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為什麼要生孩子?

我們為什麼要生孩子?

當然是為了愛呀。

有愛,再大的代價都會覺得值得。孩子讓我們第二次成長,成長為更好的自己。

沒有愛,怎麼計算生孩子都是筆不划算的買賣。個人建議沒想好還是不要的好。

以下分享一下我的經歷和體驗。

榴槤的味道

2015年10月,我和大偉去了趟吉隆坡(KL)。

KL車水馬龍的熱鬧勁兒讓久居珀斯的我們新鮮興奮。在阿羅街的夜市上我們決定第一次嘗試榴槤。

榴槤這東西初看到還真不敢下口——布滿尖銳刺頭的硬殼,傳說中的神秘臭氣,小攤販臟不啦嘰的平板車,都不是引人食慾大開的因素。但畢竟到了榴槤之鄉,不冒險嘗試一下那不白來了嘛。

我們不懂細分的榴槤品種,總之在最多的一輛車上讓人家給挑了一個個頭不太大的,現場剖開就吃。

榴槤劈開后裡面分幾個小室,每個小室里一塊完整的果肉,中部粗圓兩頭尖尖,形如豬柳,色澤黃白,聞起來果然有股臭豆腐氣。第一次吃,那果肉稀爛爛滑溜溜的不好拿出來,我倆手忙腳亂簡直跟狗咬刺蝟似的狼狽。戰戰兢兢咬下第一口,感覺有些像腐乳,但整體有水果香氣。品一品,口感微甜,卻不純粹,夾雜著隱隱的澀和淡淡的苦;心裡一遲疑,正待琢磨這榴槤的滋味該如何描述呢,舌尖的味道變了,微微發咸,有貌似臭雞蛋的略刺鼻氣息環繞;再品,味道又變,在咸甜交雜間徘徊,讓人暈頭轉向;正納悶呢,口感卻又轉回一開始聞到的果香,熟甜中似有微酸。

我吃了一口,一臉迷茫,再吃一口,還是迷茫,無法搞清楚這其貌不揚一顆水果的秘密。原來榴槤的味道竟如此複雜,根本無法用一兩個形容詞進行總結。實在要進行總結的話,那只有說,榴槤味之豐富,一如生活的味道。

我是個堅定的丁克,結婚十三年沒要小孩。我害怕有了小孩之後生活方式的巨大改變。我是多麼熱愛我的自由啊——工作需要加班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加班,想去看電影多晚的午夜場都不在話下,在家裡待煩了出門旅行說走就走——這一切在孩子到來之後都將統統成為過去式。我可不願意為一個我並不了解的人犧牲我的生活質量。再說,我們倆本來好好的,突然加入一個「第三者」,誰知道這會不會讓我們都習慣了生活從此分崩離析。

何況,我還有那麼多的興趣愛好,我要讀書、寫作、看電影、旅遊,我哪有時間分給第三個人!

但大偉這幾年轉變蠻迅速的,好像就是從看《爸爸去哪》開始的。他說如果可以有一個小孩子的話,如果,那麼一切多出來的工作,除了他physically沒能力做的,都願統統承包。我不能說百分百相信這樣的承諾,但在暗中的觀察里發現他是真的喜歡這些莫名其妙的小生物啊。他去人家做客會把那些軟軟球球的小東西們抱在懷裡,把他或她扔到天上再接住。他跟他們轉圈圈,玩我看起來不知有多愚蠢的爛遊戲,竟然樂此不疲!我觀察了大半年,得出來的結論是他的確想擁有一個小孩子,這既非基於家庭壓力,也不是跟隨潮流的附庸。

一方面我不想要小孩,但另一方面我又希望大偉能夠得到他想要的,成為一個爸爸。在這個時候我被檢測出了甲亢,醫生說懷孕挺困難的,病情控制住后平均也要12-18個月。於是我們決定在治療甲亢之後開始嘗試,我想如果不成功那就是上天的意志了,算是給大偉和家人一個合理的交代。

2016年四月我們去了非洲。回來后停止了避孕。畢竟聽了醫生的話我的心理負擔變小了---年齡本來就大了,12-18個月的期限使得懷孕這件事聽起來更加遙不可及,所以我「做做樣子」就好了。

然而真正意外的是,三個月之後我竟然發現自己懷孕了!

驗孕棒出現兩道線的那個下午無疑是晴天霹靂,我感覺整個人從雲端突然掉到了大地,蒙著頭哭了足足兩個鐘頭,不知所措。不是說12到18個月嗎?不是說甲亢患者極難懷孕嗎?老天爺是在跟我開玩笑嗎?要知道我兩天前才剛買了機票聖誕假期和朋友去歐洲!

