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指望開徵房地產稅調控樓市比較靠譜

指望開徵房地產稅調控樓市比較靠譜

近日,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交銀集團「2017年下半年宏觀經濟金融展望」發布會上展望下半年房地產政策時表示:「目前各項房地產調控政策已幾乎用到極致。長遠來看,緊縮調控不能無限期持續,長效機制建設刻不容緩。在房地產稅方面,預計未來將分時間、分具體方案逐步落地、區別執行。」(7月6日《經濟參考報》)。

應該承認,連平經濟學家建議屬於大實話,目前房地產調控政策確實已到黔驢技窮地步,且一直沒有跳出「放鬆—收緊—再放鬆—再收緊」的行政調控惡性怪圈;尤其中央政府喊建立樓市調控長效機制這麼長時間了,不知道是受制於某種利益集團掣肘還是怕引發房地產調控硬著陸,遲遲未見有效措施出台;而如果這樣久拖不決,房地產調控將陷入更加艱難和複雜程度,甚至還有將房地產帶向更加畸形發展之路的危險。

顯然,開徵房地產稅無疑成了當前比較好、可行的現實選擇,因為開徵房地產稅通過增加住房超面積持有成本,讓不少投資投機者望而卻步,可在購房需求端發揮重要抑制作用,也就是堵住了樓市需求和價格衝動的源頭,具有立竿見影之功效,也必將成為樓市長效調控機制的最核心內容;同時,房地產稅通過網路作用,除了可有效抑制投資投機衝動之外,還可對住房領域的腐敗問題一目了然,並起到有效震懾作用,可倒逼腐敗分子將持有房產拿出來廉價賣給住房需求者,可見這也是一種最有效的反腐「神器」。對於這樣一種能帶來多種社會利好效應的政策措施,為何遲遲不推行,真不知道政府還在猶豫什麼,實在讓人費解。

而且,現在開徵房地產稅的技術條件都已具備,手續也並不複雜,通過網路大數據技術及雲計算,在很短時間內就可將全國民眾的住房信息數據收集並整理好,為開徵房地產部提供準確依據,開徵房地產稅的成本應在可控和可承受範圍之內;而且開徵房地產稅還可為地方政府提供一筆穩定的財政收入來源,可用其取而代之土地財政,彌補營改增之後地方財力的不足,不知道中央政府還在擔心什麼?真讓人摸不著頭腦。

當然,目前開徵房地產稅,也確實存在一些問題,比如各地經濟發展水平、居民收入狀況、家庭負擔情況千差萬別,但正如連平經濟學家所說的那樣,可對全國居民按地區、按收入狀況、按住房面積等情況確定若干等級,實行不同房地產稅率;同時對持有第一套房、沒有超過規定面積的可免稅,對持有多套住房的從第二套開始,按當地評估價格的10%至20%稅率開徵房地產稅,以後每增加一套稅率上浮20%,其餘依次類推,直到開徵100%的房地產稅;並分時間逐步推行,實行靈活區別政策,不搞「一刀切」,這樣執行起來一定不會有多大阻力,全國民眾也會理解、支持和配合;即使少數住房既得利益者再怎麼反對也會無濟於事;同時也不會有誰願多持有過多房產,如此在樓市無限期上漲就缺乏了動力,樓市泡沫也就會不攻破滅。

尤其需要在開徵房地產稅的同時,開徵遺產稅,對將住房作為遺產傳給後代或其他親人的一律開徵50%至100%不等的住房遺產稅;如此則樓市不用行政調控,更不用各級政府煞費苦心地出台這樣或那樣的政策措施,便會乖乖地順應市場的價值規律,價格將應聲而下,則永無樓市價格暴漲暴跌之憂患。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