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曾經有一位「軍神」,東條英機是他同學,曾獲日本天皇軍刀?

中國曾經有一位「軍神」,東條英機是他同學,曾獲日本天皇軍刀?

第一個提出「論持久戰」的人並不是毛澤東,而是另有其人,他就是蔣百里。

此人是錢學森的岳父,金庸的姨父,早年追隨過梁啟超,參與過推翻袁世凱,徐志摩都甘願陪他坐牢。

不過,此人究竟神奇在哪裡呢?簡而言之,會打仗,軍事造詣極高,人送外號「軍神」。

早在日本求學時,蔣百里就讓日本老師刮目相看。

1901年,蔣百里留學日本,專門學習軍事。學成之後,按照慣例,日本天皇要賜刀給軍事課取得第一名的學子,而在那一屆的所有學子中,蔣百里恰恰就是第一名,第二名則是蔡鍔。

可是,對於土生土長的日本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個超級尷尬的事情,因為這項榮譽對他們來說,是可望不可求的,如今卻授予一名人,在那個民族主義狂熱的時代,這無異於打他們日本人的臉。

要知道,那一屆的學子有荒木貞夫、真崎甚三郎,以及小磯國昭、本庄繁、松井石根、東條英機、阿部信行,這些可都是日本戰爭中的精英人物,卻眼睜睜地看著蔣百里將天皇的軍刀納入囊中。

後來,日本人有些後悔了,這不是為日本教出未來難以對付的敵手嗎?自此以後,日本人長了個心眼,的留學生要和日本人分開授課。

留學回國后,先後任保定陸軍軍官學校校長及代理陸軍大學校長。不過,看到戰火紛飛的國內戰場,蔣百里多次要求帶兵上前線,但都被當時的國民政府拒絕了。

為何?因為上頭的人都知道,即使派他上了戰場,不見得能夠殺多少敵人,但萬一子彈不長眼,不幸損失了這樣一位人才,那可真是追悔莫及了。

換句話說,他的本事不在於正面與敵人較量,只要暗地裡給敵人使個絆子,那就夠敵人愁一陣子了,這才是「軍神」的真正用武之處。

後來,他轉念一想,也是這麼個道理,既然不能親自率軍打仗,那就拿起筆杆子來,告訴打仗的人應該如何打仗,

於是,這本軍事巨著《國防論》橫空出世。

這本書到底厲害在哪裡呢?它很早就提出了「持久戰」的思想:

「國防的部署,是自給自足,是在乎持久,而作戰的精神,卻在乎速決,但是看似相反,實是相成:因為德國當年偏重於速決,而不顧及於如何持久,所以失敗,若今日一味靠持久,而忘了速決,其過失正與當年相等。」

「堅固者,於各事之衝突上所生意志之抵抗之謂,忍耐者,則意志抵抗之自時間上言者,二者甚相近,而其本則相異,蓋堅固僅由於情之強,而欲其持久不變,則不能不藉於智之徹,蓋行為之繼續愈長,則對於行為之計畫亦愈密,而忍耐力則實生於智力之計畫者也。」

這套理論可謂是給當時積貧積弱的一劑強心針,用他的話來說,那就是「萬語千言,只是告訴大家一句話,是有辦法的。」

蔣百里在很早的時候就有所預見,認為日本必將侵略,而也必將淪陷半壁江山,要知道,當時里中日開戰還要早了20年。

另外,在這本書中,他明確提出了對日作戰的戰略方針。

首先,用空間換時間,「勝也罷,負也罷,就是不要和它講和」。

其次,不畏鯨吞,只怕蠶食,全面抗戰;

最後,開戰上海,利用地理條件減弱日軍攻勢,阻日軍到第二稜線(湖南)形成對峙,形成長期戰場。

蔣百里洞察犀利,他認為不是工業國,是農業國。對工業國,佔領其關鍵地區它就只好投降,比如紐約就是半個美國,大阪就是半個日本。但對農業國,即使佔領它最重要的沿海地區也不要緊,農業國是鬆散的,沒有要害可抓。

所以,蔣百里的結論是:抗日必須以國民為本,打持久戰。

對於蔣百里來說,不怕對手有多麼的強悍,就怕人自己低頭認輸。

「打不了,也要打;打敗了就退,退了還是打;五年、八年、十年總堅持打下去;不論打到什麼田地,窮盡輸光不要緊,千千萬萬就是不要向他妥協,最後勝利定規是我們的。你不相信,你可以睜眼看著;我們都會看得見的,除非你是一個短命鬼。」

1938年,就在他任職陸軍代理校長的時候,操勞過度,不幸病逝,年僅57歲,一代傳奇就此落幕,然絕不言和的聲音卻依舊響徹無數人的耳邊。

·對刀劍感興趣可加鑄劍師傅微信: 15906884544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