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平台不能總靠《鬼吹燈》衍生的劣質IP掙錢

平台不能總靠《鬼吹燈》衍生的劣質IP掙錢

【行業觀察】

每個平台都在號稱自己有大數據,擁有龐大的用戶數據用來指導內容採購、生產。但實際上,不去認真分析市場和人性,妄圖依靠一串手機號來獲取收益,無異於痴人說夢。而這兩年網路劇的口碑一路走低,也證明了這個市場的浮躁。影視的問題還是要回歸影視本身來解決,並不能因為附加上互聯網、小鮮肉、IP等標籤就變得特殊了,《鬼吹燈之牧野詭事》這種劣質劇,不做也好。

毫無演技的演員就像流水線的快餐肉

不出意料,《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剛開播就遭遇口碑滑鐵盧,豆瓣評分一路掉到了3.0分,大有追趕版《深夜食堂》之勢。從目前的劇集來看,所謂網路劇、小鮮肉流量劇的通病本劇都有,而背後反映出來的互聯網影視工業的焦慮和浮躁也暴露無疑,更加值得深思。

或許出品方是想把這部戲打造成一部喜劇。編劇、導演和演員都用足了力氣讓觀眾去笑,就差穿過屏幕來「胳肢」觀眾了。第一集雷厲出場的情節,小金牙用望遠鏡遠遠看到雷厲從豪車上下來,隨從端著的茶杯、隨從後背都印著一個大大的「雷」字,已經給這部劇定下了基調。而整個的故事架構,除了第二集開頭,盜墓三人組曇花一現之外,完全看不出和鬼吹燈的故事有什麼關係。拖沓的劇情,完全是為展示廣告植入和小鮮肉們的表演服務。

但是,這部戲有表演嗎?和絕大部分小鮮肉劇一樣,這部劇裡面演員的表演同樣是一種災難。王大陸最搶眼的恐怕也只有髮型了,依然是徐太宇(《我的少女時代》男主角)式的笑容,全程看不到表情用對地方,騙人和遇到美女時候的表情沒什麼兩樣;而面對險情的時候卻是木訥的樣子。扮帥耍酷的王櫟鑫,套著一身民國風情大紅門批發市場質地的衣服,雖然賣力表演仍是表情錯位。唯一值得稱道的角色也就是鍾衛華扮演的萬叔了。鍾衛華算不上一線演員,但作為資深配角在《胡雪岩》《大宅門》和《石敢當之雄峙天東》等劇中的表演不乏可圈可點之處。他在本劇不多的幾個鏡頭,對比小鮮肉們的表演,高下立判。

在資本大量湧入、超級平台不斷湧現、小鮮肉明星吸金能力爆棚的今天,所有的注意力和資源投入都在關注著如何快速賺錢,如何儘可能利用小鮮肉的價值。而最為核心的演技卻成了稀缺品。而行業內似乎也不再關注他們在新舊人才接力中的位置了,鮮肉們沒有前輩的對手戲來提高、沒有經紀公司下工夫培養、更沒有自身提高的需求,只能成為流水線上的快餐肉,難以成為登堂入室的名菜。

「大數據指導IP劇」是在透支市場

之所以這部劇甫一上線就引起批評,很大原因在於今天觀眾對「IP劇」的警惕。《鬼吹燈之牧野詭事》也是一個IP劇,符合網文生產、版權交易到遊戲開發、影視拍攝的整個鏈條。但是IP風口被鼓吹了五年以來,出的精品不多,爛作倒是層出不窮。我們不禁要問:IP這個產業是否是個偽命題?網文就天然地應該被改編成影視嗎?

本質上來說,IP產業很符合布熱津斯基的「奶頭樂」理論,用溫情、麻醉、低成本、半滿足的東西來迎合大眾消費。但是如果提供的都是低劣奶製品的話,大眾也有表達不滿的時候。或許這部劇就是一個拐點。

原著《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的書名有作者天下霸唱的本名,意思是張牧野說的一些詭異的事情。從整本書的風格和題材來說,是一部筆記小說集。書中有一些評論性質的文字解決了《鬼吹燈》小說的一些讀者的疑問,另外一些就是怪力亂神的小故事,可以看出這個寫作形式是某種意義上對《志怪錄》《聊齋志異》《閱微草堂筆記》《子不語》等傳統志怪文學的接續。

這樣的一本故事、評論合集,也能拿來改編成網劇,而且只用了一個名字,來講述另外一個故事,是網路劇的慣常操作模式,也是對觀眾的不負責任。IP產業的另一個特點是,參與方都在努力囤積各種內容並宣稱有著大數據的手段來指導市場收益。《鬼吹燈》八本書的版權在騰訊,那愛奇藝就收編八本之外的版權,並讓原著作者出來站台,讓人不得不嘆服於資本的威力。

在整體影視工業發展畸形的情況下,特效五毛、劇情低智、演員不濟等困擾下,天馬行空的網路文學並不能很好的影像化,互聯網發展的協同效應在IP產業上是失敗的。對版權佔有為核心的所謂IP產業的迷信也該醒一醒了。在這個快餐時代,囤積的版權不可能像黃金一樣永遠保值,收穫了以後就必須要立馬變現,因為觀眾口味變得快,明星也會老得快,網路文化更是瞬息萬變。這也是所有平台方的焦慮所在,為了緩解這種焦慮,只能用短期行為來透支市場。大數據就是法寶。

每個平台都在號稱自己有大數據,擁有龐大的用戶數據用來指導內容採購、生產,用什麼劇本?選什麼演員?都認為靠用戶產生的數據就能金錢滾滾。但實際上,平台與平台之間有著壁壘,用戶的消費習慣通過一家平台的大數據不能完全體現。不去認真分析市場和人性,妄圖依靠一串手機號來獲取收益,無異於痴人說夢。而這兩年網路劇的口碑一路走低,也證明了這個市場的浮躁。短期之內,殺雞取卵,劣質IP不影響平台獲利,長期來看,是一起把市場做糟。

長遠的看,影視的問題還是要回歸影視本身來解決,並不能因為附加上互聯網、小鮮肉、IP等標籤就變得特殊了,《鬼吹燈之牧野詭事》這種劣質劇,不做也好。

□何殊我(媒體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