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34歲還在井下當礦工,28年後卻擁有105億資產,他憑什麼成為江西首富?

34歲還在井下當礦工,28年後卻擁有105億資產,他憑什麼成為江西首富?

幹了5年礦工的他,靠一股子蠻勁買下了一座礦山。此後23年,縱橫國內外,創新不斷,一舉締造105億的財富,他就是章源鎢業的創始人黃澤蘭。

1955年7月,黃澤蘭出生於江西崇義一戶農民家庭。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他6歲學會幹家務活,7歲下田插秧,8歲已成標準的放牛娃。

12年過後,黃澤蘭就從一個弱不禁風的「小豆芽」,摔打成膀大腰圓的小夥子。

不過,老黃牛卻在他上高三那年病死了,家裡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來源。那段時間,黃澤蘭整天做噩夢,「滿腦子都是牧童騎黃牛的影子」。

可生活還得繼續,於是1976年8月,黃澤蘭就跟著表叔跑運輸,成天開拖拉機運木材。

別看崇義山多樹多,生產隊卻管得相當嚴,「動根草都要層層審批」。所以,黃澤蘭根本沒有什麼木頭可運,每月掙包煙錢都困難,更別說養家糊口。

直到7年後的1984年,黃澤蘭所在的崇義縣放開了鎢礦開採。當年春節,他無意中聽隔壁鄰居透露,「挖一天的礦能拿到30塊」,黃澤蘭動心了,「可比運木材划算多了。」就這樣,黃澤蘭加入了5萬採礦大軍。

不過,等他真下了井才知道上了當,「採礦是個純體力活」,黃澤蘭幹了一個月就滿手滿腳的血泡,半年過後,手掌皸裂到連拿筷子都困難。

累歸累,5年過後,黃澤蘭也攢下了人生第一個1萬塊。1989年國慶,他興高采烈花了50塊給父母買兩套衣服,並第一次給孩子買了個布娃娃。不過,當黃澤蘭得知鄰居家的兒子因為是礦長,」一年能賺50萬」,他又鬱悶了。

「同樣是穿開襠褲長大的,喝的都是贛江的水,他能當礦長,我怎麼就不能?」

直到1989年6月,因為崇義鎢礦開採已經具備相當規模,縣政府忙不過來,於是決定對關田鎢礦等部分礦點採取承包租賃。

黃澤蘭大喜,「機會來了!」

可錢呢?黃澤蘭全部家底也就5萬塊,「根本不夠塞牙縫」,他想起了表叔。彼時,表叔已是5個運輸公司的老闆。提到借錢,表叔眉頭都沒有皺一下,「頭幾年沒讓你賺到錢,這10萬塊算表叔對你的補償。」

有了這麼一個有錢的表叔撐腰,黃澤蘭遂直奔政府大樓,當時,縣政府門口人頭攢動,「整個礦山的工人都來了。」

競標現場,氣氛相當火爆,黃澤蘭更是志在必得。別人出1萬,他出1萬5;別人出2萬,他就出3萬。當黃澤蘭最後以15萬元拿下了關田鎢礦時,很多礦工驚得下巴都掉出來了。

礦長一當,果然就不一樣。趕上那5年經濟快速騰飛,有色金屬跟著呼呼上漲,每公斤鎢礦從不到5塊一口氣漲到30。短短5年時間,黃澤蘭也發了,順利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100萬。

1996年,縣裡又對淘錫坑和新安子兩家礦山進行甩賣。與5年前不同,這次前來應標的寥寥無幾。

怎麼回事?原來淘錫坑開採量已不足20年,而且職工連續18個月沒領到工資,而新安子情況更糟,「1000米以上部分已全部采空,採挖1000米以下部分則需要冒巨大的風險。」

但是黃澤蘭不信邪,他想都沒有想就把這兩家礦山收入囊中,「開採時間再短,產出的也是鎢礦」,「資源越來越少,鎢礦價格只會越來越高。」

此後,黃澤蘭一口氣砸下150萬,先是補發了拖欠員工的50萬工資,隨後投入100多萬進行技術改造。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從1997年下半年開始,亞洲金融風暴開始發酵,並很快波及全球,黃金價格大幅跳水,三個月就從每盎司1300美元暴跌到790美元,並帶動稀土、鎢礦等有色金屬暴跌。

賺錢的生意瞬間成了賠本的買賣!

