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頭條 | 聯通混改狂熱背後冷思考:「疾在骨髓,司命所屬」,要混更要改!(附混改一張圖)

頭條 | 聯通混改狂熱背後冷思考:「疾在骨髓,司命所屬」,要混更要改!(附混改一張圖)

一直以來以改革者形象出現的聯通,此次又扮演了通信行業混改的先鋒。4月5日,聯通發布公告:將以A股平台進行混改。

詳細的混改方案並未公布,坊間關於此次混改入股也多有傳言。「無論是什麼樣的方案,如果治理結構不改變,混改能達到什麼樣的效果,這個還是需要謹慎。」清華大學教授高旭東向通信產業報(網)記者直言。

此觀點得到多位業內專家的認同,電信專家陳志剛表示,從公司治理結構上,無論股權性質如何多變,引入的是新的國有資本還是民營資本,國有資本控股的基本格局、國有產權代理人模式以及運營商高管考核任命選拔機制,都可能不會因為混改有多少本質改變。

對於混改能否在激勵和約束機制上有所突破,多數業界人士持悲觀態度。但聯通混改還是點燃股市,承載聯通員工變革的希望,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失衡競爭格局下,聯通的困境。

「如果改革是有不確定性,但如果不改只能是等死」論壇上某聯通員工的話頗具代表性。聯通混改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無論是對來自政策層面加快7個行業混改進程的執行落地,還是聯通內部的變革意願。

變革:最壞的時候還沒過去

「國企任何的變革,幾乎都源於殘酷現實的逼迫,不得已而為之。」某業內人士表示。 在制式糾結等待中蹉跎了歲月的聯通在4G

時代漸漸落後,移動用戶份額被電信超越,寬頻用戶被移動超越,2016年盈利能力更是排在三家最末,凈利潤下降九成之多。

儘管「聯通最壞的時候已經過去」的結論給資本市場給員工傳達著聯通不放棄發展的決心,但殘酷的現實下,做到起死回生絕非一蹴而就。

告別了人口紅利時代的電信運營商面臨著更加嚴峻的競爭形勢,全球運營商都如此,在MWC 2017上,軟銀總裁孫正義在演講中提到,全球運營商ARPU下降了47%,預測分析未來幾年還將繼續下降。

國內運營商,高毛利的語音和簡訊業務,被不斷蠶食掉,流量「剪刀差」增大,新的收入增長點尚在探尋中。即便是財報數字亮麗的移動電信也暴露此問題:行業新的增長點乏力,利潤增加更多地來源於降低成本。

體現在2016年財報中,除了聯通利潤大幅度下滑外,其他兩家的收入增幅均低於利潤增幅,說明利潤更多地來源於節流,而非開源。移動2016年營收7084億元,同比增長6.0%;凈利潤1087億元,剔除鐵塔一次性收益因素,2016年凈利潤同比增幅達10.5%。電信營收3523億元,同比增長6.4%,凈利潤剔除出售鐵塔資產一次性收益,凈利潤增長11.7%。

分析聯通,儘管利潤下降幅度達到九成。但看EBITDA,中聯通和中電信相差不大。電信2016年EBITDA 為 951.39億,聯通EBITDA 為 794.98億,凈利潤 6.5億。說明中聯通的凈利潤,被各種財務成本給「吃掉」。

與此同時,淪為管道的三運營商存量市場的競爭白熱化。在規模效應顯著的通信業,已經落後一步的聯通並沒有多大優勢。市場失衡加劇。在營收利潤以及移動市場份額方面,中移動遠遠甩開競爭對手。同時中移動的市場主導優勢向固網寬頻和集團客戶市場延伸。

此時,變革成為聯通改變現狀的希望。

「窮則變,變則通。」北京郵電大學教授舒華英接受《通信產業報》(網)採訪時指出,「聯通目前所受到生存與發展危機,並不單單是來自行業內其他運營商,更為重要的是受到日新月異的技術發展而帶來的危機。」目前互聯網技術的普及以及物聯網的迅猛發展,傳統運營商所固有的機制體制都需要得到變革,否則傳統運營商都將面臨淘汰的危機。聯通在發展的各個階段都不是發展得很順利,去年經營遇到困難、凈利潤下滑,混改或稱為聯通走出困境的一劑良藥。

體量最小,並以變革者身份進入電信市場的聯通再一次站到了電信業改革的風口浪尖。去年9月28日,國家發改委召開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專題會,聯通被列入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一批試點。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加快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

