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初戀是一團流沙

初戀是一團流沙

山口百惠的初戀是在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山口百惠的妹妹的食口袋子丟了,那個男孩拾到后交給了山口百惠。

男孩子是學校羽毛球隊的運動員,學習成績中上。山口百惠沒有給他寫過信,也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她只是把自己親手編織的手套送給他做了聖誕禮物。男孩子身材既不高大,個性也不鮮明,但是講起話來很幽默。從此,善於言談便成了山口百惠選擇理想情人的條件之一。後來她遇到了三浦友和。

周作人十四歲時,見到了十三歲的楊姑娘,「每逢她抱著貓來看我寫字,我便不自覺的振作起來,用了平常所無的努力去映寫,感著一種無所希求迷濛的音樂。」當有一天,小小年紀的周作人聽別人憤憤地說:「阿三那小東西,將來總要流落到拱辰橋去做婊子的。」

周作人並不很明白作婊子是什麼事情,但當時聽了心裡想到:「她如果真是流落做了婊子,我必定去救她出來。」幾個月後,那女孩突然患病死了。周作人寫到:「彷彿心裡有一塊大石頭已經放下了。」

在我看來,這篇題為《初戀》的文章,是以平淡文風著稱的周作人最好的散文之一。

在,因為歷史、社會、文化諸因素的影響,初戀註定會給人留下更為深刻的印象,甚至影響其終生的情感方式乃至擇偶取向。初戀不成功,悲觀頹唐,萎靡不振,自暴自棄,甚至走向極端,均不乏其人。

關鍵問題是,面對失敗的初戀,我們在付出激情、感受純潔后,還應該收穫什麼?

18世紀英國詩人薄柏的初戀對象是一位貴族小姐,他把一生的愛戀集中到這個使他忘情的女人身上。「為了你的緣故,我憎惡一切女人。」他說。可是,女人卻拍拍他的腦袋說:「你太好玩了。」薄柏把他的失望與傷心凝結成動人的詩句,升華為藝術的美。但作為自然人而言,薄柏卻並沒有因此而成熟。因為他獻花給人世間的是——絕望之美。

藝術中的絕望之美讓我們的心靈震憾,從而得到凈化。但生活中我們卻不能絕望。我們可以對初戀懷著一份感激,因為它把我們帶進了一個兩性美妙的愛情世界;我們可以對初戀存一份敬仰,因為那時我們的心靈最純潔,它沒有愛情之外其他的附加條件。但我們絕不能因為一次不成功的初戀,從此走進誤區,像《神鵰俠侶》中的李莫愁,因初戀失敗,誤入情障,走入歧途從此愈陷愈深,害人害己,終至不可自拔,最後身中情花之刺,投身火海,還在火海中唱出凄厲之歌:「問世間情為何物……」其實到最後她也不知道情為何物。

我們都在追求人生的完美,但我們必須深知,完美的人生需要不完美來體認。再怎麼美麗的初戀,也只不過是我們漫漫人生中的一處風景而已。

我們都見過流沙,你打它一拳,它跑開了,但很快,它又聚了過來。就大多數人而言,初戀無異於一團流沙,只是我們不要被它淹沒才好。

初戀是一個永遠也說不盡的話題。因為年輕,因為社會規範的學習尚未完成,它發生得自然、純潔、健康,具有更少的犯罪感和羞恥感,也更看重激情本身。而激情的對象並不重要——事實上大多數都沒有成為世俗的伴侶——激情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保留一份美好的初戀情懷是珍貴的,但它不能也不應該成為你心中永遠的痛。戀愛是一種人際關係,需要經驗和歷練。把初戀當「初練」,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當你追尋到了你的至愛,你就會發現,曾經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本文圖片為網路資料。。或點擊下面二維碼關注。)

作者自畫像:張秀陽,性別男,在一家傳統雜誌做著小編輯。業餘時間看閑書、多觀影。不喜道貌岸然之文,喜讀稗官野史、筆記傳奇、博物地理、兒女風月。寫無用文章,飲家常薄酒。紅袖添香夜讀書,已無奢望;雪夜閉門讀禁書,猶可實現。幸有文章娛小我,更無閑心見大人。希望這些小文,能入你法眼,讓你會心一閱,豈不快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