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曬賬戶也沒用,陳歐如果繼續不作為,或將面臨小股東集體訴訟

曬賬戶也沒用,陳歐如果繼續不作為,或將面臨小股東集體訴訟

【聽楊姐說】

一場積蓄已久的憤怒,終於以公開信的方式爆發出來——聚美的股東恆潤投資發公開信指責陳歐22個月沒跟他們有效溝通,還用上市公司的錢投資非主業!

昨天,陳歐怒發微博,試圖告訴外界,第一,投資街電不是「不務正業」,是為了流量;第二,街電沒有融資失敗!第三,街電是上市公司的,沒有被他「吞」了。

街電CEO原源也曬賬戶餘額:

但是,另一種聲音也在告訴大家一些情況:

姐問了一位專門從事美股併購案方面業務的律師,他告訴楊姐,理論上陳歐應該好好安撫中小股東,他有這個責任去為股東賺取利潤,也有責任跟他們溝通,如果陳歐繼續不作為,將可能面臨中小股東發起的集體訴訟。

另一位美股投資基金負責人則意味深長地對楊姐說,現在的聚美,最壞的情況是出現更大的醜聞!

唉,好帥的陳歐,可曾經一度是青年創業者的代表呢,怎麼會成為今天這個樣子——楊姐梳理了一下,或許陳歐做的三件事,是聚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過程。

第一件事:錯誤的私有化,難看的吃相。

這事吧,還得從聚美優品私有化開始講起。私有化本來沒什麼不妥,但那個時候聚美定價參照的股價時間太短,完全有可能……那個太便宜嘛!小股東們既沒辦法,一邊罵一邊還得搶籌,於是就有人稱聚美的私有化「吃相特別難看」!

當然,還有人說,相對於上市之初22美元的發行價格,7塊的私有化價格太低了,這意味著聚美優品上市不足兩年為投資人造成了69%的虧損。

這還沒算完,變生不測的是,股市沒多久就崩盤了——哇塞,結果坑苦了一大堆拆紅籌回歸的公司。

姐當時寫過相關文章,提醒拆紅籌的公司們,一旦走上回歸的不歸路,萬一風口過去了,那公司就陷入了一種既沒有了美國股市的融資通道,在國內又沒法上市的窘境……結果呢,還真被楊姐說中了,很多公司真的就此一蹶不振,有的在瀕臨燒光錢之前,找到新的乾爹低價賣身……

當然,從這個層面看,聚美是幸運的,因為真正的災難還沒開始,但對聚美小股東來講,災難卻已經襲來。

如今,聚美的私有化最終還是沒有一個結論。但對於這個問題,即使是此刻,中小股東也沒有放棄溝通。830信件中除了口誅筆伐之外,提出的要求也很骨感:

1.不同意以7美元一股的價格私有化,要求至少8美金一股以上;

2.以每股1.5元特殊股利的形式,向投資者「返還」2.25億美元,目的是「彌補對股東信任和投資者信心的傷害。」

但這真的可能只是中小股東的一廂情願而已,因為聚美上市后融到的2.8億美金,已經有相當一部分投到了與主業無關的業務上,這也成為中小股東質疑的焦點。而聚美長期拖延不發的財報,也讓人懷疑,這個企業賬面上還有多少現金,能不能夠向消費者「返還」?

第二,投資非主業——股東的錢!

企業拿融到的錢再去投資圈錢,這樣的例子在如今比比皆是,並不是不能接受。但陳歐之所以飽受抨擊的是,第一,主業沒做好,不進反退,給人一種不務正業的感覺;第二,與主業無關的投資,也一樣做的一塌糊塗。

當然,陳歐也在微博中替自己分辯:做共享充電寶是為了流量,現在的流量都往超級APP集中了(這是不是說的微信啊?嘿嘿嘿,楊姐什麼也沒說啊),通過街電,能低成本獲取流量!