已經砸手裡了,黃澤蘭只好勒緊褲腰帶,通過控制成本勉強度日,「將兩家鎢礦合二為一,原來8個科室40人,壓縮成3個科室13人。」

那半年,黃澤蘭一看到院子里堆得像小山的鎢礦就頭皮發麻。

「上游鎢礦賣不動,那下游肯定更慘!」不過,當黃澤蘭在湖南株洲一家冶化廠參觀時,卻看到了久違的車水馬龍,「光等待拉貨的卡車就排了300多輛。」

一位老銷售一語道破天機,「別看上游的鎢礦不值錢,一旦加工成三氧化鎢、藍鎢賣給汽車廠、造船廠,價格立馬就翻番了。」

可干下游加工需要過億的資金,即便財大氣粗的表叔也沒有那個實力。

怎麼辦?1997年底,黃澤蘭找到公司開戶所在的銀行。在行長辦公室,他慷慨激昂了半個小時,「贛州的黑鎢產量佔世界的40%,不生產高附加值的鎢產品,對不起世界鎢都這稱號。」不過,人家正為年底的存款考核指標而發愁呢,哪裡聽得進去?

「差多少?」「2000萬!」只見黃澤蘭不慌不滿抽出一張支票,「這是剛催回的3000萬貨款」,「咱倆誰跟誰,多少我都貸給你!」

這邊5000萬資金剛一到位,那邊崇義一家小的冶化廠的負責人就前來公關了,「生產線隨便用,付點租金就可以了」。是啊,別看三氧化鎢價格昂貴,但是一般的小冶鍊廠只能眼饞,因為年產達不到1000噸就是干賠錢。

生產線是現成的,黃澤蘭只是增加了一條粉末生產線,一條鎢材生產線就搞定全部工藝。一個月後,三氧化鎢以及藍鎢的樣品下線,「全部合格」。一年後,3000噸三氧化鎢出廠,當年產值突破3個億。

搞定了三氧化鎢,黃澤蘭又將目光投向最新的「納米鎢粉」。

別小看了納米技術,它能產出純度大於99.995%的鎢粉和晶粒度小於100納米碳化鎢粉,廣泛應用於航天、航空、造船等30多個領域。「前景不可估量」,但是國內沒有一家工廠能夠生產出來。

不過,這難不倒黃澤蘭。1998年3月,他第一次去了美國。

在矽谷,黃澤蘭見到了美國納米集團的老肖,肖博士是個美籍華人,早年也上過山下過鄉,二人一見如故。此後,黃澤蘭一舉投下2000萬,成立了鎢業研究所,由肖博士領銜。一年後的1999年2月,「納米鎢粉」問世。

「鐵鎚、鋼釺干不出多大的效益,」2000年2月,嘗到甜頭后的黃澤蘭決定鳥槍換炮,正式成立了章源鎢製品有限公司。

隨即,他作出重大戰略調整,「章源鎢業要成為集鎢採礦、選礦、冶鍊、制粉、硬質合金和深加工、貿易為一體的民營企業。」

不過,就在黃澤蘭擼起袖子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鎢礦儲量又不夠了。想想看,小小的崇義擠滿了1000多個前來買礦的大老闆。「青山常在,可鎢礦不會長存,」如何保持鎢產業可持續發展,就成了黃澤蘭要做的頭等大事!

