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美女大學生傳銷窩點卧底10天 追回6萬錢款

美女大學生傳銷窩點卧底10天 追回6萬錢款

「驚心動魄」,8月26日,面容憔悴的大三女生娜娜用4個字形容自己剛結束的暑假。7月中旬,她被誘至廣西北海一個傳銷組織,洗腦後被騙數萬元。回家被點醒后,娜娜在民間反傳銷人士配合下,返回傳銷窩點卧底取證。他們用10天時間上演了一場現實版「無間道」,追回了被騙錢款。文|北嶽客、西夕兮 圖|東嶽峰、小偉

娜娜是山西呂梁人,在重慶某大學學服裝設計專業。7月12日,正在廣州和同學們一起考察服裝面料的娜娜接到了姨媽一家的電話,約她去北海玩。「一下火車就落入了圈套。現在回想起來,他們說的每句話、帶我見的每個人都是精心設計過的。」娜娜說,「他們說投資69800元,通過資本運作,可以收穫1040萬。我一開始是抵觸的,後來被洗腦洗懵了,居然信了。錢是表姐用我的身份信息在網路平台上借的,她還攛掇我退學。」

交錢后不久,娜娜的父親受傷住院。傳銷分子謊稱已經去看望過了,「沒啥事,放心留下來做大事。」後來,娜娜通過同學得知父親傷勢嚴重,於是擺脫傳銷分子的極力阻撓,回到了呂梁。「回來后,我還試圖拉我姐去北海。姐姐請反傳銷人士給我反洗腦,半天後我就清醒了。我不甘心,想討回公道。」娜娜決定重返北海傳銷窩點。覓晉工作室東嶽峰全程追蹤了卧底過程。圖為8月13日,娜娜向「上線」表姐彙報要帶新人小偉(中)過去。

這個「南派」傳銷窩點藏在一個叫「某某領域」的小區內,人員多為山西籍。因為有「新人」來,他們假裝過得很好。「沒新人的時候吃得很差,抽煙只買5塊錢以下的。」娜娜說。他們對新入伙的人員採取「明松暗緊」的控制方式。對已經成為「老人」的娜娜也不放心。一次小偉和娜娜聊天的時候,突然發現娜娜表姐的手機在他們附近,並且已經開啟錄音功能。小偉借口自己手機沒電了,要借用電話,刪除了錄音。圖為小偉拍攝的傳銷窩點環境。

娜娜偷拍到的傳銷人員「操作手冊」,其細緻程度令人驚嘆。

娜娜因腸胃炎到醫院輸液。當醫生讓繳費的時候,她的表姐躲到了角落裡,但仍遠遠地監控著她。最後小偉交了治療費用。「每次外出的時候,也是有多人陪同,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小偉說。

在某新華書店,娜娜的表嫂在打擊1040非法傳銷的條幅下,給他們講1040工程的「偉大之處」。娜娜說:「他們會從書店銷售的合法書籍中選取隻言片語,然後進行曲解。他們還說打擊傳銷是『宏觀調控』,是阻礙不合適的人進入。我為自己的親人深陷其中感到悲哀。」

為了促使小偉儘快「轉化」,除在窩點洗腦外,傳銷人員還帶他去「成功人士」家裡「串門」。圖中這位傳銷人士拿起筆給小偉算起了賬,極力想讓他相信掙到1040萬不是夢。「一般帶新人去的人會在講師家的衛生間里放上幾十塊錢,作為洗腦報酬。」娜娜說。

傳銷團伙還送他們去參加「一日游」。」凌晨4點就被叫起床,傳銷人員把我們送到一輛大巴上。3個導遊輪番洗腦,整整23個小時,中途不讓睡覺。如果有人瞌睡,會用話筒喊醒。這種環境下的洗腦,會把很多人的心理防線突破。」小偉在卧底日記里寫下了這樣的話。

娜娜在旅遊途中拍到的售賣傳銷相關書籍的攤點。這些書籍大都打著正規出版社的旗號,但有很多是冒名。

導遊把他們帶到一個樓盤,極力推薦他們購房。「推銷房子,收取傭金,是一日游大巴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反傳銷人士劉李冰表示。

一日游結束時已凌晨3點,一輛小車把他們送到小區門口。負責策應的反傳銷人員把他們叫上自己的車,進行短暫交流,認為資料已經收集齊全,決定引出一直沒露面的傳銷頭目。

娜娜告訴表姐(左四),小偉不認可項目,準備回家。傳銷頭目左一、左二決定親自出馬說服小偉。8月23日,上海路的一家飯店裡,在反傳銷人士的配合下,娜娜向傳銷頭目攤牌,索要被騙錢款。

在反傳銷人士和警方協助下,娜娜拿回了部分被騙錢款和留在傳銷窩點的行李。由於該傳銷團伙自身原因,拿不出全部被騙款,娜娜的7萬元陸續拿回了6萬。「損失的1萬塊錢,和期間經歷的痛苦,是一筆不菲的學費,我會汲取教訓的。」娜娜說。

「我相信人間有公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娜娜說,「這次去卧底,很大程度上就為了喚醒迷途的親人。可他們現在仍然執迷不誤,不斷發信息威脅我。」

「我的夢想是做一名頂級服裝設計師,創立自己的品牌。我打算先考研究所,然後去留學。我想讓風的美走向世界。」娜娜對未來充滿憧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