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扶桑讀史】日本武士的執念與消亡

【扶桑讀史】日本武士的執念與消亡

1872年9月,明治政府頒布了「散發脫刀令」,提倡武士不帶刀(官吏著禮服必須帶刀),以破除舊習,提倡「開化文明」。這道命令讓武士們陷入了恐慌和不滿。

自從公元九世紀以來,武士就已成為這個國家的特權階層,武士刀被視為象徵民族傳統精神的一項靈器。武士隨身攜帶兩把佩刀,走在大街上,農、工、商階層必須低頭避讓,否則自認為受侮辱的武士有權揮刀砍人。武士對於「散發脫刀令」的憂慮也由此而來:假如不能帶刀,特權如何體現?其他人怎麼尊敬我們呢?

實際上,武士們心懷不滿由來已久。在顛覆幕府統治的尊王攘夷運動中,武士們立下了汗馬功勞。本來對於分享革命果實滿懷期待。可革命成功后,絕大多數武士沒有獲得好處。恰恰相反,因內戰導致債台高築,政府急需減少財政負擔。考慮到武士薪俸一直以來為各藩增加了沉重的財政負擔,對武士薪俸進行改革就成為了節約開支的明確目標。最終,武士們等來的不是獎賞,世代相傳的薪俸反倒被削減。因此在1870年到1871年間,日本各地發生了許多武士動亂,都是由薪俸變動直接或間接導致的。

這些武士動亂事件也讓維新政府更加警惕。明治維新的目標之一就是廢除藩國,推動國家從封建制度向中央集權民族國家轉型,但武士是廢藩的主要阻力。數百年來,武士們作為藩國的家臣和戰士,只知效忠藩主,不知報效國家。所以政府一邊小心翼翼地廢除藩國,一邊悄然地解除武士們的特權。

1871年8月,天皇發布敕令,宜布終結大名的統治,廢藩置縣。為達此目的,政府給予了各地大名各種各樣的誘感,包括任命其為原領地的知事、發放優厚的退休金、取消各藩的債務,並及時以新的爵秩授予貴族頭銜。隨後,大名被命令從此長期居住下東京,各藩國軍隊遭到遣散,許多當地官員被解職。

同一年,明治政府廢除封建等級制度,宣布「四民平等」。政府廢除了曾經強制執行嚴格隔離措施的法律規定,解放了賤民群體。所有平民都被要求採用姓氏,同時廢止了見到武士要跪倒致敬等傳統要求,「散發脫刀令」也是其中的改革措施之一,因為在從前,束髮、有名有姓、帶刀是武士們的傳統特權。

廢藩置縣讓武士們失去了傳統上他們作為家臣的薪俸和作為戰士、官員和管理者的閑職,「戶口」轉入中央政府,導致中央政府的財政更加緊張。政府要減薪,特權要消除,武士便成為了社會不安定因素。

為了平息武士們的不滿,有些官員提出徵召武士入伍,建立國家統一的軍隊。武士擁有勇氣、忠誠和榮譽感等尚武品格,何況千年以來武士都充任軍役。一位高級軍官提議,留出20%的國家收入以創建一支常備軍,並建議國家的準備金要大到足以使所有年齡在20歲到45歲之間的士族人伍。

不過,這個建議遭到了明治政府大多數官員的反對。他們擔心武士脾氣暴躁、散漫放縱,更忠於他們的同族之人而不是中央政府。軍隊一旦成為武士們麋集之所,局面很難控制。政府官員們廣泛支持普遍徵兵制,理由非常堂皇:這是一種已在西方國家施行的制度,行之有效,優點多多。而的軍事制度備受質疑,因為現實已表明軍隊無力鎮壓大規模的叛亂,也無力保衛國家免遭相對較小的英國、法國及俄國武裝力量的侵擾。

1873年1月10日,政府頒布《徵兵令》,所有年滿20歲的男性都有服兵役7年(3年常備軍,4年預備役)的責任,並要求年齡在17歲到45歲之間的男性進行登記,以備可能的徵召。此舉的直接目的是締造一支真正忠於中央政府的國家軍隊,並適應於新近採用的西方式的高度管制的軍事制度。

普遍徵兵制的推行讓武士們失去了最後的機會。更令他們絕望的是,《徵兵令》之後政府發表了一個聲明,直言不諱地責備武士階級「世代過著懶散的生活」,斷言如今所創立的兵役制度將為「士兵和農民的團結」掃清道路。政府還特彆強調說,在回報國家的服役中,武士與平民之間從此以後不會再受到區別對待。

既然武士對當時的日本已幾乎沒有什麼軍事和行政上的貢獻,為何不把武士的薪俸轉換為一次性總付?彼時,武士年俸花費已成為中央政府的最大一筆支出,難以承受。結束武士享有的薪俸,既可以進一步廢除武士特權,還能為殖產興業節省資金,一舉兩得。

事實上,在政治上執行這一決策需謹慎小心,憤怒的武士們已經在佐賀叛亂,雖然叛亂很快被平息,但這一事件已使得政治家們不敢輕舉妄動,只能逐步調整。直到1876年,明治政府強制以債券(「金祿公債」)交換武士的退休金:政府發放債券代替薪俸,最小的世襲薪俸將以其年值的14倍換取政府的債券,並按7%的利率提供利息;最大的世襲薪俸是按照年值的5倍計算,並按5%的利率提供利息;其餘的武術薪俸處於這兩個數值之間。生活津貼將按照這些比率的一半換算。

對政府而言,武士薪俸的代償使政府預算費用減少了大約30%。由於通貨膨脹,事實上則減少了更多。對於較為富裕的武士和他們的封建領主來說,國庫債券的代償為他們提供了有用的資本金,可用來投資於土地或其他形式的現代企業。大名和一些上層武士加入到宮廷貴族之中,過著舒適而體面的生活方式。在他們的家臣中,有少數武士在官僚機構和武裝部隊中謀得職位並飛黃騰達,成為了日本政治精英的核心。

另一方面,絕大多數武士靠這些公債根本無法維持生計,不得不將之變賣。到1884年,已有80%金祿公債被出賣,公債集中到了商人和高利貸者手中。最貧困的武士只能回歸土地,或從事其他種類的生產工作,降為農民和工人之列。此外,他們被完全禁止在公共場合佩戴刀劍,日本武士的最後特權和精英痕迹消失了。

武士的暮鐘敲響了,可是沒有任何一個社會階層甘願主動退出歷史舞台。1877年西鄉隆盛率領武士叛亂,成為了武士們在日本歷史舞台上的最後表演。西鄉隆盛剖腹自殺是一個時代終結的隱喻,日本武士以如此慘烈的方式退出了歷史。

1900年,美國學者巴什福德·迪安(Bashfork Dean)來到日本,考察武士刀的製造工藝,並且找到了幾位依然掌握此類技藝的家族。五年後他重返該地,發現這些老人早已離開人世,子孫們已將那些具有歷史價值的武士刀賤價賣出。日本各地的古玩店裡到處可以買到這些使用古老技藝打造的犀利兵器。在街頭,不時有個別衣衫襤褸的浪人,如同舊時代的陰魂一樣四處遊盪。

……………………………………

歡迎你來微博找我們,請點這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