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還能走多遠?

樂視還能走多遠?

不想錯過新零售資訊?趕緊關注地歌網!網址鏈接:

而如果把這句話放到互聯網企業當中來,樂視恐怕最想發出這樣感慨的企業。

因為,命運好像總是特別偏愛捉弄樂視。

去年11月的資金鏈風波剛剛平息下來,周航的一則樂視挪用易道13億資金的聲明又將樂視推到了風暴中心。

正可謂是命途多舛,禍不單行。從不斷傳來的負面消息中,樂視早已跌下神壇,深陷在海水與火焰之中。

然而,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視頻網站到如今世人皆知的樂視生態帝國;從股價一度飆漲,創造了半年時間股價漲幅535%的神話,到如今遭遇資金危機、股價暴跌成為眾矢之的,我們不禁要問,樂視到底怎麼了?樂視的生態夢到底還能走多遠?

緣起錢荒

眾所周知,樂視很缺錢。但到底有多缺,沒有人知道。總之,非常非常缺。

2016年11月樂視爆發了資金鏈斷裂危機,其股票一度停牌了一個月有餘。直到融創孫宏斌等投下168億元,樂視的這場資金風波才勉強算是告一段落。

然而,風波並未就此平息,關於樂視的負面消息接踵而來。

樂視手機供應商討債;樂視體育相繼丟掉中超和亞冠版權;樂視賣地求生;樂視裁員、高層離職和變動等等,所有的消息都指向一個事兒,那就是:樂視太缺錢了!

那麼樂視到底有多缺錢呢?根據樂視對外公布的數據,我們可以大體估測一下。

賈躍亭曾不止一次對外強調,人們需要將樂視的七大生態分割開來看。但至今為止,在大多數人眼中,依然很難將樂視的各大業務獨立分開來看,更別說分清各樂視大子生態之間的關係。

這同時也導致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樂視非上市業務板塊如樂視體育、手機、汽車等的負面傳聞,密切影響著樂視上市公司的股價。按道理來說,上市公司的股價體現的應該是上市體系的發展狀況。然而這一「道理」,放到樂視這邊卻完全「失靈」了。

目前,整個樂視體系主要可分為上市體系和非上市體系。其中,上市體系包括樂視視頻、樂視致新、樂視雲等,樂視影業目前也正在注入到上市體系當中去。而樂視的非上市體系則包括樂視汽車、樂視手機以及樂視體育等。

首先看看上市體系這邊的狀態。近日,樂視網發布了2016年年度報告。年報顯示,樂視網2016年實現營業收入219.5億元,同比增長68.64%;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55億元,同比下降3.19%。由於戰略節奏和策略上的主動調整,公司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出現小幅下滑。

另外根據一季報披露,樂視網在2017年前三個月實現營收49.22億元,同比增長6.2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5億元,同比增長8.76%。在市場和輿論環境如此不利的情況下,樂視還依然能夠實現盈利已是非常不易。

分析不難看出,樂視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是很健康的。事實上,樂視真正缺錢的,是樂視非上市體系。

資金缺口最為嚴重的是樂視手機。據樂視官方宣布,截至2016年底,樂視手機出貨量已達2000萬台。不得不說,2015年才殺進智能手機這片紅海的樂視超級手機實在是智能手機領域的一匹黑馬。然而,這個傲人的數字背後,其實是一場由瘋狂且盲目燒錢補貼帶來的巨虧黑洞。

按照硬體負利定價原則,樂視手機每賣一台,光硬體成本平均虧損可達200元。據樂視內部人士透露,加上管理、渠道、運營等其它成本,樂視手機每台平均虧損可達1000元。由此可以算出,樂視做超級手機短短兩年,凈虧損或達200億元。但樂視超級手機卻只在2015年拿到5.3億美元融資。對於這個200億虧損的大窟窿來說,這點資金可謂是杯水車薪。

同樣杯水車薪的還有樂視汽車的融資。去年919晚會上,賈躍亭正式對外宣布樂視汽車獲得首輪10.8億(約合73億元人民幣)美元融資。但在造車這樣一個浩大工程面前,這個數字顯得渺小不堪。據一位熟悉造車行業的人士介紹,一個新能源汽車項目從立項到落地總計投入需要近2000億。由此可見樂視造車需要的資金之大,而目前,據了解,賈躍亭投入到汽車領域的資金已近200億元,後續還需要巨額的資金補入才能保持運轉。

另外,樂視體育在前期經歷了各種「大躍進式」的買賽事版權和高薪挖人之後,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購買版權本無可厚非,但是樂視體育花費重金購買的很多賽事版權在國內並不主流,受眾並不多。此外,體育賽事在在線下運營上面的開支依然是非常龐大的,再者國內體育市場並未成熟,體育盈利模式單一,用戶也並未養成付費看賽的習慣,導致樂視體育一直處於持續虧損狀態。雖然具體的虧損金額未知,但可以肯定數目不會小。

所以綜合下來,不難看出,樂視非上市體系下各項目的生存狀況,均面臨著巨大資金缺口。在這一路的「蒙眼狂奔」的過程中,樂視不得不「拆東牆補西牆」,以致出現如今這般嚴重的資金鏈危機。

步子邁大了,容易扯著蛋。

樂視模式有沒有問題

然而說來說去,依然是資金的問題。但更多的人將矛頭對準了樂視模式,甚至稱其為「龐氏騙局」、「下一個德隆」等。那麼,樂視模式果真是一個騙局嗎?