大偉也是悲喜交加,一方面是沒想到美夢成真,另一方面也很驚恐,因為從未真的相信懷孕這件事會發生,心理建設完全沒有。直到這時我們還打算12月初去印度參加朋友親戚的盛大婚禮,根本沒真正意識到懷孕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懷孕的前三個月就這樣別彆扭扭地度過了,期間工作需要還加了好幾次班。當時心理非常固執,就是覺得懷孕也不能影響我作為一個獨立的人,想要在人世間恣意行走江湖的自由。好在孕吐不嚴重,大多是在早晨刷牙時噁心一陣,除了白天會餓,下午到了五點就累,也沒什麼別的癥狀。

第一張B超的寶寶照片看起來像只青蛙,好玩多於震撼。第一次聽胎心也沒什麼感覺,只覺生命神奇,遠在我的有限理解能力之上。孕檢時醫生指著屏幕說哪是哪,我完全看不出來,也沒有感到作為母親的強烈感情。檢查室里大偉和醫生指指點點聊得興高采烈,我在旁邊活像個看熱鬧的吃瓜群眾。第八周驗血后發現我沒有接種過德國麻疹的疫苗,又有孕期糖尿症,遵醫囑,印度之行終於悻悻作罷。但歐洲我堅決要去,當時就覺得健康不健康都是宿命,如果這孩子該來那就什麼也攔不住,不該來我也沒有辦法!諮詢了醫生閱讀了孕期注意事項,確認懷孕四五個月期間出行的可行性,我就和朋友們踏上了歐行之路。

初到羅馬,我繞著西班牙階梯前的噴水池轉圈,興奮地直跳,把同行的朋友們嚇壞了。第一天不知休息,一氣走了近兩萬步,身體敲了警鐘。第二天去梵蒂岡博物館便學乖了,見座位就坐,終於享受到了孕婦的特權。這時的我還沒感受到胎動,懷孕依然只是一個概念,就像感冒一樣,是身體的某種小小不便而已。

直到我親眼看到了米開朗基羅的《創世紀》。其實在走進西斯廷小教堂之前對這幅天頂壁畫也有了解,畫冊、視頻都看了不少,卻還是低估了它真正鋪展在眼前所造成的巨大震撼。教堂里人流很多,低沉的不間斷的人聲在耳畔沉浮如湖水的泡沫,但在仰視看畫的那個瞬間整個世界都變寂靜了,好像只有自身孤獨立於天地之間,風呼嘯而過,蒼茫中上帝向亞當伸出的那個手指彷彿也正伸展在我眼前,於是不由自主流下了眼淚。我仰頭站著看,站累了又坐下看,任憑臉上淚水狂流,內心幸福無邊。

就在當天晚上,我第一次感到了胎動。

身體里彷彿有一隻魚在遊動,向水面輕輕吐出氣泡。氣泡不斷溫柔地緩慢上升,從潛意識的深水區浮到意識的表面,破裂,釋放出一種全新的,我從未體會過的驚奇。這個時候我才第一次真正意識到,什麼叫做懷孕。

後來在布拉格,2016年的最後一夜,零下十幾度的深寒,新年的煙火在頭頂綻放,我的肚皮突然一酸,諾諾第一次狠狠地踢了我一腳。我愣了好一會,原來新生命的力量這樣強大,他也知道新年到了,屬於他的生命的時刻,就要來到了。

諾諾在預產期前10天來到了人間,出生只有2.8公斤,非常瘦小的一隻。我的剖腹產一切順利,母乳餵養過程也相當順暢,四天後就出院回家。

諾諾出生前我最擔心的是他不夠漂亮,惹人嫌棄,擔心半夜餵奶麻煩,我醒不過來或不願醒來。但生命自有其解決方法,不管是因為激素還是別的什麼原因,我竟然在看到他第一眼,也就是醫生把他從我肚子里拽出來舉高,他的臍帶還連在我子宮裡的時刻,就愛上了這個瘦小而皺皺巴巴的傢伙。我會期待他醒來哺乳,捧著他的臉不停地看,為別人每一句由衷或不由衷的稱讚的話洋洋得意。我不那麼在乎我寶貴的睡眠了,我可以半夜在嬰兒床邊一直拉著他的小手,直到他終於沉沉睡去。

朋友來看我說「一個月沒出門在家裡憋瘋了吧?」 我順著她的話抱怨了好一陣喪失自由的痛苦,但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種甜蜜的負擔,這順理成章的心甘情願。朋友又問,有baby的日子和二人世界哪個好,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我終於明白了生活之不可比較不能推測的真諦,我不能用幾句話解釋無法安撫一個半夜痛哭嬰兒的絕望,無法解釋擔心自己是不合格媽媽而崩潰大哭的無助,更無法解釋諾諾一個微笑就全世界花開的美妙。我能確定的,是這是一場全新的旅途,我的人生因為諾諾變得如此新鮮,如此不可預知而激動人心。

這滋味,一如在KL品嘗榴槤。不吃到嘴裡,不能體會其複雜與美妙。

諾諾100天了,6.68公斤,從出生時的尖下巴變成了一個圓頭鼓臉的小胖南瓜。他會在半夜醒來,吃手,樂,咿咿呀呀自說自話。他會在吃完奶對我微笑,而發脾氣則嗷嗷大叫。我已經不能想象生活里沒有諾諾的情形了。我想象著跟他一起長大,學畫,做遊戲,一起逛博物館看米開朗基羅,看貝尼尼,看波提切利。

而兩年前的九月,我和大偉和朋友出遊去看西澳野花,兩個人的感覺是那麼完整,從未想到生命里會多出這麼一個小人兒。原來那就是我們的前半生啊 --- 動蕩,自由,不安而快樂著。

而在我們的後半生里,諾諾,就請牽著爸爸和媽媽的手慢慢向前走吧。我們仨一起在這個廣大的世界里尋找愛,尋找美,緊緊相擁,在每一天里都走向嶄新的自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