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濟南第一批港企里的「太古意外」

濟南第一批港企里的「太古意外」

在太古飛機工程公司,工作人員檢修飛機引擎。 記者王汗冰 攝

山東太古飛機工程公司是山東唯一一家飛機維修基地,該公司副總經理楊穗利最近忙得不可開交,一會兒外地航空公司的人要來考察,需要接待;一會兒國外航空公司的負責人打來電話,準備把飛機放到濟南維修,需要面談……

不過,回想起20年前與太古維修集團旗下香港飛機工程公司的(簡稱「港機工程」)洽談合作,楊穗利說充滿了各種「意外」,在飛機場不算大、航空運輸業不算強的濟南建立維修廠本身即是意外;背靠不算太好的「碼頭」,進而開拓國內外市場,直至闖入行業第一梯隊,是又一重意外;港方的全力支持甚至厚愛,是第三重意外……

作為香港回歸后落戶濟南的第一批港企之一,重重的「太古意外」已然轉化成發展動能。1

落戶意外小飛機場旁建起維修廠

1997年,身為港機工程內地業務負責人,陳炳傑在尋找新投資空間。1996年,他已與廈門航空等公司合作,設立廈門太古工程公司,從事寬體機,也就是擁有兩條走道飛機的維修;還需要找一個地方,維修窄體機,也就是擁有一條走道的飛機,如波音737系列、空客320系列等。

哪裡合適?北京已有國航與德國漢莎合作的飛機維修公司;上海寸土寸金,沒有合適的地兒;成都則需要港方解決一些歷史遺留問題,並不理想……當時的山東航空,只是一個擁有5架飛機的小公司,去廣州參加春運,一把手孫德漢親自上陣。

一個偶然的機會,陳炳傑與孫德漢相遇,關於合作建立維修廠的事兒,雙方一拍即合。「一 開始,也有很多人不理解,濟南這麼小的飛機場,一天沒多少飛機起降,有必要建個修理廠嗎?」楊穗利說,再者,民用航空業大規模發展起步於上世紀90年代初,用的是新飛機,1998年還沒到出大毛病的時候。

陳炳傑看到的是未來,國內飛機維修市場的潛力,以及濟南靠近日本、韓國,擁有開拓這塊市場的區位優勢;孫德漢看到的則是必須延長航空產業鏈,不僅做客運、物流、旅遊,還要做維修改裝、培訓服務等領域,才能把山東航空集團做大做強。

1999年,港方出資1200萬元,山東拿出舊機庫等基礎設施,作價2800萬元,共同成立山東太古,就在濟南遙牆飛機場北側。2

外單意外「老師」把飛機交給「徒弟」修

山東太古成立之初,幾乎100%的業務,全來自於飛機數量本就不算多的山東航空,比如收入很少的飛機例行檢查等,真正花大錢的大修很少,第一年便出現了虧損。這也是國內大多數飛機維修廠的通病,主要業務依託於自身的航空公司大股東,導致企業發展格局往往限制在其機隊規模框架中,難以做大做強。

孫德漢常說,山東太古不能總干「豬啃豬蹄」的事兒。如何突破藩籬,出去「找飯轍」,重任壓到他肩上。他第一個跑的客戶便是深圳航空。山東航空在成立之初,人員培訓都是在深圳做的,而且一呆10多個月,那裡的很多人楊穗利都認識。

通過公開競標,山東太古以73萬元的價格拿下一單,這是零利潤的價格,結果深圳航空負責人在約見楊穗利時,又要求降5萬元。「我們咬咬牙同意了,畢竟是山航之外的第一單,具有里程碑意義。」楊穗利說,第一單之所以難,更因為行業內認為,山東太古是山東航空旗下企業,規模不靠前的航空公司怎麼可能會有好的修理廠?

很多人忽視了,山東太古背後還有港資背景,是世界知名航空維修服務提供商——太古維修集團投資參股企業。這裡面,不僅是名頭,還有技術人才支持,兩次給深圳航空搶修,給對方留下深刻印象。「此前有家維修廠用了兩天,愣是沒找到飛機漏油點在哪裡,影響了飛機航班。」楊穗利說。山東太古的工程師到位后,立刻找到漏油點,並承諾「第二天肯定能修好,今天可以賣票了。」最後諾言兌現,取得了深圳航空的信任。3

港方意外把日本的訂單拿到濟南做

不要小看山東太古的這次出去「找飯轍」,它就像潮汕人不願守著貧瘠的土地受窮,而出去闖蕩一樣,闖出了一番名堂。目前,它的維修業務收入中,只有13%左右來自於山東航空,40%以上來自於國內其他航空公司。反觀國內同行,北京的維修企業,八成業務依靠國航自己的飛機;廣州的維修企業,甚至95%的業務靠南航的飛機。

如果說給國內航空公司修飛機,由於利潤率較低、回款周期較長等原因,只能得個溫飽,那麼開拓國際市場,尤其是日本、韓國市場,就能達到小康了。然而到國外攬業務並非易事,需要一大堆認證,國內需要CAAC許可,美國需要 FAA、歐洲需要 EASA、日本需要JCAB、澳大利亞需要CASA……

「一般情況下,拿到美國FAA維修許可基本就可暢通全球,但日本以嚴謹嚴格出名,非要通過JCAB許可才行。」楊穗利說,這方面要感謝港方出人出力幫忙通過,使山東太古成為國內三家拿到JCAB許可的維修廠之一。然而,拿到許可只是起點,還得有業務。

於是,港方便把廈門太古的日韓業務拿到山東太古來做,2006年轉移了兩條生產線,2007年轉移了1條;再加上日本也需要產業轉移,把附加值相對較低的飛機維修業務轉出來,這使得山東太古的日本業務量迅速攀升,目前它40%以上的維修業務來自日本。

「日本業務不僅收益高,還是長期合作,合同一簽10年,回款周期不超過一個月。」楊穗利說,這些都使得山東太古盈利能力持續提高。4

拓展意外從「小診所」變成「三甲醫院」

目前,山東太古成立運營18年,其總資產增長了10倍,營業收入增長了25倍,在國內飛機維修行業中排第4位,進入第一梯隊。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不可思議,畢竟它所背靠的飛機場、航空公司,在全國排名中並沒這麼強,這背後有什麼道道?楊穗利透露,主要是在港方支持下,拓展了客機改貨機業務,營業收入提升30%以上。

「普通飛機維修只是哪個地方痒痒就塗點藥水,突然拉肚子就開點葯,這些病症,普通小診所都能解決,但想動大手術還得是三甲醫院。」楊穗利說,具備客改貨能力的山東太古,就相當於一家三甲醫院,有能力對飛機進行脫胎換骨式的改造。

據介紹,普通客機使用年限一般為15-25年,使用10多年後,得經常檢查維修。還有一種方式可以延長其使用壽命,就是改成貨機,這在電商興起、航空物流大發展的當下,非常受歡迎。目前,山東太古已是亞太最大的窄體機「客改貨」服務商。

目前,濟南飛機場周邊已成為臨空經濟區,劃歸高新區代管,下一步,飛機場還要擴建,這些都給山東太古發展帶來機遇。飛機場通航能力肯定會提高,飛機多了,維修就多;長期困擾企業發展的土地問題也有望破題,屆時生產線等都可以增加。 (首席記者劉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