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被娛樂的《人民的名義》嚴肅性仍在

被娛樂的《人民的名義》嚴肅性仍在

反腐題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火起來,據稱一些劇集的收視率已與春晚持平。在消失於熒屏多年之後,反腐電視劇的再度崛起表明,現實題材一旦與真實接壤,所產生的反應將會是出乎意料的。

與一些反腐劇的資深觀眾紛紛通過《人民的名義》生髮感懷不同,年輕的觀眾也在以他們的方式,參與到把《人民的名義》更深地推送到更多人的視線當中。「沙李CP」(沙瑞金x李達康)、「海猴子CP」(陳海X侯平亮)等各種CP組合頻出,陸毅成全劇「顏值」擔當,李達康圈粉無數「大叔控」——低齡觀眾用萌心解讀劇作,以腐眼看待反腐劇,成為《人民的名義》播出后的一大盛景。

與同時期其他電視劇相比,《人民的名義》無疑是異類,但得到的待遇卻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流行劇一樣,迅速被網路娛樂的汪洋大海所包圍。對於出品方而言,這是好事,起碼錶明觀眾對這部嚴肅劇沒有見外,沒有冷眼旁觀任由它獨自精彩。再深一層次看,年輕觀眾雖然只是從周邊來消費這部電視劇,但捧場就是愛,如果電視劇傳達的價值觀與他們有隔閡,照樣會被棄之一隅。

放在十幾年前,如果用這樣的方式來評價《人民的名義》,沒準會被上綱上線,認為是對創作者的不尊重。但到目前為止,官方媒體、出品方、創作者都對娛樂化《人民的名義》保持了認同甚至樂見其成的態度。由此可見,新媒體已經成為了真正的主流媒體,圍繞新媒體所形成的娛樂話語體系,也突破了「存在即合理」的範疇,真正地成為了「人民話語」。無論你喜不喜歡,年輕人都會霸道地用自己的語言形式來表達愛憎,如果沒法扭轉這股話語潮流,那麼選擇適應和融入,也未嘗不是一種順應大勢的策略。

基腐文化、顏值追逐、賣萌取寵之所以生機勃勃,是因為屬於年輕人的流行文化,已經與主流文化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有所偏離,對於言語的管制以及對於風潮的批評,要麼如繩綁風,要麼如石墜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起初有人認為這是一種語言的墮落,但習慣了之後會發現也無非是一種正常的存在,起碼它並不比假大空的官話、套話更令人厭惡。穿透這熱鬧的網路流行文化背後,往往能看到通透的人心。

擅長在各種爛片、爛劇中尋找樂趣的低齡觀眾,與其說他們在互聯網上自娛自樂,不如說是他們藉此建立自己的話語權力。影視作品的好與壞,影響不了他們的消費熱情,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對真正的好作品缺乏判斷力,《人民的名義》豆瓣打分最高時達9.1分,也客觀證實了該劇在受眾那裡的被歡迎程度。當需要糊塗時,觀眾在娛樂,當需要明辨時,觀眾一樣在娛樂。娛樂是表面的、一次性的、快速的,也是擅長製造迷霧、打掩護的,給真理穿上一層罩紗,已經成為包括年輕人在內的所有人的一種本能動作。

通過劇作本身看,《人民的名義》也是嘗試把一些嚴肅的、正經的價值觀,用貼合年輕人的方式包裝並表達出來。在侯亮平、陳海、陸亦可這些年輕的反貪工作者身上,其實已經可以看到他們在生活中完全有別於長輩的話語方式與情感表達方式,捧著手機看輿情,討論社交媒體上的網友評論,時不時地對信息時代發表點高見,這其實已經是網民們的日常。低齡觀眾追捧《人民的名義》,不排除是從這些角色身上,體會到了年輕力量參與公共事務的在場感。而且,在我們特別關注語言風格、講究語言技巧的文化背景下,劇中人物的生活化表達,拉近了與年輕觀眾之間的距離。

《人民的名義》是題材與尺度的突破,也是電視劇語言的突破,正是因為如此,網上一片沸騰的娛樂化解讀,並不會消解劇作的嚴肅性。通過這一劇作的成功,也會發現製作出一部受歡迎的電視劇作品並不難,敢於觸碰敏感題材,說真話,說人話,講能引發當下人共鳴的道理,就足以讓觀眾甘之如飴。(韓浩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