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職業舉報人」的敲詐生意

「職業舉報人」的敲詐生意

鄭州市金水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屬的基層所,被指深陷聯合敲詐醜聞

一個多月來,曾在鄭州街頭賣雞蛋灌餅的張慶海滿臉愁容,他想不明白,偌大的城市為何難容自己。他原本經營著一個幾平方米的小店勉強度日,不久前卻遭「市民」舉報,說其沒有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

此消息是鄭州市金水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簡稱金水區食藥局)工作人員傳達給他的。張慶海得知,這種無證經營行為不僅要被罰款5萬元,還要起訴至法院。沒經過這陣勢的張慶海頓時慌了。

後來,金水區食藥局人員稱,如果想不被罰款就馬上擺平舉報人,並給了他舉報人王某超的手機號以及微信號。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張慶海加上了王某超名為「機器貓」的微信。王某超說只需付1000元,就撤銷舉報,張慶海說只能拿出500元,對方沒同意,並撂下狠話,讓他等著巨額罰款和關停。

害怕損失太大,張慶海迅速轉掉店鋪,成為待業人員。最近他突然得知,「機器貓」因涉嫌敲詐勒索被警方抓獲了,和他同樣被「舉報」的商家還有數百個,而且很多人向「機器貓」付了錢,少則一兩千,多則5000元。

讓張慶海震驚的是,「機器貓」涉嫌敲詐勒索的行為,竟是與金水區食藥局工作人員內外勾結,警方人士向民主與法制社記者證實了該說法,目前相關人員已被控制。

在鄭州市金水區經營網吧的李波是被「機器貓」敲詐成功的人之一,同時,他也是這起醜聞的報案人。李波從事網吧生意多年,自稱從未與食藥局打過交道,在他看來,網吧並不生產食品。

但在今年6月份下旬,金水區食藥局下屬基層所的3名工作人員找上門,當時李波沒在網吧,網管接待了他們。

其中一名叫曹某濤的工作人員說,有人舉報該網吧沒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網管一頭霧水,他不知道提供網路的服務行業,怎麼與食品掛鉤。

作人員則稱前台擺放的礦泉水、速食麵、小零食等均屬於食品,網管無言以對。

曹某濤讓網管告知李波與其聯繫。李波知道此事後並沒在意,也未給曹某濤打電話。第二天,曹某濤又帶人去過網吧后,李波才聯繫上了曹某濤,並互加了微信。

曹某濤對李波說,網吧被一個叫王某超的人實名舉報了。同時,他通過微信給李波傳送了舉報信複印件的照片。

記者看到,舉報信大致內容是李波的網吧沒懸挂《食品經營許可證》,王某超要求金水區食藥局「核查該店經營許可有效期和經營範圍,許可證有效期限書面告知我」。

同時,王某超在舉報信中提出,如果李波的網吧存在違法行為,「立即制止違法行為,收集違法經營期間營業額的有效證據……沒收清單和貨值金額書面告知我,並根據法律獎勵」。

王某超在舉報信後面留了一個156開頭的手機號,號碼後面特別標註了「加密」二字,在留有的微信號前面還標註著「僅限協商」。

前述賣雞蛋灌餅的張慶海告訴記者,他遭遇舉報的後半部分內容,和李波的一模一樣。李波覺得此事並不簡單,「這太專業了。」

「食藥局工作人員說,如果按法律程序走,這種情況得罰款5萬元,搞定舉報人,可免交罰款。」李波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曹某濤在微信里還告訴李波:「跟他協調吧!記著協調成功之後截一個屏,讓他寫一個撤訴書……弄好之後,我們抓緊時間辦證合法經營。」

李波並不希望以這種方式處理,但曹某濤卻說,「可以找法律人員和他聯繫,但關鍵是把違法成本降到最低,也就是少出錢。」

6月28日,李波讓律師添加了王某超的微信號「機器貓」,稱想與其溝通此事,對方沒有客套,直接開價5000元。

李波的律師表示價格太高,有沒有溝通餘地,「機器貓」稱這是「老闆的統一價,我只負責收錢」。律師堅稱「無法接受」。

緊接著,「機器貓」以恐嚇式口吻說道:「處罰你之後其他網吧就不會討價還價了,你願意捨身給我們做個廣告不?」李波的律師稱,這種狂妄至極的態度令人憤怒。

為了能正常營業,李波的律師還是準備屈辱這一次。他提出付款后不撤銷舉報怎麼辦?「機器貓」說:「放心,干這行有信用,不然食藥局也不會讓你加微信協商。」李波的律師表示只願出1000元,對方直接發送了「再見」的表情,稱:「下周立案,罰款5萬元。」

李波將這一情況反饋給曹某濤,稱「機器貓」行為屬於敲詐勒索,曹某濤的反應是:「先磨磨他,稍晾他兩天,3000元應該最多了。」

生氣的李波表示,要聯合其他被舉報的商戶報案,曹某濤說:「你先諮詢一下律師,我不方便給你提供太多。」他還告訴李波,「驢友網吧」和「紅權超市」都在和「機器貓」協商此事。

