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華強北尚未接受智能音箱,科大訊飛發布新硬體平台再降行業門檻

華強北尚未接受智能音箱,科大訊飛發布新硬體平台再降行業門檻

有些令人失望——幾乎每家互聯網大公司都在做的智能音箱,尚未被世界聞名的華強北商戶們所接受。

50-60厘米高的智能機器人同樣。被擺在一層店門口,像是個吉祥物,淺藍色的機械眼時不時忽閃兩下,但幾乎無人問津,人們還是奔著存量產品手機去的。

老張,在深圳華強北電子一條街的曼哈廣場里,經營著一家五六平方米的商鋪,零售和批發「新奇」數碼產品和手機配件。不大的一塊地方,有20-30款藍牙音響或WIFI音箱,不見不散、樂果一類老牌子都賣的很好。他得意地給我看一款扁圓的藍色音箱,「僅昨天下午就出了五六台。」甚至有四家工廠主動找上門長期給他供貨。

他還有不少新鮮玩意:手掌大小的無人機、一款種上植物觸摸不同葉片能發出不同聲響的智能花盆,會懸浮的足球……

但,這些世界上最敏感的硬體零售商,唯獨就是沒有智能音箱。

「現在做智能音箱的少,有的也主要做白牌的賣給國外。」

「如果一千元以上就太貴了,的消費者不太能接受。」他櫃檯上最貴的一款傳統藍牙音箱500多塊。之前進過一款售價600左右能語音交互的智能機器人,沒賣出去幾台,還都是從北京過來的人買的。」

老張們的店鋪,是華強北的銷售主力,僅曼哈廣場一層的一條幹道兩側,就有二十來家。

他們的觀望,意味著的消費端用戶,對智能音箱和智能機器人的興趣還沒覺醒。原因是多樣的,包括語音技術精準度差強人意,音箱內容資源匱乏。

不過在這條產業鏈里,諸如科大訊飛這類B端技術服務商,已經察覺到硬體廠商急於入局的迫切心態,甚至收割了最早一批利潤。

一位智能音箱從業者告訴36氪,「除了用百度開放平台,或者出門問問那類自己做演算法的創業公司,幾乎所有智能音箱廠商,用的都是科大訊飛的語音模塊和方案。」

在科大訊飛執行總裁胡郁看來,雖然現在很多公司在用訊飛的產品,但從面向消費端用戶的角度看,現在很多智能產品還處於叫好不叫座的階段,大規模爆發要到今年下半年,或明年。

顯然,B端與C端市場熱度之間依舊存在一道鴻溝,科大訊飛的想法,是通過軟硬結合的解決方案,進一步降低開發者的入門門檻,把以語音交互為主導的智能硬體市場,再往前推一步。

6月28日,科大訊飛在深圳舉辦了一場智能硬體新品發布會,兩款新品值得關註:

其一,是二麥DSP晶元降噪方案。

早在2016年6月底,科大訊飛開始對外開放AIU人工智慧平台的技術,並出售部署了六脈的環形功能的陣列評估板和語音交互量產模塊。根據科大訊飛消費者事業部副總裁於繼棟介紹,目前這兩款產品已經用在90%的機器人產品上。

不過一年下來,訊飛發現,要讓語音交互技術在智能硬體的落地中起到好的效果,對開發者要求非常高,三個痛點依舊限制著產品體驗:一是體積比較大;二是硬體和軟體成本太高;第三功耗比較大,現在廣泛應用於持續供電這樣一些,或者電池體積比較大的產品。

針對上述痛點,訊飛做了二麥DSP晶元降噪方案。新品在體積上近乎於芝麻大小,從原先產品的80mm降低到現在的20mm。硬體尺寸也由原來模塊的24*15縮小到晶元所需要的1.8*2.1mm,縮小了產品的所佔空間;功耗上,待機功耗為2mW,喚醒功耗為6mW;此外,在正常家居環境中可以做到3米內精準拾音,識別率95%。支持喚醒詞定製,喚醒率達93%。回聲消除量超過50db。

其二,訊飛做了一款名為「MORFEI麥克風」的成品硬體平台。

這是一款卡位「2B2C」的產品。「我們並不想賣給最終消費者,它可以融入其他產品里,給它們提供一個完整的應用體系,這樣你就不用花精力自己去做很複雜的事情。」 胡郁接受36氪採訪時表示。

