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僅靠顏值不行了!遊客消費漸趨理性 網路主播收入縮水

僅靠顏值不行了!遊客消費漸趨理性 網路主播收入縮水

3月9日,長沙市湘江中路湖南影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網紅」女孩在進行網路直播。 記者 童迪 攝

「明顯感覺人數少了,很多老冬粉來的頻率低了,打賞消費也收斂了。」長沙直播網紅「砒霜」說道。

2016年,網路直播規模一路高漲,平台數量近300家。

然而,2017年的直播市場似乎不再那麼春風得意了,先是1月前後國家相關部門嚴查了「無證」及違規直播平台,高達9萬個直播間被關閉,超過3萬個主播賬號被封禁;再到2月,倒閉和虧損等負面字眼纏繞在直播市場中,主播收入遭遇滑鐵盧……政策與亂象背後,這預示著被熱炒的直播市場將在2017年迎來洗牌重組。■記者 楊田風

現狀 今年,主播收入遭滑鐵盧

在長沙五一廣場1號公館28樓的一個房間內,堆滿了各類服裝、鞋、包包、香水,滿滿的時尚范兒。這裡既是一個服裝店,也是一個直播室,主播是22歲的美女黎伊伊。

和很多以顏值取勝的網紅一樣,黎伊伊擁有典型的瓜子臉,林志玲般的嗓音,姣好的身材。這次的直播內容,伊伊策劃的是與冬粉的互動遊戲猜謎。短短兩個小時,觀看的人數達到3萬多,收到禮物十多萬映票,摺合人民幣近兩萬元。接觸直播4個多月,黎伊伊已積累20多萬名冬粉,獎金收入達40多萬元。

除了兼職網紅,黎伊伊不僅經營自有品牌服裝店,還是美咖社社長,「我的美咖紅人館團隊就有60名網紅,之前都在做直播,但現在還在堅持的已經減半。」黎伊伊告訴記者,放棄的基本都是純顏值網紅,「有個純顏值閨密去年每天直播收入都是上萬元,現在頂多上千元。」

早期進入網紅行業的阿力算是資深人士了,去年11月自立門戶成立了聲波傳媒有限公司,目前在長沙開設了5個工作室,簽約的主播有130多名,「幾乎都是在校大學生,女生佔到了九成,收入最高的一個主播每天工作3小時,月收入十多萬元,但也有不少只拿到最低2000元的保底工資。」阿力說,與去年相比,主播的平均收入至少下降了50%。去年在長沙光自己知道的直播經紀公司就有20多家,到目前只剩下了2家。

統計網路主播收入平台的微播易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20日至2月26日,花椒、映客、一直播、美拍4大平台的主播收入TOP50榜中,主播的收入出現了春節以來的首度大幅縮水,相較前一周,縮水比重超過80%,主播收入均大幅銳減,收入最高的主播僅變現21.5萬元,相比前一周的121.6萬下降了82.3%。

原因 雙實名新規促行業洗牌

去年7月啟動直播業務的湖南影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入行較晚,但發展速度很快,現在規模在本土已是數一數二。公司開設了56個直播間,簽約了200多個主播,每天24小時直播。公司總經理助理曾晶介紹,在這些主播背後,策劃、運營、培訓團隊達到了40多人。

「靠顏值刷粉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如何吸引冬粉、留住冬粉,並轉化成消費,對主播及團隊的能力考驗非常大。」曾晶表示,在這個人人皆主播的時代,很少有主播靠單打獨鬥成名的案例。越來越同質化的主播模式中,新入行者很難和知名主播正面競爭,而必須靠專業的團隊來包裝運作,「網紅經濟在經過兩年多的野蠻生長后,已經進入了行業洗牌重組階段。」

據統計,去年共有300多家直播平台,「美女」和「色情」等荷爾蒙刺激元素是眾多直播平台「吸睛」的主要手段。龐大的直播流也給平台內容監管帶來挑戰。

去年11月,國家網信辦發布了《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明確提出對用戶及互聯網直播發布者進行實名認證,施行以來,在YY、花椒、映客、鬥魚等主要網路直播平台中,查處3萬多個違規主播賬號,關閉直播間將近9萬間,刪除有害評論彈幕近5000萬條。

