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橫掃8項金像獎提名,曾志偉、余文樂「零片酬」出演,這部備受期待的電影將在內地全粵語公映!

橫掃8項金像獎提名,曾志偉、余文樂「零片酬」出演,這部備受期待的電影將在內地全粵語公映!

hkmovie)。

4月9日,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即將在香港舉行。

除了最佳電影的角逐,在影帝方面,有一位先前是零獲獎的香港演員備受追捧。

他就是近年來,開潮店、整紋身、上內地綜藝節目,又接演各類類型片,不斷挑戰自我,被譽為當代香港電影中堅力量的

——余文樂。

讓余文樂首次入圍金像影帝之爭的,正是講述香港本土社會問題的電影

——《一念無明》。

這部片子從一出身便獲得了大量的關注,其中一個原因,便是主演余文樂和曾志偉分文未取來參演。

都知道曾志偉是港產片界的大佬,余文樂也算是現在港影圈的中堅力量,能夠吸引到如此大咖級的加入,對此主演余文樂坦言:「是劇本打動了我!」

選擇劇本,而不是片酬,成為了《一念無明》忠於電影藝術的創作初衷。

《一念無明》一反傳統港產英雄片、動作片,該片貼近市民生活,講述了余文樂飾演的患有躁鬱症的阿東照顧生命母親時發生意外,導致母親身亡,當曾志偉飾演的父親和阿東在板間房逐漸走出去的陰霾,卻發現更大的壓迫來自鄰居和社會。

《一念無明》的故事與當下的主流市場背道而馳,同時又有足夠令到余文樂發揮演技的空間,讓大眾了解到不同面的阿樂。

《一念無明》只拍了 16 天,時間有限,劇本也不是輕鬆能處理的題材,在拍攝期間,余文樂的壓力不小。

印象中他所出演的男主角皆是型男,從《頭文字D》到《志明與春嬌》再到《救火英雄》,他都是在做自己,而這次出演躁鬱症患者卻不同了,余文樂得徹底甩開自己的偶像包袱。

拍攝期間,余文樂穿的是舊衣服,不能化妝,得做一個普普通通的香港底層市民。在某次採訪中,余文樂也透露,回憶拍攝期間,簡直就是噩夢。

曾志偉表示拍《一念無明》時很辛苦,更爆粗表示有時不知新晉導演黃進想要什麼效果,自己無收酬勞之餘,連飯盒都要自己帶。

問到可會希望拿影帝,他說:「希望啦!我邀請余文樂幫忙時都是用影帝獎來吸引他,他看完劇本都覺得好吸引,推掉賺錢戲拍無錢戲,他都拍得好辛苦,演一個抑鬱症患者。」

導演黃進說:「一念」是指我們的意識或念頭,「無明」指的是我們不夠智慧去看到最真實和最重要的事情,或不夠智慧作出最正確的決定。

談到該片預算有限,但能夠吸引兩位影星無償加盟主演,黃進感激之餘,對飾演父子的曾志偉和余文樂的演技和專業更表示欽佩!

「曾志偉雖然是前輩,沒有用他的經驗來壓住你,而是很耐心的想知道我想怎麼做。因我們趕時間,16天就拍完2個多小時的戲,片中可以看到余文樂有很多重戲,其實拍攝的時候更加重,九成的戲都是這樣,他拍完一場還有一場,完全不同的情緒。」也是因為曾志偉的關係,余文樂和金燕玲才會立馬答應加入進來。

80后的黃進表示,下一步計劃繼續創作反映港人現實生活和社會狀態的故事片。」

除金像獎外,《一念無明》還是一部獲創意香港「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資助的大專組電影。在去年9月舉行的多倫多電影節上,《一念無明》也是唯一一部入選「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發現」(TIFF Discovery)單元的港片。

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評委會曾這樣評價此片:

黃進首次執導舍易行難,走低成本的寫實路向,將香港化為呈現都市病態眾生相的舞台。鏡頭簡潔有力,聲音細膩運用,視角冷靜,帶出豐富敍事層次,狹窄空間與廣闊天空對照,遊走狂躁與鬱結之間,追蹤角色的不歸命運。陳楚珩以精神病康復者的掙扎歷程為主線,尊重資料搜集,融合年輕人的時代視野,穩重中求新意,初出茅蘆即見鋒芒。劇本通過恰當的回閃,內在情緒與外在處境互相牽動,替主角阿東尋找寧靜風景。《一念無明》寫一個年輕人中產夢墮落,心神支離破碎,康復過程危機重重,再而推及香港的精神面貌。劏房困局,教會寄託,最後回到基本的父子相依,互相適應,在無望的環境下,尋找一線曙光,是近年難得面向社會問題的勇敢創作。

