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屁股長在臉上的少女,沒有眼睛的妓女,臉部畸形的女人......這部重口味電影,除了獵奇還有什麼?

屁股長在臉上的少女,沒有眼睛的妓女,臉部畸形的女人......這部重口味電影,除了獵奇還有什麼?

西班牙電影《肌膚》講述的是一群畸形人的故事,用粉色、紫色作為電影的主色調,更像是糖果色童話之下的重口味,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或多或少會引起不適,很多人一開始是帶著獵奇的眼光看它,但是看完了,在配樂《Alguin Canto》中,卻意外地感到被治癒。

不管是屁股長在臉上的少女,沒有眼睛的妓女,還是臉部畸形的婦人.....生而為人,肌膚之下,我們其實都一樣。

Alguien Canto (The Music Played)Matt Monro - Matt Monro - The Singer's Singer

Laura是一個自出生起,就沒有眼睛的女孩。因為沒有眼睛,所以一個人走路也很困難。

她之所以還能活下來,僅僅是因為她還有「價值」。11歲,她的工作是陪有戀童癖的客人睡覺。

這個男人一邊心懷罪惡感一邊玷污了少女的身體,在慾望得到滿足后,送給女孩兒一對粉紅色的鑽石,這個鑽石,從此以後成為女孩的眼睛。

轉眼間10年過去了,女孩早已習慣妓女的身份,只是她有一個執念:粉紅色鑽石。在工作時,她總會戴上這兩個鑽石,好像戴上它們就跟有了眼睛一樣。即便睡覺的時候,也要把鑽石取下來,放好。

這一對粉紅色鑽石成為她安全感的來源,是黑暗混沌的日子裡唯一的慰藉。她可以看不見世界,也可以每天忍受不知面目的陌生人的撫摸,蒼白貧瘠的人生里,苟且著活下去。

屁股長在嘴巴上的女人

Samantha對著手機自拍,想要把圖片上傳到社交網站,卻因為圖片不合規而被刪除。

她的食物,只能是流食,就連過生日,也只能喝湯。她需要隨時隨地帶著一根導管,每次進食的時候,把湯倒入導管中,在把導管的另一端插在屁股上。

她無法品嘗食物的味道,任何食物之於她而言,只是維持生命的液體。

她有一個筆記本,專門收集雜誌上好看的嘴巴,把這些嘴巴貼在她的照片上,彷彿這樣,就能擁有嘴唇一樣。

天知道,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為擁有一個正常人的嘴巴。可以品嘗世間美味,可以和喜歡的人接吻,可以不用再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

Vanesa是一個侏儒,她的工作是穿上玩偶服裝扮演小孩子們喜歡的卡通形象。

然而,她想要一個孩子,一個健康的孩子。但是,事實並非如她所願,在孕檢中她得知,孩子和她一樣患有軟骨症。

流產的風險很高,為此,她想辭職。但是她的老闆並不關心她的身體,她的想法,只關心,她能給他帶來多少收益。

一個侏儒,能夠找到養活自己的工作就該感謝了,竟然還想要孩子?一個和她一樣患有軟骨症的孩子,她今後靠什麼養活她?

做母親的願望太強烈了,強烈到,即便孩子生下來不健康,即便會丟掉自己賴以生存的工作,也依然想要一個孩子。

Cristian患有身體完整認知功能障礙,他一直覺得,他的腿是一個異物,不屬於他的身體,他想要,把他割掉。

於是一次次拿著小刀劃過腿上,彷彿這個不是他的腿,彷彿他無法感知到痛。

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他和他的母親,而他的母親,因為自己深愛的男人的離開,而把所有的過錯、怨念歸結在他身上。

他渴望坐著輪椅,渴望失去雙腿,想成為沒有腿的美人魚。

Ana只有正常的半張臉,另外半張,像是泄了氣的球一樣耷拉著。

她很少出門,上午不出門,當然下午也不出門。她根本沒有踏出門的勇氣。

她有一個男朋友,但是她並不覺得男朋友愛的是她這個人,他朋友只是有異樣的癖好,喜歡長相特別的人。

她一直過著一種拒絕的生活,拒接承認自己的不一樣,幾十年一直生活在小公寓里,在自我構築的安全堡壘中,隔絕外界的惡意,同時,也抽掉了踏出門的勇氣。

我們會因為單眼皮而自卑,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的眼皮變雙,會因為比例不夠協調的身材而苦惱,想方設法用服裝去遮掩、修飾。

一個人人缺什麼,就會致力於去追求什麼。

而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成為一個普通人。

眼睛小一點也沒關係,只要能看見光;

嘴巴大一點沒關係,只要能和喜歡的人接吻;

身高不高也無所謂,如果生下的孩子能健康......

別人很難把他們當正常人來看待。他們走在街上,不得不忍受異樣的眼光,甚至,一些人惡意的玩笑和嘲諷。

世界是惡意的。他們從小就能感受到,他們無法決定自己的長相,卻要一輩子背負長相所帶來的缺憾、羞恥感、嘲笑。

這種缺憾,像個怪物,一口一口吃掉他們本應和普通人一樣擁有的人生的各種可能性。

他們從一出生,就註定要走一條極為狹窄陡峭的路。

無法選擇自己的人生,只能被動等待著命運的降臨。而這個過程更像是一場敗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賭博,結果和他們努不努力無關。

這種無力感才是最可怕的,貧窮、愚笨儘管讓人討厭,但是這些卻可以通過努力來改變的,而先天的畸形不管怎麼努力也無法修復。

然而,即便身體異樣又如何?即便沒有眼睛、屁股長在嘴巴上、侏儒......又如何?生而為人,同樣需要愛與被愛,肌膚之下,我們嚮往的一樣,那就是愛。

沒有眼睛的妓女也遇到了一個愛她的女人,她終於可以從那個小房間里走出來,不用再擔心沒有收入、被人欺負。

屁股長在嘴巴上的女孩,在昏倒時被陌生男人送回家后,開啟了人生第一次戀愛,終於嘗到了初吻的感覺。

而侏儒女在醫院,努力把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上。

患有身體完整認知功能障礙的男孩,躺在地上被路過的車輛壓過的一刻,帶著微笑離開人世。

半臉畸形的女人,下定決心要獨自一個人生活,不再依賴母親、男朋友。早上出門跑步,學會面對這個世界。

肌膚之下,追根究底,人與人之間沒有多大差別。我們追求皮相的完美,源於對身體缺陷的自卑。而執著於這些無法改變的東西只會令人更加痛苦。

說到底,我們真正在乎的,不過是能愛人,也同樣能被別人愛。

-End-

你是一個在乎外表的人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