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那麼愛看武俠也不一定知道「射鵰三部曲」還有這些秘密

你那麼愛看武俠也不一定知道「射鵰三部曲」還有這些秘密

這是生活書店2017年推送的第108篇文章

「射鵰三部曲」從《射鵰英雄傳》到《神鵰俠侶》,再到《倚天屠龍記》,「快意恩仇」、「仗劍行俠」、「笑傲江湖」、「浪跡天涯」,武俠文化結構里,核心的原型,其實就是「俠客」本身。經過數千年非虛構的歷史與虛構的傳奇文本的渲染,作為武俠小說的主體的俠客,他們「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是誰」這樣的命題,反而變得撲朔迷離,眾說紛紜。

今生生活君要為大家推薦的是鄭保純老師的新書《射鵰的秘密》是一部深度解讀「金庸武俠傳奇」的研究著作,一把解開「武俠之謎」的文化鑰匙!

我所認識的三個「鄭保純」

文丨湯哲聲

鄭保純是文壇多面手。寫武俠小說時,他用筆名木劍客;寫鄉土散文時,他用筆名舒飛廉;寫學術論文時,他用真名鄭保純。我與他認識在武俠小說研討會上,他當時是當代武俠小說重要期刊《今古傳奇·武俠版》的主編。

我與他熟知於多次關於武俠小說創作狀態的分析和發展走向探討的交談中。作為當代武俠小說的雜誌的主編,他培養了一大批當代武俠小說作家。滄月、小椴、步非煙、李亮等人都是當代武俠小說創作代表作家,他們中的很多人都起步於《今古傳奇 ·武俠版》。作為雜誌的主編,培養作家是分內的事,培養出名作家說明主編有眼光。我最為感動和佩服的是他對武俠小說創作事業的熱愛和思考的敏銳。他對當代武俠小說作家如數家珍,對每個作家的優缺點評析頭頭是道。他後來與西南大學教授韓雲波一起給這些作家作品賦予了一個名稱——大陸新武俠。這個名稱也就成為金庸之後大陸武俠小說創作團體的總稱呼。作為當代武俠小說發展的親歷者、參與者,鄭保純對武俠小說創作走向有很多想法,其中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兩個:一個是他較早地觀察到武俠小說創作的網路化和動漫化趨向,記得七八年前他就與我談論過這個問題,並為武俠小說紙媒創作的前景深深擔憂,他也曾經為武俠小說創作的網路化和動漫化做過努力,為自己能力所限而苦悶無奈;另一個是對武俠小說創作新人的培養,他堅定地認為武俠小說的作者和讀者都是年輕人,與時俱進是武俠小說的生存之道,在擔任主編期間,他利用刊物進行過多次武俠小說新手培養的活動,離開刊物后,培養新人的活動至今也沒有停止。

正因為如此,當他來到我這裡攻讀博士學位時,我就與他商量,能否利用攻博的時機寫一本《武俠小說史》,我認為他是當代學界能夠完成這一任務的為數不多的人選之一。經過一年多的材料整理和醞釀,他跟我說要換選題。理由是武俠文化太博大精深了,靠一人之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難以完成一部小說史的撰寫,浮光掠影地編撰或整合將會糟蹋了這個選題。我在深感遺憾的同時接受了他的意見。他提出專門對金庸的「射鵰三部曲」進行研究,並將之作為博士論文。我當時沒有說什麼,可是心裡充滿著擔憂,金庸的「射鵰三部曲」人們太熟悉了,研究太爛熟了,能出新意么?當時就想,不打斷你的寫作熱情,看到初稿再說,也就默默認可了。一年多之後,當我拿到他的初稿后,覺得眼前一亮,看到了其中很多的創見和創新,並為當時及時地更換選題而慶幸。

鄭保純的這部博士論文最大的創見和創新是文化的建構。「射鵰三部曲」是金庸武俠小說的代表作,宣揚的是「俠之大者,為國為民」,因此從儒家文化分析這三部曲是很多論著的文化出發點。後來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根據郭靖的形象、特點,從墨家文化的角度分析過這三部曲。鄭保純的貢獻在於從道家文化的角度分析了這三部曲。這不是作者有意別出心裁,而是基於他對武俠文化的認知。鄭保純認為的俠文化與俠客從本質上說就是道家文化、道家形象與道家行為,「道家—道教—丹道學系統是其演變與發展的主導因素」。其他文化和形象塑造都是不同時代、不同社會需求披蓋在外的色譜而已。要論的俠文化與俠客,只有道家文化才能說到根底。基於這樣的認識,他在大量的道家文化典籍中進行俠文化和俠義精神發掘(他深深迷戀上道家文化,在寫論文的同時忍不住手癢,寫了一篇有關道家的武俠小說),並在傳統的武俠小說、筆記中進行形象印證。在論文中,他選取了四個角度將道家文化與武俠結構聯繫了起來,它們分別是:廚會、五行、內丹與仙女下凡。他稱這四個角度為四大核心原型。從這四個角度分析「射鵰三部曲」確實讓人耳目一新,這不僅僅是道家文化的四大內核,也是武俠小說的四大情節原點和結構基點,讓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武俠小說為什麼要這麼書寫,其背後又有什麼文化的支撐以及怎樣的思維運轉。正如作者所說:「新道家的湧現,是由『射鵰三部曲』到金庸武俠小說到當代武俠結構的核心主題,也可謂解開『武俠之謎』的鑰匙。」

很值得肯定的是,這部論文不是單純武俠小說的道家文化分析,它還在兩個地方顯示出作者的努力。一是將道家文化、俠文化與世界人類學、原型批評等理論結合起來。這樣的努力給論文帶來了理論的厚重感,更重要的是,它一方面將的武俠文化提升到「民族文化」的層面,另一方面也指出了在世界文化的「大傳統」中「東方神韻」何在。二是論文不但論述了道家文化對武俠文化的影響,還講述了武俠文化對道家文化的新構建。他認為金庸的武俠小說所傳達出來的俠的觀念,「在當代大眾文化中變形置換,與科學、民主等觀念交會」,「一方面更新了華夏神話,另一方面也更新了道家—道教—丹道學的文化傳統」。

我認為鄭保純攻博期間最大的收穫是實現了一個作家向學者的漂亮轉身。這個過程並不容易。最初,他對學術研究和評論寫作並不熟悉,他是用文學寫作的方式寫博士論文,開題時他的論文的文學筆法受到老師們的批評。但是,他很快就領悟了學術研究的要求。在論文預答辯和答辯時,其面貌已經煥然一新。他有著很強的悟性和自我更新能力。現在,他已經是高校的一名教師,其學術環境要求他在學術道路上進一步前行。據我所知,他現在正在對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進行學術思考,祝願他早出成果,多出成果,在此基礎上完成我難以割捨的那本《武俠小說史》。

此為序。

——本文選自鄭保純新書《射鵰的秘密》序言部分

《射鵰的秘密》

作 者:鄭保純

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 三聯書店

生活書店出版有限公司

ISBN:978-7-80768-128-1

掃描下方二維碼,直達購書頁面

更多推薦閱讀

知育丨孩子無法集中注意力怎麼辦?

點擊「閱讀原文」直達購書頁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