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鈞評|用最崇高的敬意,迎接志願軍烈士回家!

鈞評|用最崇高的敬意,迎接志願軍烈士回家!

在北緯38度朝韓分界線附近的韓國坡州,有一處韓國境內唯一安放志願軍烈士遺骸的墓地。以前,這塊墓地只能稱作墳塚,無人看管,荒草叢生,少有人到此地祭奠這些埋葬在異國他鄉的烈士亡魂。近些年,這個墓地有了很大的改觀,進入陵園的道路被鋪成了柏油路,原來木製的墓碑也紛紛換成了大理石基座,墓碑上還用中文標註了「軍」的字樣。

這裡埋葬的,正是年輕而英勇無畏的志願軍烈士。

當年,這些先烈懷揣著對祖國和人民的無比赤誠,踏上了這片遙遠而陌生的土地。面對著武器裝備精良、後勤保障得力的強大對手,他們承受著各種極限的考驗,用身軀掩護著戰友、用雙腳追趕著坦克,用超越鐵與火的精神意志,塑造著人昂首屹立、讓世界為之震撼的戰場傳奇。

他們創造了世界戰爭史的神話,即便多年以後對手用電腦沙盤模擬千百次,也找不到失敗的原因;他們是中華的好兒女,為國家而戰為和平捐軀,即便把生命融進三千里江山,也終歸要魂歸故里、落葉歸根。

或許在倒下的那一刻,他們也會想起遠方的妻兒老母和身後近在咫尺、捨身守護著的家國。幾十年來,他們就靜靜地躺在那裡,陪伴他們的,除了家鄉人民對他們的思念,剩下的就是天空中那輪寂靜的明月。

終於,在異國他鄉沉睡60多年後,又一批志願軍烈士回到了自己的國家。

忠魂歸來!每次志願軍烈士的回歸,都會觸動億萬國人的心......

英烈忠魂歸故里,雄風浩氣萬古存。整個國家懷著最崇高的敬意為烈士接風洗塵,這種敬意既是對先烈們的尊重與懷念,也是對國人精神和心靈的洗滌。

每次志願軍烈士回家,總有一些兩鬢蒼白、眼含淚花的老人,靜靜地等待英烈的歸來。

這些老人,有的是烈士的家人,有的是當年和烈士一起生死戰鬥過的戰友。許多烈士在入朝作戰時還是小夥子,沒有成家。戰友,是一個分量極重的稱呼。戰友,成為這些烈士在世上至親的親人。

戰友間的情誼是無比深厚、常人難以想象的。他們同吃一鍋飯、同睡一間屋,當危險發生時,他們甚至不會有絲毫猶豫,可以用自己的胸膛為戰友擋子彈。

軍人是善良的,他們的愛在骨子裡。對世界大愛無疆,對戰友關心備至。

60多年了,許多參加抗美援朝凱旋的老兵已離開人世,健在的老兵也日暮垂年。找到當年犧牲的戰友,看一眼生死戰鬥過的弟兄,成為很多老兵的臨終遺願。一看到志願軍烈士名單中有犧牲戰友的名字,很多老兵便淚流滿面。眼淚里,儘是當年戰鬥歲月的記憶。

能讓老人淚流滿面甚至嚎啕大哭的回憶,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

今年是中韓第四次交接志願軍烈士遺骸,有一種現象引起了我的注意。

跟之前三次交接一樣,在挖掘出來的志願軍烈士遺物中,除了衣物、水壺(水杯)等生活必需品之外,最多的竟是鋼筆和紀念章。

這是一支怎樣的隊伍?這是一群什麼樣的軍人?鋼筆——崇尚學習、熱愛生活、珍愛和平;紀念章——崇尚榮譽、捍衛尊嚴、守護祖國。每一件遺物的背後,都是一個年輕、鮮活的生命;每一個鋼筆和紀念章,都有一段不為人知、屬於英雄自己的故事。

在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在異常殘酷的戰場環境中,正是這些被稱為「軍」的人,打跑了十幾國聯軍。而這樣一支天冷沒有厚衣服穿、飯都吃不上、沒有飛機掩護、行軍要靠走路的隊伍,隨身攜帶的竟多是鋼筆、紀念章。

這樣的軍隊,即便過去多少年,也能給當年的對手帶來震撼。試想,當挖掘整理志願軍遺骸的韓國軍人看到這些遺物,他們會作何感想?一個鮮活的軍隊形象和軍人形象便躍然出現在他們眼前。從長遠看,精神比利劍更能夠征服人。

韓國歸還志願軍烈士遺骸,是「人道主義」的體現,也是對那支和平之師、勝利之師、仁義之師的軍隊的尊重。這樣的軍隊,怎能不贏得世人的尊重?

人固有一死,或是泰山、或是鴻毛。志願軍先烈為祖國和人民而戰,為贏得和平而犧牲,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千秋功臣、是重於泰山的國之脊樑。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那些有名的、無名的志願軍先烈,即便埋葬他鄉,縱然有著青山綠水,也不能平復那些摯愛親人和生死與共戰友們的惦念和牽挂。他們的功勛將永載史冊,祖國和人民會永遠銘記他們!

當年,他們為我們撐起了一片天。今天,就讓我們守護好他們的精神、他們的靈魂......

|本文系鈞正平工作室原創;作者:單大毛;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來源。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