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

(一)

嫖娼、賭博和吸毒,被世人視為「三大不良嗜好」。

有人曾經問過我:如果你的伴侶有三個不良嗜好中的一個,你最無法忍受哪個?

我的答案是:我無法忍受這種伴侶。

如果把「黃賭毒」比作是屎,只不過是味道不同的屎,我幹嘛一定要分辨出哪個味道更好吃?

如果伴侶沾了其中一樣,那我必分手,不會猶豫,也沒得商量。

這些惡習,本身是沒有誰傷害大誰傷害小之分的,沉溺於任何一個惡習,而不懂自律自愛,帶來的危害可能是代價慘重的,再區分誰大誰小毫無意義。

吸毒、賭博,對社會危害大,輕則讓人傾家蕩產,重則讓人殺人越貨。相比之下,嫖娼的社會危害性還稍微小一些。

單論社會危害性的話,或許嫖娼排名第三,但如果不考慮社會危害性,單考慮對伴侶的影響呢?

如果一定讓我選一個「最」,那我首推嫖娼。

原因很簡單:吸毒,最傷害的是自己的身體,其副作用是吸毒者可能無法控制自己的言行,然後給伴侶帶來身體上的傷害。吸毒這個不良嗜好,最直接傷害到的人是自己。

賭博,最傷害的便是錢財,會給伴侶帶來經濟損失和心靈傷害,但這種傷害也算是一種間接傷害。

唯獨嫖娼不同。

一個普通女人(那些支持老公嫖娼的「不普通女人」不在討論範圍內)若是知悉丈夫嫖娼,恐怕會引發她內心深處的海嘯和地震。

還有,嫖娼染上性病、艾滋病的幾率比較低,但一旦染上了,並且將這些病傳染給伴侶,那伴侶就會有性命之憂。

這話不是危言聳聽。

我一個做醫生的女性朋友很多年前跟我講過一個真實的病例:一個發現丈夫嫖娼的女人,忽然來找她做艾滋病測試。幾天以後,她被確診感染了艾滋病,而她和丈夫的孩子才六歲。

這個醫生朋友所講述的,只是一段生活的橫切面,但細細想來,卻令人心驚:不過就是嗜好嫖娼的丈夫,玩太大了感染上艾滋病毒,再把這個病傳染給了不知情的無辜妻子。

之後的故事,大家只能靠腦補了,但坦白說,這樣的結局讓人「細思極恐」。

也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如果一個女人不想接受無性婚姻,那離開一個愛好嫖娼的男人,簡直就是在逃命,還需要猶豫什麼?

還是,她們覺得這種萬里挑一的倒霉事件,絕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又或者,她們認為,雖然「成功戒除不良嗜好然後浪子回頭」的事件發生率很低,但自己一定是最幸運的那一個?

(二)

今天之所以想講這個話題,是因為在論壇上看到一個求助,簡直刷新了我的認知。

提問者的問題是這樣的:我的老公愛嫖娼,我真的不想因為這個和他離婚,我準備每個月多給他200塊錢讓他去嫖娼,大家說這個方法能讓他收斂點嗎?

一個男人認真地打了一段字回復:男人活在世上一輩子的快樂點主要有三個,一是家庭,二是事業,三是性愛。而且,不能總和一個人性愛,那樣沒意思,我們需要花樣!你們女人還不讓我們找三,那麼我們只能選擇找小姐這個最安全的辦法了。你們女人別在那口口聲聲地說什麼你愛我,如果對男人連這點容忍心都沒有,那麼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好老婆。就算你因為這而離婚了,你再找老公還找小姐,氣死你!如果我在這裡要求各位女性朋友對自己老公說「老公你累了嗎,出去找個小姐放鬆一下吧,記得帶套噢」可能有點過分,但最起碼如果發現男人找小姐了,也不要鬼哭狼嚎的。這沒什麼好哭的,很正常,十個男人八個嫖,還有兩個不嫖是因為沒錢或者沒性能力。

坦白說,看到這段話,我第一反應是:這倆真的好般配啊!這是來搞笑的吧?

