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若將《脫口秀大會》看成《吐槽大會》的「人才養成計劃」,你就釋然了

若將《脫口秀大會》看成《吐槽大會》的「人才養成計劃」,你就釋然了

文|一驚(珞思影視研究組)

每個現象級網綜,似乎都有「金雞下蛋」的野心。圍繞一檔頭部綜藝衍生一個生態矩陣的做法,聽上去就特別有挑戰性和未來感。

《奇葩說》開枝散葉,米未傳媒延續性格基因的《黑白星球》試水失利,《飯局的誘惑》和《奇葩大會》倒是可圈可點,口碑和人氣雙雙不俗;《火星情報局》摩拳擦掌,宣布《火星實驗室》、《火星學院》成為銀河酷娛即將布局的兩大重量級IP;完成了1.2億A輪融資的《吐槽大會》製作公司笑果文化,當然也不會放棄在內容市場開疆拓土的嘗試,原版人馬打造的《脫口秀大會》,不僅有「錢」的驅動,也有「人」的渴求。

為何這麼說呢?在談論兩檔節目的不同時,李誕在8月9日的發布會上表示,《吐槽大會》是「人帶內容」,而《脫口秀大會》則是「內容帶人」:《吐槽大會》的方式是每期請到自帶流量的明星來接受吐槽並自嘲,《脫口秀大會》更多則是由素人選手負責脫口秀表演——和所有的喜劇節目一樣,不能來來回回都是炒TP(Triple)李誕、池子和張紹剛吧?培育和養成更多的脫口秀人才,笑果文化才能笑得更有底氣、更為長遠。

作為力挺《吐槽大會》的忠粉,看過8月11日在騰訊視頻新鮮上線的《脫口秀大會》之後,筆者內心是有些失落的。不過,懷揣一份平常心的話,若將《脫口秀大會》看成《吐槽大會》的「人才養成計劃」,你就釋然了,能否走出更多的「脫口秀未來」,就看節目接下來如何亮大招了。

首期播放數據當屬不錯

《吐槽大會》剩下的錢做的節目?

雖是玩笑話,但《脫口秀大會》真像簡裝版

成立於2014年的笑果文化,因《吐槽大會》一炮而紅。2017年,笑果文化接連獲得黎瑞剛的華人文化,王思聰的普思資本,以及天圖投資、南山資本、游素資本等近2億元風險投資,估值已達12億。

《脫口秀大會》沿用《吐槽大會》原班人馬,被稱為「吐槽鐵三角」的李誕、池子、張紹剛三位脫口秀大咖也搬到了這檔節目中。節目自稱,《脫口秀大會》是在喜劇脫口秀領域的持續深耕,與《吐槽大會》不同的就是開發了「素人VS明星」。

據笑果董事長葉烽介紹,笑果文化選擇做以「素人」為主的喜劇脫口秀節目,是因為公司將不局限於製作喜劇綜藝節目本身,還希望藉此打造喜劇全產業鏈,這是公司當前的發展戰略。《脫口秀大會》上線前,笑果文化就在全國五十幾所高校海選,選拔培訓了一批脫口秀新人,脫穎而出者可以在笑果的線下俱樂部演出,累積經驗,其中最優秀的藝人才能上《脫口秀大會》。

具體形式上,李誕和池子分別作為隊長,帶領兩隊進行對抗。所謂的素人陣營包括了兩屆talk king王建國、「網管」韋若琛、「天天胸口碎大石」的rock、「十米達人」吳星辰、「交大吳亦凡」龐博、「最帥人肉背景板」江梓浩、「嫩過池子稍遜鹿晗」的郭展豪、「普通吉他愛好者」王勉、「已婚婦女」思文、「被淘汰的奇葩說選手」com、「山城肉圓兒」劉佳源……首期節目,倪萍和柳岩分別空降兩大陣營,給節目增加了話題和亮點,客觀上搶走了素人陣容不少的光彩。

作為一檔脫口秀高手的對戰節目,《脫口秀大會》總體分為兩大環節:第一輪為「不吐不快」主題脫口秀,首期圍繞「標籤」展開,每位嘉賓上台各抒己見;第二輪為「不快不吐鮮聲奪人」的「搶吐環節」,圍繞一個既定情境議題展開機智對決。

首期一開始,李誕提到一句:《脫口秀大會》是用做《吐槽大會》剩下的錢打造的節目——當然只是個段子,但筆者卻實實在在覺察到兩層意思:

第一,《脫口秀大會》是一個含著金湯勺出身的孩子。備受商家青睞的命運比《吐槽大會》誕生之時好上太多,京都念慈庵一如既往冠名,多達六七家的口播廣告讓開篇念詞環節恨不得都多耗了5分鐘,妥妥的不差錢還很吸金,必須承認這都是《吐槽大會》的光芒所致;