這是一款手掌大小的圓形產品,可以放置在檯面,固定在牆面和天花板上,提供原場識別和基於上下文對話的交互能力。可以通過AOS的音頻連接、無線、藍牙,跟各種家庭場景中的硬體設備連接配對。

MORFEI麥克風主打的群體,是迫切希望把自家硬體智能化,又缺乏技術和內容整合資源的開發者。如果要實現最基本的功能,連接上這款產品后,一小時就可以開發出交互能力。在基本功能之上,廠家也可以再做定製場景的開發。

至於價格,由於面世不久的新技術硬體,早期價格會比較高,面向智能家居領域的高端客戶、創新者和發燒友。「隨著技術進展,效果不斷提升,價格會不斷降低。」

在這兩款新品背後提供技術和生態支撐的,是AIUI開放平台。目前智能音箱未達消費者預期的原因之一,在於內容的匱乏。出貨量幾千上萬台的音箱廠商,很難同內容商達成合作。所以整合這件事,目前大多落在能接入大量前端產品的大體量平台身上。訊飛目前整合了天氣、火車、股票、音頻和視頻等內容接入,通過AIUI平台提供給開發者。

「整合音頻內容資源這種事,我們這類方案商的體量是做不了的,科大訊飛為這個至少投入幾千萬上億。」一位與科大訊飛有合作的方案商告訴36氪。

根據科大訊飛官方提供的數據,目前超過35萬開發者使用訊飛語音介面,日均服務次數超過40億次,相對於一年前增長了30億次。在智能家居領域,目前科大訊飛有3000多家合作夥伴,人工智慧技術灌入超過1000款智能產品,市場佔有率大於80%。

36氪同其他媒體採訪了科大訊飛執行總裁兼消費者事業部總裁胡郁,以下是經精鍊后最有價值的信息:

問:訊飛從2013年就開始在產業里跟方案商合作智能家居的布局,這幾年間,你看到硬體廠商接入智能語音模塊的需求,呈現出怎樣的增長幅度,有哪些關鍵性的節點?

胡郁:增長幅度毫無疑問很大,幾個方面的原因:第一跟國際巨頭的注意分不開。第一波是2011年手機端Siri的發布,最早給大家灌輸了什麼是語音交互。第二次是2014年一系列智能音箱的推出,包括echo、google、蘋果、微軟。在國內中文版的包括科大訊飛,很多產品也在被跟進。第三,從移動互聯網到物聯網和智能硬體的浪潮中,發生了很多轉移,比如原來做手機的開始做機器人了。第四,是資本的力量,畢竟做硬體比做軟體需要更多資本投入。

這幾年增長很快,但還沒有看到爆炸性的突破。我們是爬山型技術公司,在等風口帶來的時間點。等到了時機,和衝浪型公司組合在一起,找到最佳的應用突破點,找到最有用戶價值和商業價值的東西,才能最終引爆。

問:相應的,這半年來,科大訊飛語音模塊產品的銷售增長情況如何,是否有具體的數據?

胡郁:這方面我們確實增長挺快,但從實際情況來看,大家要真正看到兩個數字的差別:一個是開發者數量,另一個是真正能出規模的量。現在是大家都在開發,但批量能出個幾萬台已經相當不錯了。包括我們和京東做的叮咚,賣了幾十萬,整個量不是特別大。前一陣機器人很熱,但我自己感覺,面向2C的產品還處於叫好不叫座的狀態,最終用戶也是早期發燒友。

雖然現在大量公司都在使用我們的東西(語音模塊和技術解決方案),但(音箱)大量出貨還要到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

問:儘管智能音箱很熱,但有的方案商判斷今年音箱接下來會遇冷,不如在機器人商投入更多。你判斷哪個智能家居的落地硬體,今年會最先做起來。

胡郁:音箱就是一種音頻內容輸出型的機器人,只是它不能動而已。我認為要具體情況具體來看,機器人一定要找好定位,到底是迎賓機器人,還是給小孩玩的玩具。

語音交互爆發點的先後,在我們看來手機不是排在最前面的。之前Siri沒有成功,是因為在手機內容的使用模式下,語音根本用不起來。但我認為將來手機周邊,可能會有大規模增長。但等智能耳機出來了,圍繞手機可能會有一波發展。後面可能是機器人,它有個時間點,最後才是VR。所以我們按照這個節奏來,以前也簽了很多戰略合作協議,包括2014年就和華為手機戰略合作,現在也跟運營商在機頂盒等方面合作。我們合作的範圍很大,動作也很多。

問:科大訊飛一致最擅長to B市場,之前在to C領域最接近爆款的產品,是叮咚音箱和靈犀語音助手。但這兩款to C硬體都是以合資的形式去做的,以後在消費級硬體產品上的做法,是否會發生變化?如何保證訊飛在其中的話語權?