把這個男人的回復中的性別調轉個個兒,就不難發現其荒誕之處:女人活在世上一輩子的快樂點主要有三個,一是家庭,二是事業,三是性愛。而且,不能總和一個人性愛,那樣沒意思,我們需要花樣!你們男人還不讓我們找隔壁老王,那麼我們只能選擇找「鴨先生」這個最安全的辦法了。你們男人別在那口口聲聲地說什麼你愛我,如果對女人連這點容忍心都沒有,那麼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好老公。就算你因為這而離婚了,你再找老婆還找鴨,氣死你!如果我在這裡要求各位男性朋友對自己老婆說「老婆你累了嗎,出去找個鴨先生放鬆一下吧,記得帶套噢」可能有點過分,但最起碼如果發現女人找鴨先生了,也不要鬼哭狼嚎的。這沒什麼好哭的,很正常,十個女人八個找鴨,還有兩個不找是因為沒錢或者性冷淡。

我覺得能嫖的男人和能接受男人嫖的女人就不說對自我和伴侶的認知究竟是如何了,這智商首先就夠令人著急的。

動物尚且會自保,不立危牆之下,這些人類的智商連動物都不如么?是誰告訴你「只要帶套就安全的」?如果一個男人嫖娼之後傳染上艾滋或性病,再把這些疾病傳染給妻子,這相當於是在故意傷害或故意殺人了吧?

如果真的是「十個男人八個嫖」的話,那我建議女人還是單身的好,至少沒有生命危險,不然找個男人等於自殺,那我們找了幹嘛?

「十個男人八個嫖,還有兩個因為沒錢或不行不敢嫖」這種話,也是對男性群體的侮辱。潔身自好的男人被愛好嫖娼的男人們這麼代表,樂意么?

(三)

關於男人的嫖娼心理,很多心理專家已經分析過很多次,無非就是:尋求快樂,尋找新穎刺激(新鮮感),不用負責任,沒有負擔和壓力,宣洩各種壓抑情緒,緩解焦慮和抑鬱,對抗分離焦慮,獲得控制感,用性的方式提高信心(在別的地方很自卑,所以來性工作者面前找自信,感到「我很行」)。

男明星出現嫖娼醜聞時,往往是單身男明星獲得原諒更多,被看不起的是那些娶了老婆還嫖娼的男人。

如果僅僅是為了發泄性慾,那麼在老婆的那裡就能夠解決。很多已婚嫖客的妻子,從來沒有拒絕他們,甚至希望和他們過性生活,但是,他們為什麼還要去嫖娼?

已婚男人嫖娼的心理,或許要複雜很多。

大多數已婚嫖客並不是慾火焚身、飢不擇食才去嫖娼的。

綜合分析他們的嫖娼心理,無非便是:

1.自私心理嚴重,只喜歡「被服務」、低質量的性,不願意關注性伴侶的感受和反應。與妻子的性,他需要互動、付出、交流、反饋,是一個與妻子平等的人。而面對收費的性伴侶,他就有了當大爺、當皇上的感覺了。

2.生活中壓抑和自感失敗,讓他們在性上面尋求自信心和征服感。在別的方面是失敗者,但花錢買性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很行」了,成功征服了某個人了。從這個角度來說,那些平時看上去最謙虛、低調的人說不定就是最不正經的人。

3.童年的經歷,導致性心理一直不成熟。或是因為戀母,所以越是讓他熟悉的人,他越是無法對其投射性慾。與妻子熟悉之後,他們潛意識裡把妻子當成了自己的母親,每每與之發生性關係,就會產生亂倫的感覺。又或者,他們覺得性是骯髒的,自己「骯髒」的這一面不想讓最親近的人看到,而面對同樣「骯髒」的性工作者,就比較放得開。

只是,這種「花錢買性」的方式,真的能給人帶來快樂嗎?我看未必。

2005年展開的一項研究發現,很多男人嫖妓后,會有十分沉重的罪惡感和羞恥感。很多已婚嫖客反應「我的內心並不能得到滿足」「還是孤獨」「感到空虛、可怕」「為我和妻子的關係感到內疚」。

只是,他們雖然感到內疚,但還是戒不掉。

民國作家郁達夫把自己的初夜獻給了一位妓女。第二天清晨醒來,窗外雪晴,大團的陽光照進屋內,郁達夫的心情卻糟透了。看著身邊一個「肥白高壯」的妓女袒露全身,朝天酣睡在那裡,他「竟不由自主地流出來了兩條眼淚」。

再之後,他邊內疚邊逛窯子,最後還逛出經驗來了:找長得不好看的,因為她們生意不好,所以為了能贏得回頭客,服務會特別用心。

徐志摩對嫖妓這件事一樣也不陌生。他自己披露的就有兩次,而且是在他和陸小曼婚姻存續期間。

應胡適之邀,徐志摩離家赴北大任教,他在給陸小曼的信中寫道:「說起我此來,舞不曾跳,窯子倒是去過一次,是老鄧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但沒過幾個月,他就食言了,還在給陸小曼的信中再次坦承了自己逛窯子一事,並且聲明自己「本想不去」:「晚上,某某等在春華樓為胡適之餞行。請了三四個姑娘來,飯後被拉到衚衕。對不住,好太太!我本想不去,但某某說有他不妨事。」

很多知道徐志摩這段故事的人,大概也會因為林徽因當年沒選他而鼓掌吧?