第二,《脫口秀大會》更像是《吐槽大會》的簡裝版。嘉賓不如、段子不如、笑點當然不如,正像一些網友所言,「《脫口秀大會》從舞台、到嘉賓、再到環節,都給人一種倉促感,完全不像是精心準備過的節目。試圖借《吐槽大會》的《脫口秀大會》,完全沒有做出《吐槽大會》的新鮮性與趣味性,響應星素結合,卻沒有挖掘到優秀的素人,導致整期節目的亮點寥寥無幾。唯一的作用就是,首期《脫口秀大會》,將會成為《吐槽大會》第二季的絕佳素材。」

非常不解的是,早就無線時代了,舞台上的話筒為啥還拖著一根長長的線,嘉賓走來走去就跟他們自嘲的像「犁地」一樣,動作太大的還得扯來扯去、跳來跳去,真省錢呢還是玩復古呢?不懂……

不僅尬笑還很招黑

「diss友台競品+公然地域歧視」惹來口水

整期節目,尬笑的地方太多,讓人心生反感的地方卻至少有三次,分別是風度全無的diss《有嘻哈》、挑撥地域紛爭的四川人&重慶人、以及毫無新意又low穿地心的拿柳岩身材數次說事兒。除了冷麵「黑客」那一段,新生面孔幾乎全盤垮掉。

接下來,回顧一下讓人心生不適的段落:

第一:《奇葩說》淘汰選手上《脫口秀大會》diss《有嘻哈》,求愛奇藝的心理陰影面積。

眾所周知,三檔網綜選秀正在這個夏天如火如荼,焦灼競爭,騰訊視頻的《明日之子》、愛奇藝的《有嘻哈》、芒果tv&優酷視頻的《2017快樂男聲》,三檔s級項目強強相遇本就各不相讓,怎料《脫口秀大會》添了一把火:這位遭遇《奇葩說》無情淘汰的卡姆,活生生用一整段diss了《有嘻哈》的嘻哈俠、吳亦凡、張震岳&mc dog。好笑不怎麼好笑,風度也是一點沒有。

第二,重慶娃源源兒惹事咯,地域黑四川還是四川玻璃心?

同樣招致口水的,還有拿下首期「小王」的劉佳源帶來的一段有「地域黑」之嫌的吐槽,雖然他最後也表達了類似兩地一家親的意思,但是言語中多少透露出身為直轄大都市人「被標籤」四川人的無奈,大家親自感受一下——

雖然有網友認為這只是一個脫口秀的綜藝節目而已,沒必要那麼玻璃心,但在網路上掀起的爭議中,有東北老爺們兒都表示為四川人叫屈了!

這個部分的爭議同上,筆者特別思考了一下讓人不爽的原因到底何在。比起《吐槽大會》人人都有機會發聲的「閉環吐槽」,《脫口秀大會》中的單向表達缺少了互懟之趣的相愛相殺,一旦表達失當,就有罵街和詆毀之嫌。所以,接下來的脫口秀如何「高級吐槽」,如何製作團隊拿捏尺度,真正做到「好笑要有意義」。

第三,也許柳岩不介意別人拿她的性感說事兒,但這個點真的毫無新意。

大家也許都注意到了,為響應總局的建議,扎小辮兒的池子戴上了帽子,「頭髮比人紅」的李誕也更新了發色。整期中規中矩的難見波瀾中,央視煽情金牌主持倪萍自嘲的「百歲老人」和「宅男女神」柳岩的身材調侃,成為當期的記憶點。

不過,動輒拿柳岩的性感身材找靶子、做文章,實在毫無新意,而且說得太多太露,顯得還有那麼點……ws耶……

要說驚喜,那就是「黑客」韋若琛了,以下這段在網上帶了一波熱度,大家不放圍觀一下:

客觀來說,李誕、池子的水準依然在線,在節奏控制上的進步也獲得了好評,但是「尬」和「垮」的評價幾乎一邊倒,這讓追隨《吐槽大會》的冬粉不免憂心——「對《脫口秀大會》來說,最致命評價可能是出現的這樣一個聲音:節目靠著李誕和池子撐場面,素人鮮有建樹。」

當然,節目才剛剛播出一期,調整和成長的空間都還充分,《脫口秀大會》作為一次拉練隊伍、打磨人才的試水,第一期也不過是新鶯初啼,待這一季落幕之時再做評價,一切會更為客觀和清晰,不妨繼續觀察。

編輯|廠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