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對待同一件事,唐太宗是如何做到一面從諫如流,一面我行我素

對待同一件事,唐太宗是如何做到一面從諫如流,一面我行我素

唐太宗李世民曾止於一樹下,曰:「此嘉樹。」隨行的宇文士及立刻附和,讚不絕口。太宗正色說道:「魏徵嘗勸我遠佞人,我不悟佞人為誰矣,意常疑汝而未明也。今乃果然。」

這則故事相當著名,常被引用證明唐太宗「親賢人遠小人」。不過,一般人不知道,這個故事其實還有下文。

據劉肅《大唐新語·諛佞第二十一》記載,唐太宗的話一說完,宇文士及便趕忙叩頭謝罪,說:那些大臣們總是在朝堂上「 面折廷諍」,陛下您老人家常常低著頭沒話說。臣有幸伴駕左右,如果我都不說些順從的話,陛下您就算貴為天子,又能有多大樂趣呢?於是「太宗怒乃解。」

從這個故事裡,我們或許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一個人,就算他再有內心的道德追求,再有容人納諫的雅量,也難以擺脫基於私慾之上的人性弱點;而這樣的弱點又反過來會使其所標榜的道德追求變得口是心非起來。明乎此,我們就會發現,歷史上那些曾經令人迷戀的道德佳話,往往會有意味深長的「下文」,而正是這些「下文」,往往又會暴露出那些道德佳話的可疑之處。

據《貞觀政要》卷二記載:貞觀四年,唐太宗下詔修洛陽宮乾陽殿以備巡狩。給事中張玄素上書切諫,說:治理天下「惟當弘儉約,薄賦斂,慎終始,可以永固」,而陛下「承凋殘之後,役瘡痍之人,費億萬之功,襲百王之弊,以此言之,恐甚於煬帝遠矣。」唐太宗雖然很不高興,卻沒有發作,而是下令「所有作役,宜即停之」。還借題發揮地說出「眾人之唯唯,不如一士之諤諤」這句千古名言來。

(洛陽宮)

不過,《資治通鑒》卷193卻記載,說過這話的次年,剛剛修繕完九成宮,唐太宗就再次提出要修繕洛陽宮。這一次,民部尚書戴胄站了出來,說:「離亂甫爾,百姓凋敝,帑藏空虛,若營造不已,公私勞費,殆不能堪!」太宗依然虛懷納諫,不僅表揚戴胄「忠直體國,知無不言」,還給他升了官。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太宗還是忍不住命竇璡修繕洛陽宮。

《新唐書·姚思廉傳》記載,貞觀六年初,九成宮修好后,太宗急欲巡行,著作郎姚思廉進諫說:「離宮游幸是秦皇、漢武事,非堯舜禹湯所為。」

太宗解釋說:「朕嘗苦氣疾,熱即頓劇,豈為游賞者乎?」賜給姚思廉帛50匹。

另據《大唐新語·極諫第三》記載,監察御史馬周也上疏說:「上皇尚留熱處,而陛下自逐涼處,溫清之道,臣切不安。」太宗同樣予以表揚。不過,表揚歸表揚,唐太宗還是在春暖花開的三月份浩浩蕩蕩地去了遠在寶雞的九成宮,一直在那裡療養到十月秋盡。

諸如此類一面從諫如流、一面我行我素的事情,史書中還有不少零散的記載。這使得千百年來被稱頌為「 明君」的唐太宗,多少暴露出其矛盾、糾結乃至虛偽的一面。或許,某種程度上講,「虛心納諫」的唐太宗只是儒家士大夫們與唐太宗本人聯手炮製出的一塊「內聖外王」的「道德假象」,半是自欺、半是欺人而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