艾瑪,聽著貌似在理,但實際上有問題啊!要知道,共享充電寶這個項目楊姐一貫不看好,因為它有致命傷——這個致命傷就是「非剛需」。大家想想,共享腳踏車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北京越來越大,三公里之內的短途銜接就讓共享腳踏車成為「必須品」,出門在外,腳踏車不能隨身攜帶,你必須用。

而共享充電寶則非常尷尬——第一,你完全可以自己花幾十塊買一個隨身攜帶,根本沒有租用的必要;第二,這種東西不可能鋪得到處都是,不像共享腳踏車那樣無樁停靠,你還要找個地方還回去,如此麻煩,為何不在街邊再花幾十買一個救急——更何況,周邊親朋好友偶爾借充電寶的比比皆是,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共享充電寶都不是一個高頻應用。

咱們看看數據:有環球網科技報道,街電發布的新聞指出,街電目前充電寶數量139萬,7月共有292萬用戶借用街電充電寶,最高日訂單超過22萬。數據得出單日最高使用率僅為0.158(即22萬除以139萬),以客單價1元計算,按照單日最高使用率,平均一個充電寶單月營收不足5元,而如果單價2元,平均一個充電寶月營收不足10元。

這是一個成功的商業模式么?導流功能又有多少?如果沒有多少人用,流量又從何而來?再況且,靠這個給電商導流——只怕真的杯水車薪吧?

這是因為共享充電寶這個領域本身就存在巨大的爭議,且在業內,認為這個領域本身就是一個用來圈錢的偽概念的人那是大有人在。

總之,對共享充電寶的投資對於陳歐形象的負面拉動,甚至比之前的私有化吃相難看更嚴重。

而就在業內對共享充電寶還存在很多負面看法的時候,陳歐已經迫不及待地沖向這個領域,其速度之快、定調之高、表情之誇張,都極大的刺激了業界的八卦神經。

陳歐不假思索的說的一些關於共享充電寶的言論,如「共享充電寶是擁有一個百億級的市場,聚美優品對該項目的投資無上限,未來3個月內,將繼續注入幾十億的資金」這樣的話,在當時就已經被飽受質疑。

坦白地說,帥氣的陳歐如果當時乘著在美股融資成功的機會,繼續打造聚美優品的核心競爭力,說不定今天的結局就不是這樣了。但他認為押寶於共享充電寶和影視劇可能給公司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無獨有偶,繼共享充電寶之後,聚美優品又投資了9600萬人民幣製作電視連續劇《溫暖的弦》,並表示總預算預計達到人民幣2.4億元——說實在話,姐確實也沒看懂這個投資。

投資影視現在也是一個高風險行業——賺錢的影視劇其實少之又少!又或許,難道也是給電商導流?

無論如何,此事像沉重的石頭一樣壓在中小股東的心頭,最後也成為公開信里明確羅列的「罪狀」之一。

其實,即使投資風險大、角度刁鑽,也可以視為他有預見性或者先見之明,這樣的例子也太多太多。但為什麼陳歐的做法就被口誅筆伐?

楊姐認為,這從本質上來講,是其人過早的透支完了股東的信賴度,人設崩塌所致。過低價格的私有化,飽受質疑的街電,風險極高的影視劇投資——什麼融資失敗、無錢量產、無錢做售後、拖欠供應商推廣費等等,憑心而論,楊姐覺得這些話未必都是實話,多少有點牆倒眾人推的架勢,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陳歐在業界的人緣可見一斑。

而聚美的另一個硬傷是,該公司總股本1.45億股,2014年納斯達克上市以來,股價一直跌到今年5月份的2美金,最多時跌去了95%。8月30日的信件傳出后的今天,股價是3美金左右。一家九成市值都已經蒸發掉的公司,老闆說什麼也都是沒有用的了。

說實在的,雖然8.30股東信后,陳歐在微博上回復說,造謠街電融資失敗的,可以回頭給他看賬本——但聚美22個月不和股東進行有效交流,以及九個月沒有任何財務信息的現狀,讓這個「回頭看賬本」的承諾顯得異常匪夷所思。

越是不透明的情況下,小道消息就越多。

一個更為不妙的「苗頭」是,大股東減持。

一篇標題為《兩年3次跨界,陳歐的一次風口投資能挽救聚美嗎?》的文章稱,「根據截至8月17日的聚美前十股東持股變化,文藝復興科技公司、摩根士丹利、黑石等選擇增持,遠山資本(Summitview Capital )、景林投資選擇減持,前十股東的凈持股增數為負。從前十股東的這些持股變化,也可以看出,大股東對這家公司的業務發展存在分歧。」

楊姐不猜測沒有根據的事情,因為缺乏近期的財報數據,姐也不能對聚美優品說什麼定性的話。但從中小股東的態度來看,如果沒有一個妥善的處理之道,集體訴訟也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而屆時會不會有更多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出現。

楊姐只能說,馬克吐溫說過,事實總比小說更荒謬,因為小說是人們按邏輯編寫的,而真實則毫無邏輯可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