有趣的是,導演黃進也藉此片向編劇陳楚珩示愛:「她是我的靈魂」,原來編劇正是黃進導演的女友。

《一念無明》的創作靈感來源於一則社會新聞:一位中年男子長期照顧患病的父親,但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煎熬的時間,因為一場意外父親死去,這個兒子幾倍判了謀殺罪。

這是現實社會中令人凄楚的故事,黃進強調,大多人只是看到了,甚至消費了這個新聞而已,沒有人去探究這個故事的背後隱藏著多麼深的社會痛責,所以黃進與編劇女友陳楚珩想要一同將這個真相撕開。

導演黃進和編劇陳楚珩

16個工作日拍成一部電影,已經非同小可,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念無明》竟能網羅曾志偉、余文樂兩位大咖,再搭配金燕玲,新晉導演黃進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黃進笑說:「若要講片酬,根本不用坐下來談,隨便一個給了錢都不用拍這個電影了!」劇本和角色當然是「吸星」的重點。

有部分社會底層的香港人一輩子都住在極其狹窄的雞籠里,壓抑至極,生活被無情撕裂,《一念無明》便是展現在這座高壓城市裡的平凡家庭的傷痛。

《一念無明》的電影語言,處處展現冷靜,但故事卻包含著社會控訴,明確有力,讓人傷心和窒息的地方,在於創作者眼中的真相瘡痍。

讓大家知道在香港生活到底有多「困難」,是《一念無明》自我發問的思考點。

與近年來香港本土產出的眾多商業片大相徑庭的是,《一念無明》堅持在本土的生活中提取創作靈感,從香港出發,再思考解答,擯棄了以往一提到香港電影就產生的粗糲、商業氣味,這部新晉導演的作品思維不簡單,但又極為的純粹,講的就是發生在香港的故事。

黃進一直都想拍一部關於香港「棺材房」(劏房)的紀錄片,「棺材房」在高度發達的金融都市香港已成為不可避免的社會暗處,黃進將這個貧窮、灰暗的角落通過鏡頭展露給世界,再向這個社會發難。

以香港底層市民生活現狀為藍本,不僅令人聯想到1992年的電影《籠民》。

《籠民》

《籠民》作為一部關注社會問題的現實主義影片,深入香港社會底層,以最真切的模樣還原籠民的生活本質,更與編劇吳滄州、黃仁逵多次探訪籠屋,演員陣容更是破天荒的以「全男班」露面,並且由BEYOND樂隊主唱黃家駒飾演男主角。

此次的《一念無明》,與《籠民》一樣,瞄準了香港現實問題,不同的是《一念無明》中加入了親情的元素。

片中的飾演母親的女演員金艷玲也憑藉此片入圍了本屆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

戲骨金艷玲已是金像、金馬的常客。一共獲得3次金像獎,以及2次金馬獎的殊榮。

去年在《踏血尋梅》中飾演性情直率暴躁的媽媽,在新片《一念無明》飾演完全無法理喻的「發狂母親」,歇斯底里的爆發力絕對更勝《踏血》,其中一場和兒子余文樂的爭執戲,在片場從不去導演身邊看螢幕的她,甚至破例確認鏡頭是否有抓到二人的崩潰情緒。

金燕玲只在《一念無明》的劇組拍了1天戲,就憑藉此片得到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

此次《一念無明》定檔內地還有一個驚喜,那便是他將破天荒得選擇以全國粵語的形式放映,這在港片轉移大陸市場的歷史上頗為少見。

選擇「全粵語」場次是極度風險的,對於普羅大眾而言,面對語言環境的轉變,有些時候會妨礙影片的閱讀,但是「粵語場」卻完美得滿足了對於港片迷,尤其是對我們這樣的港片愛好者而言的觀影心理。

國內觀眾很少有計劃觀看原汁原味的優質港產片,而且,片中演員的表演是一大亮點,尤其余文樂有非常大的突破,如果配國語,在觀影效果上會打折扣。

當我們在呼喚還原藝術本身的時候,幸好還有這樣一群人在堅持本我的態度。全粵語原聲,「零片酬」出演,新晉導演,聚焦社會問題……

這些元素,足以讓我們對這部金像黑馬充滿期待!

——「要有勇氣面對黑暗,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積極。」

《一念無明》定檔4月7日

有一種電影叫香港

投 稿

ilovehkmovie@163.com

新 浪 微 博 關 註:hkmovie

B站:三嬸看電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