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農村貧困人口已減少5564萬 四省扶貧不力黨政主要負責人被約談

農村貧困人口已減少5564萬 四省扶貧不力黨政主要負責人被約談

▲圖片來源:視覺

2017年8月29日,受國務院委託,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脫貧攻堅工作情況。劉永富指出,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深入,深度貧困地區和深度貧困問題越發突出,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傾向性問題不斷顯現,主要有一些地方扶貧脫貧不夠精準和形式主義問題凸顯等問題。

劉永富介紹,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取得顯著成效。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6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由9899萬人減少至4335萬人,年均減少1391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由10.2%下降至4.5%,年均下降1.4個百分點;每年減貧幅度都在1000萬人以上。

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連續保持兩位數增長,年均實際增長10.7%。截至2016年,貧困地區居住在鋼筋混凝土房或磚混材料房的農戶佔到57.1%,使用管道供水的農戶達67.4%;自然村通電接近全覆蓋、通電話比重達到98.2%、道路硬化達到77.9%。在自然村上幼稚園和上國小便利的農戶分別達到79.7%、84.9%。擁有合法行醫證醫生或衛生員的行政村達到90.4%,91.4%的戶所在自然村有衛生站。

此外,劉永富還介紹了摸准貧困底數的工作情況。2014年,全國組織80多萬人進村入戶,共識別12.8萬個貧困村,2948萬貧困戶、8962萬貧困人口,基本摸清了貧困人口分布、致貧原因、脫貧需求等信息,建立起了全國統一的扶貧開發信息系統。2015年8月至2016年6月,全國動員近200萬人開展建檔立卡「回頭看」,補錄貧困人口807萬,剔除識別不準人口929萬。

2017年2月,組織各地對2016年脫貧不實開展自查自糾,245萬標註脫貧人口重新回退為貧困人口。2017年6月,組織各地完善動態管理,把已經穩定脫貧的貧困戶標註出去,把符合條件遺漏在外的貧困人口和返貧的人口納入進來,確保應扶盡扶,該項工作將於8月底結束。

劉永富還表示,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在對2015年工作成效試考核基礎上,組織開展2016年省級黨委和政府扶貧工作成效正式考核。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對綜合評價好的8省通報表揚,並在2017年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分配上給予獎勵;對綜合評價較差且發現突出問題的4省,約談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對綜合評價一般或發現某些方面問題突出的4省,約談分管負責同志;考核結果送中央組織部,作為對省級黨委、政府主要負責人和領導班子綜合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

劉永富指出,扶貧工作仍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脫貧攻堅任務依然艱巨,包括貧困人口總量大、深度貧困地區攻堅任務重和因病致貧佔比高。

截至2016年底,全國農村貧困人口還有4335萬人,其中貧困人口規模在300萬人以上的省份還有6個,到2020年還有不到4年時間,平均每年需減少貧困人口近1100萬人,越往後脫貧成本越高、難度越大。

西藏和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四川涼山、雲南怒江、甘肅臨夏等深度貧困地區,生存環境惡劣,致貧原因複雜,交通等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公共服務缺口大。2016年底,全國貧困發生率高於10%的省份有西藏、新疆、貴州、甘肅、雲南5個,貧困發生率超過20%的縣和貧困村分別有100多個和近3萬個。

同時建檔立卡數據顯示,貧困人口中因病致貧比例從2015年的42%上升到2016年的44%,醫療支出負擔重,解決這些人的貧困問題,成本更高,難度更大。

二是一些地方扶貧脫貧不夠精準。在貧困識別上,有的地方貧困識別簡單算收入、「搞擺平」,人為割裂低保和扶貧政策,導致一定數量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未納入建檔立卡。有的地方未將因病因災因殘新增貧困人口及時納入。在精準幫扶上,有的政策措施不顧貧困戶真實需求,是縮小版的「大水漫灌」。有的幫扶措施盲目跟風,貧困戶受益不大。有的地方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措施跟不上,搬遷戶存在無業可就、回遷生產等問題。在貧困退出上,有的地方「三保障」未實現,就宣布脫貧。有的地方算賬脫貧、突擊脫貧,脫貧基礎脆弱,存在返貧風險。

三是形式主義問題凸顯。有的不從實際出發盲目發展產業,有的集中資源「壘大戶」、「堆盆景」,有的政績觀錯位,層層加碼患了「急躁症」,有的督促檢查滿天飛,基層苦不堪言。有的地方自認為脫貧任務不重,犯了「拖延病」。有的製作展板表冊只為應付檢查,有的駐村幹部存在「挂名」「走讀」現象,幫扶措施不到位。

四是部分貧困群眾內生動力不足。有的地方為圖省事、趕進度,大包大攬、送錢送物,不注重提高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從貧困群眾來看,有的安於現狀,單純依靠外界幫扶被動脫貧。有的習慣「等靠要」,依賴政策不願脫貧。

五是扶貧資金使用管理有待加強。隨著扶貧投入逐年增多,使用管理許可權下放到縣,貪污、擠占、挪用等老問題仍時有發生,資金閑置滯留等新問題逐步顯現,一些地方項目規劃不科學不合理,接不住、整不動、用不好。資金使用不夠公開透明,群眾和社會不知曉。

六是扶貧政策實施的針對性不強。包括對貧困縣與非貧困縣、貧困村與非貧困村的貧困人口在扶持政策上不一致,造成部分非貧困縣非貧困村的群眾不滿意;和建檔立卡貧困戶得到的政策支持比較多,而接近扶貧標準的邊緣戶得到政策支持很少,造成部分農戶心理不平衡;以及部分脫貧戶自我發展能力較弱,脫貧質量不高、穩定性不強,脫貧后扶持政策減弱,極易返貧等問題。

劉永富表示,將採取有效措施,糾正不嚴不實不精準問題,特別是要糾正形式主義問題,不斷提高貧困識別、幫扶、退出精準度。

同時,建立脫貧攻堅大數據平台,推進信息共享,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填表報數和檢查評估,切實減輕基層負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