今年兩會期間的政策吹風會上,聯通總經理陸益民表示,混改方案已經提交,正在等待相關部門審批。

3月31日上午,國家發改委的委內改革專題會議上,提出儘快批複實施試點方案,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邁出實質性步伐,形成一批典型案例,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強調,要把握進度,倒排時間表,爭取做到5、6月份改革方案全部報出,下半年出台實施。

內外結合的改革動力,意味著聯通混改已經近了,近了。

就在3月份,聯通首家產業互聯網子公司「聯通(廣東)產業互聯網有限公司」和「聯通(廣東)產業互聯網研究院」在廣州正式成立。此次產業互聯網子公司的成立,外部普遍認為是聯通市場化機制建立的初次破冰。

此次混改以A股平台進行,業界也普遍認為如果圍繞聯通下屬業務公司開展創新業務是很好的突破口。此前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在業績會上也表示,由於聯通規模不是行業中做得最大,面對其他創新業務發展,靈活性較高,比其他運營商更有條件做得好。

混改能為聯通帶來什麼,業內人士表示, 聯通混改在歷史上是一件標誌性的事件,作為國有壟斷企業放開資本,融進民營資本的新鮮血液,不能不說是一種歷史的進步。

尤其是在創新業務方面,民資的進入或將給聯通帶來利好。獨立觀察家王峰預測,混改后,聯通的數字化服務收入將會迅速增長。他表示,如果BAT等互聯網公司入股聯通,BAT能為聯通帶來的,更多會是通向數字化服務領域的關鍵核心能力。

在通信運營商轉型方向上,由於CT基因和IT能力的缺失,極大的限制了其在ICT領域的發力。但隨著IT企業的入股,未來,中聯通在雲、大數據、物聯網、IT能力、能力開放平台、用戶接觸界面側的技術合作,都將為其進入更加廣闊的數字化服務市場,打下良好基礎。也將成為這次聯姻,對中聯通最大的幫助。

與此同時,在移動市場處於飽和競爭中,留給聯通的空間並不太多。然而野村綜研(上海)諮詢有限公司通信和ICT事業諮詢部總監陶旭駿認為,聯通混改的促進作用一定會有,但同時,聯通股市的上揚並不等於混改就會像人們所期盼的那樣令聯通改天換地。

陶旭駿認為,聯通混改的影響也許並非人們所期望的那麼深遠。運營商有自身的優勢和核心競爭力,如用戶、渠道、數據,而BAT企業的優勢在於他的創新與生態圈,雙方企業文化、歷史沉澱、管理機制都相差很遠,融合起來是非常困難的。BAT歷史上也不乏入股其他企業的案例,但也並非每項都是成功的。如果做個極端的設想,以BAT企業中企業文化最為強勢的阿里為例,即使聯通現在成為阿里全資控股子公司,其實也並不會改變更多。更何況BAT企業在混改中只會持有小部分股份。當然,運營商的網路、渠道、用戶等資源對於互聯網企業也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這也是以往互聯網企業與運營商多次合作的先決條件。

舒華英指出,混改是否能從根本上解決運營機制問題有待進一步觀望。按照《電信條例》規定,經營基礎電信業務的公司,國有股權或者股份不少於51%。那麼混改后,混改深度如何,以及民資能夠掌握多少話語權,是否對企業決策佔到主導地位值得期待。如果能讓互聯網巨頭的戰略投資真正參與到聯通的運營決策中,才是最大的利好,僅僅是入股是沒意義的。

混改的目標是通過優化股權結構來完善治理結構,進而促進混合所有制企業經營機制的轉變。如果國企的人事任命制度、產權關係等沒有根本改變,混改本質上並未解決效率問題,僅僅改了改股權結構。正如一位網友戲言,原來怎麼樣現在以及未來都還是那樣!區別只是董事會席位多了兩個不說話的觀眾。對於聯通,對於國企 「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混改又能改變什麼?

即使「疾在骨髓」,但聯通混改依然值得期待。《通信產業報》(網)總編輯辛鵬駿認為,電信行業是一個永不停息地技術變革的行業,新技術總是變革業務、應用、市場,但電信行業最缺的,恰恰就是體制機制的變革。事實上,電信企業的體制機制,已經落後於技術、業務、市場的一代又一代演進。雖然混改也難成運營商沉珂的靈丹妙藥,但活水的引入,一定能為行業的進步帶來前所未有的新意。

溫馨提示:第一時間獲得最新資訊,輕鬆體驗微信公眾號置頂功能——請打開《通信產業網》公眾號,點擊右上角,開啟「置頂公眾號」開關,新聞隨時查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