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榜眼‖陳先發,譚克修,李遙岑,劉年,唐果,顏梅玖,江雪,淡若春天,慕白,江耶,余幼幼,啊嗚

榜眼‖陳先發,譚克修,李遙岑,劉年,唐果,顏梅玖,江雪,淡若春天,慕白,江耶,余幼幼,啊嗚

1陳先發‖街頭即繪

那令槐花開放的

也必令梨花開放

讓一個盲丐止步的

卻絕不會讓一個警察止步

道一聲精準多麼難

雖然盲丐

在街頭

會遭遇太多的蔑稱

而警察在這個國度,卻擁有

深淵般的權力

他們寂靜而

醒目

在灰濛濛的街道之間

2譚克修‖舊貨市場

下著細雨的時候別去瀏陽河路412號

舊貨市場會用一個潰瘍的喇叭口

將你粗糙地往裡吞

你將倒著滑進一條隧道

從2014年6月5日滑向某個深淵

它用一些舊的電器、桌椅、床櫃

招待你,告訴你世界只有一種邏輯:變舊

一陣風經過老式電扇,變成過去的風

使沙發下陷的重量,又疊加在一起

壓著你,使你陡然沉重起來

實際上,你的腳步可能在加速

但你不會一直加速

當一個倦怠的中年女店主

領著一堆凌亂而痛苦的舊傢具昏昏欲睡

卻讓一個梳妝台獨自醒著

發著赭石色光芒的柚木檯面上

梳子和化妝品已經消失

擦得過於明亮的鏡子還像是新的

梳妝鏡是記憶力最好的鏡子

它記得一張熟悉的臉

記得熟悉的眼神,淚痕,魚尾紋

記得從一頭黑髮后伸出的手

如果你貿然把一張陌生的臉伸過去

鏡子會生硬地把你推開

3李遙岑‖脫身

如今廁所

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在這裡,我終於合情合理的關上門

合情合理的

獨自

一個人

不脫褲子

坐在馬桶蓋上

彷彿坐在馬背上

要去遠方。

旅途不長

十三分鐘后

擰開這扇木門

又是一臉平靜慈祥

我越來越善於偽裝

就像剛才逼真的

沖水

洗手

嘩啦嘩啦

嘩啦嘩啦

大河流經亂墳崗

那麼熱鬧

那麼悲傷

4劉年‖塑料時代

應該向塑料表示敬意

軍隊和法律沒能抵達的地方,它們能抵達

土壤里、河流里是

白樺枝上,旌旗一樣獵獵作響的也是

不要得罪便宜的塑料

紙質的情書、銅製的神像、鐵鑄的秤砣消失了

它們還會存在,作為你我的罪證

落日完美得有點假

像一件鮮艷的塑料製品

被世人遺棄在陰山上

5唐果‖道歉貼

對某個人,我食了言

我跟他說的是,如果我今年不去看他

我就變成某種動物

清晨起床,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龐

沒錯,它仍然具有人形

慢慢地走到鏡子跟前

我放下心來,臉還是昨天那張

只不過剛去醫院走了一遭

面色顯得比較灰暗

6顏梅玖‖大海一再後退

天愈發寒冷。太陽似乎

也收斂了光芒。深藍色的外套已經褪色

我仍然喜歡。這符合我陳舊的審美觀。

就像那片大海,這麼多年,儘管

屈從慣性的撤退,我還是獲得了一座島嶼的重量

和緩慢到來的光滑。那片年輕的海

潮湧過,咆哮過,歡騰過,虛張聲勢過。

曾經的堅持如同宗教。

生活終歸被一些小念頭弄壞了。泡沫后

萬物歸於沉寂。並被定義為

荒謬的,傾斜的,不確定的,有限的

人至中年,我愛上了這種結局。

有誰知道呢,言辭中多出的虛無的大海

讓我擁有永久的空曠

7江雪‖貧窮偉大的黃昏之星



這句話,里爾克說的

今夜我繼續默念

或者說,這個春天,重新銘記

一個詩人的教誨

關於貧窮

關於偉大

關於黃昏

關於星星

目前,我僅僅擁有

第一個

其他三個

還是那麼遙遠

就像我們畢生的理想


8淡若春天‖我的羊群

總有一天,我要收養一群羊

讓它們在世外吃草

盡情發獃

交配,歡愉

讓它們浮生都閑著,繁忙的是大地和小草

讓它們沒有理想,無所畏懼

狀如蠢物,磨磨蹭蹭

面無悲喜

9慕白‖安魂曲



雨下了一夜

已淋不濕他

某某,某某某

墓碑上

有些名字開始模糊

他曾經在我們中間

他應該是個好人

不知道活得好不好

在生前

他可能膽小

他或許暈血

他甚至恐高

現在他不怕人評說

活著的功過

只是踩死一隻螞蟻

他肯定也有過愛情

和親人們一起

埋骨青山

他沒有恨

眼睛閉上的時候

他寬恕了這個世界


10江耶 ‖我還是貪戀這個人間的



如果我死了

我的心不會跟著死去

我還是貪戀這個人間的 ‖

在略高於平地墳墓上

會長出長長短短的雜草來

彷彿登高望遠一樣

向所有有人的氣息的方向看去

我的親人,我的朋友

以及一些來來往往的路人

我在他們之間,我還在這個人間

被同樣的日月光芒照耀著

一天一天地生活

這些高於我的雜草

就是我的靈魂,它們像我在世時一樣

見到低矮的人就挺立身子

遇到稍強一點風就會搖搖擺擺的

甚至更卑微地,徹底躬下身子

圓滑地活過一世,又一世


11余幼幼‖老了一點

與前幾年相比

我確實老了一點

老了一點

12啊嗚‖身體是沒有反抗的敵人



它已經被俘虜

並將被處決,掃射,用衝鋒槍

我便黑了臉,像一塊

不規則的蜂窩煤

日光一道道穿過身體

在地上標記出魂魄

這些圓形的聖徒們剋制著

拒絕滾動

它們忠於這個敵人

等陽光足夠強烈

每個圓孔的內側

開始變得熾烈,燃燒起來

可我仍舊巍然站立著

像一面在戰火中洗禮的旗幟

戰爭已經結束

它有權,掏空自己


『鳳凰』詩刊

『鳳凰』為詩歌半年刊,於2008年3月,在河北唐山創立。以強調青年性、先鋒性、生活化、在場感,倡導好作品主義為辦刊理念,深得廣大詩人的喜愛。新鄉土詩的奠基人姚振函曾評價說:「這是一本不遜於甚至優於某些官方刊物的民刊,它使我這個居於平原小城的老年人開了眼界,也再次領略了唐山這座了不起的城市。」入選2014年、2016年詩歌十大民刊,並榮獲河北文學內刊貢獻獎。

編輯團隊:東籬,張非,唐小米,黃志萍,鄭茂明

設計團隊:斌斌有理,聶穎,崔奕

校對團隊:清香柚子,因雅而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