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衡水中學這條「鯰魚」,攪動了怎樣的教育生態?

衡水中學這條「鯰魚」,攪動了怎樣的教育生態?

如果說每個領域都有自己領域內的爭議話題與人物的話,那麼,衡水中學當是教育領域內的爭議話題和焦點人物。

一直以來,衡水中學都以聯考重點錄取率高著稱,但是一面是高錄取率,另一面卻是「超級工廠」「考試集中營」的稱謂,其軍事化管理的模式一直都飽受爭議甚至是質疑,而這次其分校進駐浙江,再一次將自己置身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為啥被置於風口浪尖,原因為兩點:

第一點,熟悉教育的人都知道,浙江是國家基礎教育改革的先行者和示範者,一直以改革起步早、成效大著稱,尤其是在推行素質教育、探索先進教育理念方面,始終走在國內前列,2017年,更是作為「新聯考」改革唯二的示範區之一,承擔了重要的改革使命。以聯考升學率見長的衡水,進駐了一個以素質教育見長的改革示範區,能否遭遇「水土不服」,浙江教育主管部門又會以怎樣的心態和胸懷來接受,自然受到各方關注。我們看到,浙江省教育主管部門負責人已明確表態,這顯然讓衡水在浙江的起步之初,遇到了一個不小的」軟釘子」。第二點,是有關衡水的招生搶跑,有搶奪生源、提前掐尖之嫌。儘管是否搶跑還有待核實,但在招生越來越規範、提前掐尖行為被嚴格禁止的當下,自然會受到各方關注甚至批評。

那麼,究竟該如何看待衡水在浙江的境遇?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場應試教育與素質教育之間的正面「遭遇戰」,是一場市場參與者與規則制定者之間,有關規則制定與執行的「博弈」。遵守規定,維護健康有序的招生秩序,人人有責,沒有人能夠搞特殊,衡水中學自然也不能例外。

但從深層次來說,我們需要認真探究的,是該好好思考一下,衡水中學究竟是怎樣的一條「鯰魚」,又攪動了怎樣的教育生態。

在教育服務越來越多元的今天,教育,尤其是非義務教育階段的教育,已經逐漸成為一種產品和服務,為公眾自由選擇。選擇怎樣的教育產品與服務,公眾可自行「用腳投票」。衡水中學在浙江,或者在任何地方,受到歡迎,抑或不受歡迎,主要由當地的市場,即學生和家長來決定。

尤其是在《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之後,民辦學校或將迎來一個跨越式發展的春天,那麼,衡水模式以民辦教育的方式進駐任何一個地區,都將成為自由的市場行為,其成敗,則取決於埋單者的好惡。

如果這樣的邏輯成立,那麼,衡水模式受到一個地區公眾的認可,就證明了,對於聯考分數的追求、對於考上北大清華的追求,依然是這個地區聯考學子以及每個有著聯考考生的家庭最現實的利益訴求。

而這也就告訴我們一個特別「殘酷」的現實,一個或者幾個地區的教育主管部門對於衡水模式的態度固然重要,但起決定作用的,依然是市場,是公眾的現實需求。因為,即便抵制住了一所衡水,或許還會有更多的「衡水」站起來。

那麼,此時此刻,需要反思的,應該是為什麼在提倡人人皆可成才、聯考不是人生唯一的當下,依然有相當多的考生們和家長們對於衡水模式的熱衷,對於上一所所謂好大學的心心念念,以及對於聯考每一分的錙銖必較。

真正需要改變的,是衡水的教學模式,還是家長與考生們的心態?是衡水的人才培養的方式,還是整個社會對於學歷、對於文憑、對於成才和人才的評價與認知?

如果說,衡水中學是一條「鯰魚」的話,這次衡水中學進駐浙江引發爭議,我們不妨可以將其看做一個好的契機,因為從這件事中,我們能反思很多。而經由深入的爭論和反思,才能為教育的改革發展,注入更成熟、更理性的推動的力量。(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半畝方塘工作室趙婀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