「可這贛州山連山,山山號稱都有鎢礦,哪座山下才有礦呢?」黃澤蘭面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富礦。

2001年9月,他去北京參加一次鎢礦國際研討會。會上,黃澤蘭的鄰座是陳毓川。陳毓川是誰?工程院院士,從事礦床地質研究30多年,是找礦、成礦方面的權威。

陳院士不願意出山,黃澤蘭就把院士手底下五、六個博士挖到研究所做指導。要說大師就是大師,手下高手如雲,半年過後,黃澤蘭一舉挖到了東峰、石圳、白溪、碧坑和長流坑等五個富礦。

此後6年間,在九曲十八彎的山路上,一輛輛賓士匆匆進山,又匆匆出山,黃澤蘭一天招呼十幾個大老闆,「光簽訂單了」。

2008年,黃澤蘭又先後在廣州、廈門設立了產品銷售點,並拿下了鎢產品出口的牌照。這一年,章源鎢業的銷售額超過8個億。

3年後的2010年3月,章源鎢業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募資5.59億,黃澤蘭更以105億的身價成為江西省首富。

到了2012年,黃澤蘭手握4項發明專利和2項實用新型專利,能夠生產出氧化鎢、碳化鎢粉、硬質合金等7大系列產品,連續4年利潤增長50%。那麼,挖礦出身的黃澤蘭怎麼會這麼牛?

首先,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

「重金屬市場風雲莫測」,有了納米鎢粉的黃澤蘭並不滿足。2000年5月,他又去了一趟法國,見到做硬質合金的著名專家——羅丹。「矽谷的納米集團都跟我合作」,黃澤蘭一「忽悠」,羅丹就帶著他的團隊來到了南昌。

專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2001年年初,超細晶粒合金誕生,並順利拿到了國家專利。此後,黃澤蘭對超細晶粒合金略加改造,立馬衍生出50多款新型號的產品,一舉奠定了章源鎢業的江湖地位。

其次,將需要的人擺在適合的位置

再好的產品也需要包裝、策劃、營銷,但黃澤蘭的產品有特殊性,「不是納米技術就是硬合金技術」,專業性很強,一般人理解都困難.。

搞不懂技術就沒法做市場。怎麼辦?最後,黃澤蘭給出的答案就是「拔苗助長」。

他從公司選出50個20歲出頭的青年人,由單位出資100萬,將他們送到中南礦業學院統一培訓3個月,「產品、技術、營銷、財務管理,層層加碼」,「既有最基礎的有色金屬知識,又有最前沿的新材料展望」。

黃澤蘭的一句名言就是,「不要求你們在教授面前是專家,但要確保你們在客戶面前是行家。」此外,他還放出風聲,「幹得好,年底獎勵50萬,並有晉陞的機會!」

3個月以後,那50名員工瘋狂撲向市場。建築公司、電子管生產廠家也好,汽車廠、鍊鋼廠也罷,只要是用得上鎢產品的企業,統統搞定!

最後,善待老員工

2012年,黃澤蘭拿出500多萬,拆掉礦工住的破舊篷房,「一律搬進磚混結構的新房」,「空凋、彩電、洗衣機一件不能少」。

此後,他又掏出30萬,與崇義一所知名國小實行共建,「解決礦工子女就學問題」。

2013年,在新安子礦山上班的羅強,妻子得了重病,花光了家裡20萬積蓄,導致兩個孩子沒錢上學。「不讀書不行,」隨即,黃澤蘭買下礦區附近的一所國小,將其改造成子弟國小,「凡是貧困家庭的子女,所有費用全免」。

團結就是力量。短短20年,公司資產由最初的470萬元扶搖直上34億。

如今,黃澤蘭手握4項發明專利和2項實用新型專利,能夠生產出氧化鎢、碳化鎢粉、硬質合金等7大系列產品,2008-2012年更是連續4年利潤增長超過50%。

「良驥識得前程路,勿須揚鞭自奮蹄,」這正是黃澤蘭28年的真實寫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