關於樂視模式,筆者已寫過數篇文章提到過。另外,地歌網CEO余德也寫過《余德┃異類和回聲:對樂視和賈躍亭的一些觀點》,深度解析樂視模式。在此不再贅述。

對於樂視模式,筆者依然持肯定態度。樂視模式是一種商業模式的巨大創新。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禁得住多大詆毀,就承受得起多大讚美。樂視眼下所面臨的質疑,也許是其作為一個新模式開拓者必經的歷程。

2017年1月中旬,身陷資金鏈危機的樂視迎來了「救視主」孫宏斌的150億巨額融資。在發布會上,孫宏斌表示,「樂視戰略、團隊都沒問題,就是缺錢。缺錢那就好辦了。」

這位賈躍亭的山西老鄉絲毫也不掩飾自己對樂視的看好。「樂視是一個了不起的公司。」

他在一個內部講話中這樣說道,「我們投樂視肯定沒問題,大家放心吧」。

了解孫宏斌的人大概都知道其背景。他曾是一代教父聯想柳傳志最為得意的弟子之一。外界評價其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如此看好樂視並且出手就是150億重金,孫宏斌到底看中了樂視什麼?

在商言商。孫宏斌是個商人,投資樂視看中的是回報。然而這個投資回報來一定意義上其實來源於對樂視發展前景的看好。

但樂視的生態理想很完美,現實卻很骨感。現實中的樂視生態,確實存在著非常多的問題。

孫宏斌也曾公開談過樂視存在很多問題,例如公司擴張太快,企業資源以及管理方面跟不上節奏等等。前兩年大躍進式的擴張和發展,造就了今天樂視的危機與困境。但樂視模式依然有著強大生命力和感召力。

「即使樂視模式失敗了,賈躍亭也是英雄。未來,一定會有前仆後繼的人重新去複製和傳承樂視模式。」一位資深互聯網行業分析人士曾對筆者這樣說到。

除了缺錢,樂視還缺什麼?

凡事知易行難,再偉大的戰略都需要落地執行。樂視除了資金方面存在巨大缺口,樂視在企業管理和人才方面依然有著很大欠缺。說得直白一點,樂視還缺與樂視生態模式配套的生態型組織和人才。

在樂視再次遭遇危機之時,其曾經的二股東鑫根資本合伙人曾強挺身而出,為樂視和賈躍亭站出來說話:

「現在是最需要樂視全體創業者、管理團隊及投資者齊心協力渡過難關的時候。」樂視離不開賈躍亭,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曾強表示。

賈躍亭是樂視的靈魂人物,是樂視夢想的締造者。然而,樂視的夢想,無法依靠賈躍亭一個人去實現。他需要與他一起並肩,追逐夢想的團隊。

然而,近期不斷有高管從樂視離職的消息多少令人有些擔憂。

2016年12月7日,樂視體育總編輯敖銘離職;2017年2月21日,樂視體育總裁張志勇離職;3月20日,樂視超級汽車聯合創始人丁磊離職;3月23日,樂視體育COO於航離職;4月21日,樂視控股CFO吳輝確認已於年前離職等等。

願意像賈躍亭這樣賭一個未來的人,太少了。

「只有被99%的人嘲笑的夢想,才有資格談那1%的成功。」

賈躍亭想著,只要有夢想,只要有模式和戰略,總有人會為其買單。然而現實並非如此。

樂視在2014年和2015年有過最為輝煌的時刻。2014年底,樂視網股價開始瘋漲,從2014年12月23日低谷時的28.2元,上漲至2015年5月12日的最高點179.03元,上漲幅度高達535%。外界一片吹捧。

2015年,就單單影業方面,樂視網也可謂收穫了大豐收。當年最火的三影視劇《羋月傳》、《甄嬛傳》以及《太子妃升職記》皆出自樂視或其旗下影視公司。樂視可謂賺的盆滿缽滿。這一年,樂視電視的銷量也有突破性增長。

對於樂視來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整個2016年,樂視在影視作品上基本無突出作品,被寄予厚望的《長城》也告敗。

就如同曾強所說,現在是最需要樂視全體創業者、管理團隊及投資者齊心協力渡過難關的時候。樂視太需要理解並且跟隨樂視一同前進的人了。

目前,經歷了諸多風波之後的樂視,組織和管理團隊正在大幅調整。阿木接管了樂視移動,傳聞梁軍將擔任樂視網總裁等等,這些人都為樂視的發展貢獻過巨大力量,都是賈躍亭的左膀右臂。

再加上孫宏斌個人以及資本的加持,樂視的生態夢想可否成真?

老實說,這仍然還是未知數。

但筆者突然想起羅胖曾經評價羅永浩做鎚子手機的一段話,大意是這樣的:

「所有人都覺得鎚子手機應該去死,應該倒閉。就算你說的對,那又怎樣呢。你毀掉了一個商業神話,你的人生什麼也沒獲得。你說對了無非證明你有一個否定思維,你可以預測失敗,但這對你人生的成功毫無用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