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家長曬過萬補課賬單:養的不是孩子是台「碎鈔機」

家長曬過萬補課賬單:養的不是孩子是台「碎鈔機」

近日網上曬出的一張補習賬單令人咋舌,曬賬單母親感嘆:「養的不是孩子,是台碎鈔機。」

校外搶著補,校內跳著教

英文1.2萬元;邏輯數學1.4萬元;舞蹈7000元;看圖說話1.1萬元;繪畫6000元……一年各類補課就要5萬元。

南京某幼升國小生家長以今年暑假補課為例,給半月談記者算了一筆賬:英語補課總共約4000元;繪畫每節課85元,一周一次,整個暑假花費680元;幼小銜接暑期班3100元;舞蹈暑期班2600元。

「這已經是非常『克制』的補習單了,即便如此仍需上萬元。尤其是禮拜六,上午幼小銜接課程上到12點,下午12點45分又要開始學英語。」

「平均水平」就是超前超綱,不補就根本跟不上。多位家長反映,之所以著急「銜接」,原因在於如今的國小教學進度過快。

「比如拼音,開學時全班40個孩子,有半數以上學過拼音,老師還會按部就班進行教學么?」一位從甘肅轉學到江蘇的學生的家長對此深有體會,「同一個年級,這裡的課程進度比西部學校快了半年,這個平均水平不允許你不補。」

對於即將小升初的家庭來說,花費更大。北京21世紀教育學院一項抽樣調查顯示,在北京,國小四年級、五年級的學生中,有92%報讀過各種補習班。「關鍵在於小升初沒有統一考試,大家才會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所謂『大比拼』趨之若鶩。」南京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殷飛說。

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在南京,一家名叫「書人」的民間培訓機構最火,其頒發的證書長期以來為民間公認,「五星一等」被認為是好學校優錄的標配。雖然也陸續有中學公開表示不承認「書人」的證書,但大多數學校依然仰仗這套「體系」。

還有全國知名的「學而思」,在面臨小升初的家長看來,這家培訓機構每年4月舉行春季統測,其重要程度不亞於畢業考。

南京市一些重點中學教師表示,並不是反對所有社會培訓班,但社會培訓教育要與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各司其職,用於彌補個性化教育的短板,而非提前上完學校課程。


寒門難出貴子,沒錢就別摻和?

不久前的一篇熱門網路貼文《殘忍但誠實的忠告:你沒錢就不要摻和這事了》引發不少人熱議。此文作者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他忠告那些「教育資金相當匱乏的普通人」,沒錢就不要妄談「減負」和教育改革,因為有錢人比你更努力、更用功。

一位家長以博弈論解釋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的怪圈:教育部門呼籲減負,對於家長及學生來說,選擇有以下三種:

如果所有人都減負(合作),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其他人減負你增負(背叛),你將取得相對優勢;其他人增負你減負(背叛),你就會處於弱勢地位。權衡利弊后的家長有可能選擇合作么?絕無可能,只有互相主動增負。

「燒錢式」教育帶來的更大惡果是人為打破了基礎教育所追求的起點公平。「尤其是農村孩子、底層家庭、弱勢學校的學生。」江蘇省社科院何雨博士認為,「在這種規則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各類培訓機構。然而這些培訓機構開展的是真正的素質教育嗎?恐怕只是把應試教育從學校搬到了培訓機構。」


教育公平須保障「起點公平」

「燒錢式」教育的背後既有培訓班的炒作,更有家長的焦慮,但本質上是人們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需求,對多元化教育模式的期待,對深化教育改革的呼喚。

如不能將招錄製度改革做足做透,不能堅定推進教育優質均衡化工作,教育難題就得不到根本解決,校內減負、校外增負和校內放羊、校外廝殺的現狀,就會變著花樣地持續上演。

殷飛認為,要緩解家長的焦慮,不能僅靠勸家長保持理性,更須推進優質教育資源的均衡,豐富優質教育資源的供給。

「為什麼近幾十年來,優質教育資源的總量在不斷增加,但是升學競爭激烈程度不是降低了,而是更強了?這背後是複雜的社會發展變化以及社會心理在起作用,並不完全是教育本身的問題。」

「學區房、培訓班,必須關注到教育資源的資本化苗頭。」殷飛等教育界人士認為,本質上,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更多意義上還是社會公共產品。政府需要做更多的思考與謀划,儘可能地為起點公平、機會公平做好政策保障。

記者:蔣芳

歡迎底部留言,把你的想法分享給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