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約飯劉士余 韓志國是「直言」or「碰瓷」?

約飯劉士余 韓志國是「直言」or「碰瓷」?

因批判證監會被「請吃飯」,更因這頓飯一舉成名。A股話題讓韓志國得以「橫空出世」。現在,韓志國本人成為一個話題。

從5月下旬的某一天開始,經濟學家韓志國進入他在社交網路的「亢奮期」,他以每天十條左右的頻率發布微博,其中包括了質疑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以權謀私」、「為家鄉新股開綠燈」。隨後,他與劉士余共進午餐,讓他「一飯成名」。

喜歡他的人認為他是良心專家、「A股脊樑」,討厭他的人說他是「故意吸引眼球」、嘩眾取寵的「碰瓷者」,更有人質疑韓志國批判證監會的動機不良。

日均10條微博評股市

從5月下旬的某一天開始,經濟學家韓志國進入他在社交網路的「亢奮期」,他以每天十條左右的頻率發布微博,內容大多是自己對股市問題的看法,間或隔空駁斥一些針對他的「異見」。

今年63歲的韓志國精力充沛,至少微博活躍時間可以說明這一點:6月13日凌晨2點34分他還醒著,早上8點就又拿起了手機。 6月13日,當天還沒過完,韓志國已發布了13條微博。

5月,韓志國突然因「直言敢諫」在網路爆紅。起因是他發布的一篇題為《新股審批不能夾帶私貨》的長微博。微博里寫到,新一任證監會主席上任以來,以每周10隻的速度狂發新股,而證監會主席的家鄉江蘇省IPO數量排名第一。韓志國由此質疑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以權謀私」、「為家鄉新股發行開綠燈」,「這其中是否有骯髒的權錢交易」。

韓志國在文中呼籲有關部門介入,叫停新股發行、進行全面系統調查,並把調查與審查結果公之於眾,「還市場以真正的公開、公正、公平」。這條長微博很快被擴散出去,收到了上萬條點贊和轉發。

在此之前,儘管長期筆耕不輟,但韓志國的言論並不為外界熟知。以至於當人們被「韓志國炮轟劉士余」這種標題刷屏時,關心的第一個問題是「韓志國是誰?」

還沒等搞清楚「韓志國是誰」,韓志國又接連「炮轟」了多個目標:5月23日,韓志國微博指控私募大佬但斌操縱茅台股價;6月5日,抨擊財經人士葉檀「招搖撞騙」、攻擊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心胸狹隘、言行猥瑣」。

激烈的語言風格和其站在投資者一方的微博立場,為韓志國贏得大批「觀眾」。許多此前並不了解他的人迅速成為他的忠粉,以微博、股吧為陣地,與他的反對者展開罵戰。

和證監會主席劉士餘一「飯」成名

指控證監會的長文為韓志國帶來了堪比網紅的「流量」,也讓他區別於其他「民間經濟學家」,得以進入官方視野。

在公開炮轟劉士余的兩日後,韓志國收到了劉士余「一起吃飯」的邀約。當時網路流傳的來自「韓志國朋友圈」的信息顯示,他自稱將在一位部級幹部陪同下與劉士余共進午餐、並「系統闡述我對股市和監管的意見」。

從韓志國5月26日對媒體和網友所透露的情況來看,這頓午餐既非鴻門宴,也不像什麼高規格的公務接待。用餐場所是證監會食堂,四小碟子菜總共不過50塊錢,疙瘩湯還只有半碗。

儘管簡陋,這頓飯具有某種「史無前例」的意義:在韓志國之前,並沒有哪一位民間經濟學家因為抨擊和指控證監會而得以享用免費午餐。因為這頓午飯,韓志國迎來了他在「知名度」上最為巔峰的時期。午飯後,外界紛紛關注「吃飯的時候都聊了些啥」。面對公眾的好奇,韓志國拒絕向人透露細節,只強調「最終我們達成了高度共識。」

這頓午飯被韓志國的支持者認為起到了重要意義。午飯後的隔日,即5月26日,證監會下發了7家IPO批文,籌資總額不超過23億元;6月2日,IPO批文再次縮減至4家,融資額相應減少至15億;6月9日,IPO批文數變為8家,雖有所回升,但25億的融資額較此前常態化發行時50億左右的水平縮水一半。「證監會從善如流!IPO放緩了!」

不僅如此,證監會還在5月底端午節假期發布了減持新規,進一步約束上市公司大股東套現行為。韓志國本人也轉發了這些新聞。「看來那頓午飯沒有白吃」,有人評論稱。許多人跑到韓志國的微博下面表示感激,讚美他的「功德」,祝韓老師好人一生平安。

來自圈內人的聲音不以為然,他們認為,監管層關注大股東減持亂象由來已久,相關準備工作半年前就已經著手,並非韓志國「一飯之功」。

現在,韓志國的微博擁有427萬冬粉,每條微博能夠獲得數百乃至上千條評論,成為當紅「經濟學家」中網路影響力最大的人物之一,人氣高於被他「怒懟」的葉檀、但斌、高善文等人。

