安心驛站」,在學校值班老師及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學生志願者的看護下,翻開課外書開始閱讀。不時有其他年級參加「彈性離校」的學生到來,走到鋪上了藍色桌布的桌前,安靜地寫作業或者看書。

「以前放學早,即使上了足球社團也是下午3點多就放學了。我媽媽沒有辦法那麼早趕過來;爸爸在公司工作,有時就偷偷來接我到他單位里待著。可是那裡沒有小夥伴交流也沒有圖書可以看。」陳宇軒告訴記者,現在母親5點鐘來接他,家長可以安心上班,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充實。

南師附中新城國小南校區校長侯俊東介紹,籌備工作從寒假就已經開始,開學第一周,凡正常放學后按時離校有困難,由家長依照學校相關規定自願提出書面申請,經學校批准后均可延時離校。

實際上,為了緩解「接送難」,南京早在2013年就已試點「彈性離校」,在過去三年中,「彈性離校」每年平均為1萬多名學生提供了延時託管服務。此次全面實施,從主城區試點向城鄉所有國小全面推開。

按照要求,各區政府為本行政區內「彈性離校」工作的實施主體,承擔主要職責。針對三年試點過程中經費短缺、人力不足等困難,南京教育部門在市財政局、市人社局支持下,逐條制定解決方案。市區兩級專項資金將按每生每年不低於400元標準落實。根據各區初步匯總數據統計,本學期南京全市參加「彈性離校」學生超過5萬人。

「彈性離校期間,各校不得進行各種形式的補課。」南京市教育局負責人說,各國小主要為學生提供延時照顧服務,安排專人照管學生自行複習、作業、預習和課外閱讀等,嚴禁藉機組織開展學科性集中教學。

各校探索多種組織模式,安全因素為首要考慮

據介紹,「彈性離校」操作模式可以由學校自管自辦,具體工作主要由校內教師承擔;可以實行自管他辦,由學校進行統一管理,具體工作主要由志願人員和外聘人員等承擔;也可實行社區管理、學校參與等組織模式。

本學期從申請對象看,一二年級學生佔大多數;從管理方式看,學校自管自辦佔大多數。例如在保障房小區配套的丁家莊國小,由於轄區內外來人口較多,沒有老人同住,且雙職工家庭單位距離較遠等,在全校1042名學生中,有超過1/3參加了「彈性離校」。

該校校長張玲介紹,「彈性離校」學生分成9個班,每個班均由一位老師值班。全校67位在職老師,除了懷孕或生病等個別老師外,能值班的全部安排輪流值班。有些家長5點鐘還不能準時來接,則會把學生拼成一個班安排一位老師值班到更晚時間。「學校和家長最關心的是安全問題,畢竟由自己學校的老師管理更讓人放心。」

自管自辦的學校確實存在一定的人力及經費壓力,對此各校也在積極應對。下午將近5點半,南京市游府西街國小北面的一排教室,還有兩間亮著燈,到了5點還在等待家長的孩子被分成兩組:沒有完成作業的繼續完成作業,已經完成的可以在隔壁教室有序觀看兒童劇。一位60多歲的老教師拿著對講機與門衛對接,核對家長已到的孩子名單。「為了減輕在職老師的工作量、不影響日常教學安排,2014年起返聘了5名退休老師,每小時給予80元的補貼,一年從辦公經費中支出近20萬元。」游府西街國小副校長朱勇告訴記者。

政策鼓勵學校通過購買服務的形式,吸引各區關工委、文化藝術科技體育等領域的機構和團體提供公益性服務。南京建鄴實驗國小與一家社會教育機構達成合作協議,由該機構派遣專門的老師,在學校圖書館內照看孩子。「教育機構也是以公益為主,通過與學校合作這種模式,能形成較好的口碑,這是一種雙贏。」該校負責人坦言,對於引進社會力量的「自管他辦」模式,更需完善安全管理制度,明確外聘人員聘任程序和法律責任,確保學生在校人身安全。

專家建議引導培植社會機構,多元共建促進政策完善和持續

對這項民生政策,採訪中,大多數家長都表示了肯定和支持,希望可以長期持續、更加完善。有家長提出,冬令時很多人下班時間都在5點以後,能否將離校時間延後一點,家長在6點鐘之前把他們接走;有家長提出,除了自習之外,最好再安排科學技術、文化音樂等活動,合理安排「彈性離校」的這段時間。南京市教育局局長孫百軍表示,教育部門還將和市區財政、人社等部門一起,不斷優化政策細則、加強管理服務,儘力讓這項教育民生工作落實辦好。

「如果沒有社會各界的配合、僅靠學校來解決孩子們放學以後的安排,是難以長久的。」江蘇鎮江市中山路國小校長劉正才坦言,家長有不同的需求,而這也是一些社會機構存在的市場。他建議,「他管他辦」模式可再細化和明確,例如學校可以作為參與的主體之一,承擔有限責任;少年宮等機構來學校開班,學校、社區活動中心等出場地、器材,在基礎性的公益活動之外適當收費。

教育科學研究院教授張男星說,「彈性離校」的價值不只是管理學生的課後時間,更在於通過各種方式豐富學生的課後學習生活。為此需要加大對社會教育機構的培育,規範其參與學校教育的資質,讓更多社會教育機構參與「彈性離校」帶來的課後教育。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邱建新認為,這一政策的實施,不能「一頭熱」,而需要積極整合社區、學校、教師、志願者、專業社會組織和機構的力量共同參與,實現社會共治。「從延時託管到能廣泛開展豐富的社團活動,還需要方方面面逐步準備的過程。」南京外國語學校教師朱善萍表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