胡郁:那我並不認為這兩款東西找到了真正的爆點,只是說在前面的嘗試過程中非常好的創新,但數量還是比較少的。我們真正的爆款會在後面,未來兩三年內一定會出來。我們的生態是一個混合正交的生態,有些東西必須要大家併到一起來做,但有些東西我們會自己去做。

話語權,我們主要通過聯合品牌。今年下半年會看到我們有很多這類形式的宣傳會出啦。

問:訊飛提出以技術服務商的角色,向下游整合生態鏈。在智能音箱這樣的新品類中,技術服務商如今佔據絕對的話語權。但對於訊飛未來想做的電視盒子,這些傳統品類的話語權牢牢集中在品牌商手裡,所以你們對不同品類生態鏈的整合,和塑造話語權的方式,是否會不同?

胡郁:沒錯,我們整合話語權的方式和力度都不太一樣。這方面因為比較繁雜,我只能籠統地說,我們希望跟各個領域裡面最有控制權的人去合作,因為他們在技術上比較缺乏,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共贏的方式,而且我們的切入點是要將我們的語言理解的技術,就是知識的界定技術和內容的標籤結合在一起,我們並不涉及到內容本身,在這一點上我們還在探索。

問:跟合作夥伴採用什麼合作模式?

胡郁:採用分成模式,最主要的是成立合資公司,如果不成立合資公司就在產品上,這在業界也做得比較多,比如分成的機制。

問:包括百度在內,今年一系列to B的免費開放平台都出來了,to B業務一直是訊飛的盈利點,如何看待和應對這種行業競爭變化?今年訊飛做事的節奏是否會加快?

胡郁:這要符合業務發展的速度,因為太快或太早都不行,制約它的根本還是技術能不能達到那個點,沒太成熟之前搞免費也沒太多作用,因為效果沒有達到用戶的期望,沒有打破那個點,我覺得意義並不是很大。

問:人工智慧現在有哪幾類玩家,未來誰能生存下來?

胡郁:做人工智慧的無外乎幾種公司:一種是大的傳統的互聯網企業,國際上像亞馬遜、谷歌、facebook、微軟,國內就是BAT,這些公司希望將人工智慧跟互聯網技術相結合。第二類是大的產品公司,比如蘋果和華為。另外就是專業型的人工智慧公司,比如科大訊飛,規模都比較大。第四類是創業型公司,因為以後人工智慧無處不在,很多廠商都需要人工智慧的解決方案,某一些小的點就需要一些小的解決方案,比如做一個自然語音的處理和分析、小的對話系統,也有大量這樣的公司存在。

互聯網公司一定會把人工智慧技術用在自身的主流業務裡面,比如Facebook會用人工智慧進行圖像識別。但是從科大訊飛希望在兩個賽道上跑:其一,未來很多公司和行業會用到人工智慧技術,我們幫助他們在教育、醫療、司法等領域去建立人工智慧解決方案,這是互聯網公司不一定會幫他們做的。其二,對於to C市場,互聯網公司想佔據下一個入口,我們也想在裡面參與一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主導權在誰手上。

未來是個別公司壟斷去做這個市場,還是做硬體的、後台服務的還有訊飛這類公司合作分享市場,這是兩種不同商業生態間的博弈。我認為將來的格局,是生態系統之間的碰撞,我們的想法是和合作夥伴建立混合商業生態。

我們的優勢,在於可以更早地利用技術上的領先突破用戶上的需求點,但是缺點就是我們需要跟做產品的、做應用方面的結合在一起,就有可能能夠在這個上面佔據非常重要的位置。

問:在科大訊飛未來生態當中,商業化布局是什麼樣?

胡郁:第一個我們會提供技術授權、晶元和雲服務,這種商業模式覆蓋我們的常規銷售;第二我們會有靠銷售硬體獲取收入;第三我們非常希望跟合作夥伴一起建立一種分享型的商業模式,比如也許硬體是我們的合作夥伴的,但後面的技術和內容因為我們給用戶帶來的增值價值,所以用戶願意我們付錢,我們再把這個錢在整個鏈條里去分配。這是圍繞場景,圍繞我們的家庭、車載來做的整體解決方案。這是我們一直嘗試的主要方向,將來很大方面是在這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