發言常以感嘆號結尾

韓志國還是那個韓志國。他的風格十幾年來如一日,只是這一次「鬧大了」。

用詞極端、語氣激烈、結論徹底,常以感嘆號結尾。這些都是韓志國的語言特點;而早在十年前,「助漲助跌」則一度被外界嘲諷為他的「技術特點」。很多年前,有媒體對韓志國的股市觀點進行過一番總結:「股市漲的時候說要大漲,大漲的時候說要暴漲;股市跌的時候說要大跌,大跌的時候說要暴跌。」

2007年8月,時逢A股泡沫高位,韓志國當時撰文稱「5000點的股市比1000點更健康」,堅定唱多;而到了2008年3月,A股連續熊市已成現實,韓志國的觀點也悄然發生改變,接連撰寫《五重壓力將壓垮股市》《三大因素導致市場崩盤》,同年9月又發布了《不救市就會滑向萬丈深淵》等文章,2008年10月,熊市跌至1664點,韓志國預言股市將「跌破千點」。此後市場並未如其預測的那樣繼續下行,而是一路上行至突破3000點。

幾年前,有人在雪球上把韓志國定義為「激動型經濟學家」。認為他的觀點有指導性——「可以做反向指標」。

儘管韓志國因股市成名,但他本人並不能算是一個專職的股市觀察者,在他研究和關心的領域中,從經濟政治體制到城鎮化、從三農問題到房地產均有涉及。

不光如此,韓志國還熱愛文學,喜歡寫詩。他的微博個人簽名是「像作詩那樣做人,像做人那樣作詩」。韓志國2008年在博客中自稱,20年前,自己協助大哥韓志君、二哥韓志晨共同創作了「農村三部曲」:《籬笆、女人和狗》、《轆轤、女人和井》、《古船、女人和網》,「在國內外產生了重大、持續和深遠的影響。」

曾開兩家企業,現已「吊銷」

6月6日,財經評論員鈕文新撰文稱,自己與韓志國1992年就認識,印象其「語不驚人死不休」,之所以韓志國「許多年不大說話了」,是因為「開始做生意了」。

韓志國對此進行了猛烈駁斥,稱自己現在的唯一身份,是新浪微博認證的「經濟學家」。不在任何公司任職,更不可能給任何公司提供諮詢。

從公開可查的資料中,確實找不到韓志國目前仍在「經商」的確鑿證據。在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顯示的工商註冊信息中,韓志國名下相關的企業僅有成立於2000年的「邦和財富研究所」和「邦和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如今兩家公司的狀態均為「吊銷」。工商信息中並未顯示吊銷的具體日期,從歷史新聞報道中看,2012年前,韓志國被媒體稱為「邦和財富研究所所長」,此後未再以這一頭銜接受採訪。

毀譽參半:「A股脊樑」還是「碰瓷」者?

A股話題讓韓志國得以「橫空出世」。現在,韓志國本人成為一個話題。

6月12日,同花順財經發布的一則投票顯示,比例高達73.39%、約4萬參加投票的網民認為韓志國是「真心為股民說話的良心專家」,9.67%的人認為「只有炮轟,沒有實際解決辦法」,16.94%的人認為「無論如何,敢言敢罵就是好的」。

圍繞韓志國,不少財經人士、經濟學家和評論員們則站成兩隊。支持他的人認為,韓志國直言敢諫擁有學者擔當,堪稱「A股脊樑」;反對他的人認為他民粹主義、碰瓷證監會、嘩眾取寵。

公開資料顯示,韓志國,1954年出生,1982年畢業於吉林大學經濟學系。「經濟學家、教授、北京邦和財富研究所所長」,「現任多家投資公司與控股公司的董事長」;細扒韓志國的從業經歷,發現其似乎曾有過「官方智囊」的背景:一度在國家計劃委員會政策研究室工作。此外,還曾任人民大學《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雜誌社和《社會科學》雜誌社領導。

新京報記者從知網上找到了疑似以「韓志國」作為第一作者、發表於學術期刊或的經濟領域論文,其中最早的發表在上世紀80年代初。多篇作者與韓志國當時的工作單位信息吻合。比如,1987年,時任《社會科學雜誌社》經濟室副主任的韓志國,發表了題為《論企業組織制度與財產所有權關係的變革》的論文。

一年前,韓志國的微博評論數量還僅僅只有幾條到數十條。如今社交網路將他送上了某種前所未有的人生高度。

6月12日,有人在韓志國微博下評論稱,「佩服老韓的勇氣」,「有互聯網以來,(像韓志國)這麼公開嚴厲的批評和指控,律師界沒有、新聞界沒有、任何領域都沒有!」

這條評論得到了韓志國本人的轉發,他說:「股市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為了億萬股民的身家性命,進行以卵擊石的生死之戰!」

新京報記者 張泉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