無奈,李波只能讓律師和「機器貓」繼續溝通,並把價碼漲到了3000元,但他仍不同意:「不行,網吧5000元,副食批發3000元,這是老闆定的統一價。」

李波的律師發現,只要自己砍價,對方都會把「食藥局罰款」擺出來。6月29日,李波的律師告訴他,3天內為其轉款。

當天,李波再次告訴曹某濤,他會聯合其他商戶一起舉報「機器貓」。

第二天,曹某濤主動問李波,反舉報行動是否已經開始?李波稱,做好一切準備后才行動。

此後幾天,曹某濤很少與李波微信聊天,但在7月3日,「機器貓」主動發微信給律師,提醒其承諾的打款日期已超3天。律師並未理會。

7月14日,曹某濤再次聯繫李波讓他儘快協商,「當然,也可以以敲詐把他控制住,下午務必給回信。」

當天,曹某濤還給李波發過來一份王某超對其他商家寫的《投訴舉報撤銷書》,這份撤銷書涉及的商家是鄭州市金水區黃河路黃河南街一家烤肉店。

烤肉店老闆告訴記者,他們被「機器貓」成功敲詐了4000元。而王某超的《投訴舉報撤銷書》是寫給金水區食藥局的。

另外,曹某濤還給李波發來了其他商家向「機器貓」付款成功的微信截屏。「我覺得他讓我看這些東西,就是催促我儘快協商。」李波當時在上海出差,就又往後推了幾日。

到了7月18日,食藥局工作人員扣留了李波網吧里售賣的小食品,律師馬上聯繫「機器貓」稱願意付3500元,對方仍不同意。

李波的律師對「機器貓」說:「求你了兄弟,放我們一馬。」

對方冷冷回答道:「不行,我也只是收錢的,沒得還價。」

多方壓力下,李波的律師只好付了5000元。隨後,王某超很快寫了撤銷舉報申請,7月20日,網吧也收到了由金水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的《食品經營許可證》,被扣留的東西也領了回來。

李波向記者透露,他讓律師與「機器貓」協商過程中,已向警方報了案。他還將這個情況告知了曹。7月25日,曹向李證實,警方已到他們那裡取了證。

不久后,警方控制了相關人員。據警方人士介紹,被王某超舉報的商戶並非只有金水區,「大概有5個區,金水區比較多,都是出自『機器貓』之手。」

該警方人士稱,這是一起內外勾結的案件,因為受害商戶眾多,他們目前仍在全力偵破,「不過,由於該案有政府人員參與,讓我們感到震驚。」

民主與法制社記者調查發現,「機器貓」對所有商戶的舉報和後期操作模式完全一樣,經常是對整條街的商戶進行舉報,但警方暫未透露他的具體身份,對於幕後操縱者也還不方便公布。

據不願具名的知情人透露:「這些錢進入了金水區食藥局下屬基層所一工作人員的賬戶,警方最初鎖定嫌疑人也是通過轉賬流向確定的。」

另外,知情人還稱,王某超應該不是「機器貓」的真名。一個在鄭州市研發路上經營水果店的老闆說,他看到過「機器貓」在店門前拍照。

「大概30多歲的樣子,個子不算矮,不太胖,騎了一輛電動車。」該老闆說,他追蹤過「機器貓」,但沒成功。後來對方向其索要3000元,自己沒有付。案發後,他家的《食品經營許可證》卻很快辦理了下來。

另一位賣燒餅的鄭州商販說,他們家也被投訴了,食藥局人員讓跟一個叫「機器貓」的人聯繫,「他要我們1000元,我們沒有給,想著要是罰5萬元的話,就關門了。」

「紅權超市」的商家就是因為沒與「機器貓」協商成功,店裡大量貨物被扣留。一氣之下,超市老闆關閉了超市。目前,數百平方米的店鋪內已沒任何物品,等待著轉租。

趙天琪是山西人,此前在河北石家莊賣了七八年饅頭,不久前才花費8萬元在鄭州南陽新村附近盤了一個店面,將饅頭生意從河北轉向河南。今年6月下旬,他剛開業的饅頭店被食藥局人員找上了門,稱其沒有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同時也被授意找「機器貓」協商解決。6月22日,趙天琪聯繫了「機器貓」,對方說,「2000元撤訴免罰,5年內不去你們店……撤訴書直接寄到食藥局。」

為讓小本生意進行下去,趙天琪付了2000元后,同樣很快拿到證件。

聽說「機器貓」等人被抓了,趙天琪很高興,「我們這些人大多是城市最底層的人,怎麼能忍心來敲詐?」

記者在走訪大量受害商戶后發現,他們多是僅限糊口的個體商戶,有的月收入不到3000元。向記者爆料的鄭州官方人士稱,此事已成為當地食葯系統的醜聞,「這比傳統意義上的腐敗還要嚴重。」

而涉事較深的金水區食藥局不僅拒絕了記者採訪,也未對此進行置評。不過,該局一人士稱,「我們局裡沒人被抓。」

上述知情者也佐證了此說法:「目前涉案的是該局下屬基層所的人。」

眼下諸多受害者,一方面希望警方能公正破案,還希望被敲詐的錢能追回來,「我們都不懂法,希望法律能保護我們。」李波說,他不知道自己的這次舉報會面臨什麼結果,「無論怎樣,我都不後悔這次選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