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本牙醫:中國人求你們別恨我了,吳佩孚的死真和我沒關係

日本牙醫:中國人求你們別恨我了,吳佩孚的死真和我沒關係

1924年,一本名為《時代》的雜誌徹底在火了,人們爭相目睹,因為上面寫著「Biggest man in China 」,搭配的人物則是吳佩孚,這是《時代》雜誌首次在封面上放了人。

吳佩孚何許人也?敬稱玉帥,字子玉,山東蓬萊人。除了軍事才能在當世武人中堪稱首屈一指外,更有講究五倫八德之著作,像《循分新書》、《正一道詮》、《明德講義》、《春秋正義證釋》等。

不得不說在登上《時代》雜誌之時,吳佩孚真是無盡春風得意,當時的他掌握著直系最多的兵力,擁兵數十萬,虎踞洛陽,其勢力更是影響著大半個。甚至連上海英文雜誌《密勒氏評論報》的主編——美國人約翰·鮑威爾都一致認為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可能統一」。

可誰也不曾料想,世事多變,1927年4月19日,武漢國民政府進行了二次北伐,吳佩孚在國民軍和北伐軍的夾擊下,就徹底失敗了。隨後,吳佩孚過了多年的逃亡生活,直到1932年,他定居北平,才開始安頓下來。

安頓北平后,吳老倒也愜意,他開始種花、養鳥、著作、研究佛學。可不幸的是,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11月,月末)。那天他吃了碗餃子。

餃子咬開的時候,骨屑卻扎進了牙齦(也有說是碎骨頭鉗進了牙齒的空洞),當時,吳佩孚倒並無多在意,可幾天過後,牙齦越發的浮腫,竟不能下咽且疼痛非常,無奈,吳佩孚請了幾個郎中。郎中開了幾副中藥,在療養一段時間后,依然不見好轉,吳佩孚心中開始越發的煩悶不堪。

這日,在日本特務芳太郎的邀請下,他終於住進了一家日本醫院。就當時吳佩孚的名聲,日本醫院方面還是派出了一名專業的牙醫,牙醫在詳細看了吳佩孚的牙齦后,不住的搖頭。因為此時,吳佩孚的牙齦已經潰爛不堪,牙齦裡面早已充滿膿液。這外敷治療,肯定是不行了。如果再拖延,吳佩孚隨時都可能逝世。那怎麼辦?

日本牙醫在向吳佩孚說明情況后,採取了一種「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方法——開刀引流,在吳佩孚的腮幫子下頭切了一刀,把膿液全部放了出來。日本牙醫自認為手術還算成功,可他低估了吳佩孚當時的身體。

那時候吳佩孚的身體已經萬分虛弱,心肺功能已大不如從前。牙醫也萬分緊張,畢竟吳佩孚是這樣的大人物,搞砸了,自己不會好過,況且這個手術最大的問題是,這種開刀手術離咽喉太近,吳佩孚隨時都有窒息的可能。

所幸,日本牙醫做完手術后,吳佩孚暫無生命危險,可就在日本牙醫離開后僅10天,吳佩孚去世了,這一天是1939年12月4日。

從突患牙病到蹊蹺辭世,吳佩孚只活了短短10天。日本牙醫,自然是最大的嫌疑人,這也是我們多數人所認為並且相信的。可日本牙醫不這麼認為,他認為即便自己不出手,換別的人,吳佩孚也會死,再說自己真要殺他,也不會那麼二,在他家裡動手。

三年後,治療炎症的特效藥——青霉素終於出世並運用到了臨床治療上,只可惜,吳佩孚沒等到這天。

民國二十九年(1940年)1月21日,國民政府在吳佩孚移靈之日,舉辦了吳佩孚將軍追悼大會,蔣介石親臨致祭並送了輓聯一副:「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壯志;大風思猛士,萬方多難惜斯人。」

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12月16日,國民政府為吳佩孚舉行了國葬,葬於北平玉泉山,由軍事委員會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主祭,民國軍政要員等近萬人參加。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