(四)

我理解男人嫖娼的行為,但無法容忍他發生在我的伴侶身上。

究其原因,是因為覺得這事兒太low,比找小三、約炮都要low

也正因為如此,我覺得自己跟那些認為「嫖娼與找小三不一樣,嫖娼只是跟那些女人玩玩而已,不當真的,他最愛的女人還是我」的原配沒法有共同語言。

她們的邏輯是:老公難免會有生理需要,他嫖妓僅僅是為了生理需求,純粹就發泄一下,跟妓女是不會有半毛錢的感情發生的。但如果老公找情人,就會發生真感情,甚至還會在經濟上支援她,那我們很有可能會離婚。

她們害怕離婚,而不害怕被傳染艾滋病,那我還能說啥?

或許,我只能說「人各有志」,各自心甘情願就好。

在我看來,性是區別愛情與親情、友情、人情的唯一標準。我們不可能跟親人、友人和熟人產生性,所以,性是兩個人相愛的某種結果和證明。

性是最親密的一種行為,一旦兩個人發生了性,就意味著身體和靈魂進行了一次鏈接和交流(雖然很多被男權文化洗腦的人認為,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兩個人有過性,會讓他們的關係更加親密,會促使兩個人感情更好。

而當你了解到伴侶與他人有了性接觸后,本能地會產生被拋棄感、憤怒感、恐懼感和無助感。這時候,你再拿「他只是對那個人走腎,沒有走心」來安慰自己,只會顯得自欺欺人罷了。

當你與一個出軌伴侶再進行親密關係時,難保不會聯想ta和別人在一起的畫面,這種聯想會對你的自尊、安全感、信任感產生毀滅性的打擊,如果不是心特別大,一般人無法承受。

要我說,大多數普通女性發現老公嫖娼,心理上都是要崩潰的,而有些人不願意離婚,期盼著浪子回頭,倒不是打心眼裡接受了老公嫖娼,而是因為離了嫖娼老公,自己難活得好,甚至難以活下去吧。

如果對方找的是收費的性伴侶,除了這些心理傷害外,你可能還會有更深層次的屈辱感和沮喪感,忍不住問自己:我怎麼會找了一個這麼low的人?性本該是多麼美好的東西,是加深兩個人感情的紐帶,可在這個問題上,他愣是把自己當成獸類了。

(五)

關於性,我的微博好友夜深寫過這樣一段話,我急切想分享給大家:

「在世俗的親密關係中,性(包括狹義的和廣義的)是一種很重要很有效的聯結:相互都希望對方快樂,都想看到對方迷亂失控的另一面真相,甚至覺得那是一種概括掉一切外在因素比如身份年齡(甚至性別)的赤子模樣。

見證伴侶的赤子模樣,也是悲憫和真愛產生的時刻,世俗的親密感會自然加深。

有這種深度親密感的伴侶,在日常生活中會產生各種私密的心領神會。

另外,有愛意有承諾有深度親密感和信任的性,比約炮(嫖娼)的性更具有滋養身心的價值。

固定伴侶之間的性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培育,所以不必追求天然的絕配,如果有足夠的愛以及興趣和智慧,絕配是可以培育出來的。

急切上床以短時間內的性匹配度作為取捨伴侶的標準,並不比先愛再性更高級更智慧。

能與長久的熟悉的伴侶建立滿意的性、體會深度的快樂與幸福感,比靠新鮮刺激帶來的快樂難度大得多,也更顯示真實的匹配度,也更體現智慧。

通常,後者會帶來一些快樂,而幸福感大多只能由前者帶來的。」

這段話,嗜好嫖娼的男人和能接受伴侶嫖娼的女人都看不懂。

也罷,也罷,道不同不相與謀。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選自己所愛,愛自己所選,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選擇買單就好。

(全文完,您的轉發便是對我的最大讚賞)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