在曾晶看來,新政的實施,受影響最大的是中小直播平台和直播公司,「許多主播此前都是依賴低俗化表演來博取眼球,獲得禮物,尤其是對許多想象著一夜暴富的主播來說,就是打著涉黃的擦邊球來換取瘋狂打賞帶來的暴利。當荷爾蒙內容壓制之後,土豪們的打賞興緻就不再有那麼高了,主播收入降低也在情理之中,而主播收入與平台、公司掛鉤,在此背景下,不少中小型公司不得不面臨淘汰退出。」

行業

主播驟增,遊客消費漸趨理性

事實上,網路主播的收入下降和網路主播數量增多不無關係。

「毫不誇張地說,現在的主播數量甚至達到了遊客的兩三倍。」阿力笑著說,去年都在炒網紅收入高,大量新主播應聲急速湧入,在一定程度上稀釋了行業收入。

據信通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發布的《網路直播行業景氣指數報告》顯示:2016年第三季度網路直播觀眾指數為209,相比第一季度翻倍,而2016年第三季度網路直播主播指數為514,相比第一季度增長4倍。

對此,95后虎牙主播「砒霜」感受頗深。「砒霜」是湖南女子學院大四的學生,直播內容就是跳舞、唱歌等才藝表演,「砒霜」說,剛入行時,一晚上就有五六百個的冬粉訂閱量, 現在增速明顯放緩,「主要還是主播數量大大增加,才藝網紅越來越多,競爭激烈了。」另一方面,遊客消費也漸趨理性。

「主播收入下滑是一個可以預見的情況。」互聯網分析師于斌進一步指出,當前的直播界,平台競爭與主播競爭並存,再加上中小平台的運營成本、帶寬成本和推廣成本的提升,商業模式方面又無創新,這使得眾多中小平台倒閉或轉型,更多的主播躋身到幾個大平台中,主播之間競爭加大,會導致收入越來越少。

直播內容多元化,知識漸「吃香」

面對冬粉數減少、收入下降的情況,不少網路主播和平台都在轉變,「內容為王」成為廣泛的共識,主播更注重特色化、差異化的發展,直播內容的多元化現象愈加明顯。

香港塔羅牌專家C姐從去年10月開始,在內地、港台以及東南亞多個地區開設了直播號,目前內地冬粉已達3萬,其中大部分是女粉,「遊客對主播素質的要求是越來越高,他們更注重心靈上深層次的溝通,這也要求主播得有內涵、有知識。」C姐介紹,在國外,直播+電商是主流,直播觀眾更多的是家庭主婦,內容更多的也是推介靠譜的產品,她自己目前也被多個品牌公司相中洽談代言,「可以預見,直播電商將成為內地、港台直播未來的一個大趨勢。」

在直播平台上,知識型主播的陣營也在擴大,鬥魚平台為此還開闢了「趣玩」欄目,包含數碼科技、汽車、財經、科普等類型的直播節目,還有不少關於電腦組裝、VR、AR等設備的講解和試用;一直播平台則推出了知識直播欄目,包含股票分析、考研輔導、健美教練、財經分析等;花椒直播開設了樂器、脫口秀等直播欄目。

業內人士紛紛表示,隨著直播行業突飛猛進的發展,直播的未來市場也會更加精細化。

運營

直播收入仍有可為空間

儘管直播行業的「洗牌潮」不斷,但不少直播從業者表示,在巨大的市場規模下,直播仍處於高速發展期,未來發展前景十分可觀。阿力認為,圍繞直播的周邊產品、優質內容和用戶運營的機會還非常多,依然有可為空間。

據信通院發布的最新《網路直播行業景氣指數報告》預測,未來的直播類型趨於垂直,教育、財經、電商等「直播+」近期可能爆發。

對此,曾晶表示,網路直播以後會更加垂直區域和行業深度,比如農業直播,會直播蔬菜從種下到成熟的過程,從而帶動轉化量;此外,還有直播+旅遊,直播+房產、直播+醫療等延展為直播+生活,直播將成為互聯網產品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出現百花齊放的局面,因此發展前景會比較好。

有業內人士分析道,VR、AR、全景直播技術等新的技術手段也可在將來投入直播,發展空間將更大。「直播未來肯定會成為標配,各行各業都可以把直播作為一種表達方式。」360董事長周鴻禕曾如此說道。據方正證券預計,2020年網路直播市場規模將達到600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