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九年後 南龍布依古寨怎樣了?

九年後 南龍布依古寨怎樣了?

昨天駕車快到興義時,雨大的幾乎看不清路面,路面積水常常讓車在高速路上甩尾,直到天完全黑下來后我們才順利到達皇冠酒店,這一路經歷實在是有些驚險,好在老司機經驗足:)
早上起來仍在下雨,同室昨夜的鼾聲讓我幾乎沒睡,中午還要趕回來參加集體就餐,時間有些緊,我猶豫著到底還去不去南龍古寨。後面幾天的行程滿滿,估計再沒時間了,蛋清此時來敲門,才堅定的出發了。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08年的國慶和幾個攝友自駕來過南龍古寨,拍下了不少照片,此次再來興義,首先想到的是一定要去這個古寨看看,想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特在出發前找出當年拍攝的照片,列印了幾十張計劃送給他們。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雨時大時小,導航告訴我去南龍古寨有五十多公里,花費時間近兩個小時,心想路況可能不好。事實是路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像國內的很多城市一樣興義這些年城市建設變化很大,嶄新的瀝青路已經快修到了寨口。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資料介紹南龍布依古寨位於興義市萬峰湖畔的南盤江鎮(原巴結鎮)境內,是一個集優美自然風光、濃郁民族風情、神秘布依建築於一體的民族古寨,全寨共148戶800餘人,95%以上人口為布依族。

2008年10月,南龍古寨的樹包井,攝影陳俊林

對南龍布依古寨的印象是特別多古榕樹,幾百年的古樹盤根錯節千姿百態,據統計多達360棵,很多古榕樹都有傳說故事。建築也被保護的很好,100多座布依桿欄式吊腳樓按九宮八卦形排列,寨中巷道環環相扣,道道相通,是一個原汁原味的古寨,布依族人民在這裡生活,已有300多年的歷史。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17年8月,南龍布依古寨村口遠眺,攝影:陳俊林

路上時晴時雨,雨住的時候風景實在是美!穿過一片新修的房子(南龍新村?)后,汽車沿著一條很窄的盤道終於來到了古寨門口,在這之前你根本發現不了這些新房子后還藏著一個古寨,短短的幾公里路彷彿穿越到過去的舊時光。
寨門還是老樣子,有兩個老人在搞衛生,在一個小停車坪停好車,沿著寨門口的石階爬上去,也就爬進了曾經的記憶。

2017年8月,韋萬年介紹照片上的村民去向

上來後有一個坪,也基本是老樣子,只是多了一些景點介紹的牌子。右手邊的牌子介紹頂建有「布洛陀」塑像,布洛陀是古代百越的人文始祖,記得以前爬上去拍過全景,那時只是一片玉米地。
寨里幾乎沒有人影,我決定沿著當年走過的路先繞著寨子走一圈。有幾處房頂冒出炊煙,這個時間段村民們都還在家裡做早飯,似乎我們來的太早了。沿著寨子剛走了小半圈,又開始下起雨來了,只得往頂有房子的地方跑。路過的一些房子明顯很久沒住人了,有些房子里傳來孩子們的打鬧聲。在一處掛滿了花生的干欄式吊腳樓,有人正在窗口做著針線活,看見我們熱情的開門讓我們進去躲雨。

2017年8月,攝影:陳俊林

進去后發現這房子很寬敞透風,掛著手工做的漂亮民族服裝還有很多裝飾綉片,下面還有一層,算是半吊腳樓。韋萬年邊幹活邊帶孫子,媳婦羅永美是嫁過來的漢族姑娘。
當我將九年前拍的照片拿出來給她看的時候,照片迅速拉近了我們的距離,韋萬年顯示出極大的興趣,說要我留幾張給她貼在牆上。

2017年8月,攝影:陳俊林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停下手中的活,韋萬年一張張的看著照片,告訴我照片上的人有些搬到下面去住了,有些去世了。窗外,隔著雨簾看見鄰居的一棟房子出來一個老人坐在門口抽煙,正是照片上的黃明德,今年已經85歲,去年摔斷了腿。我冒雨過去將照片送給了黃明德,老人很高興,告訴我如今行動不便,整天只能在家門口坐著。門檻上放了個彈弓,用來趕雞免得糟蹋了糧食。老伴查仕香以前也進過我的鏡頭,跑過來和我們一起欣賞九年前的照片。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我很想再見到曾經抱過的那對雙胞胎,照片上的孩子們如今都已經長大,有些讀書去了,有些去了外地打工。那些老房子里的笑聲,都是我九年前來的時候不曾出生的。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照片上的曬穀場如今沒有了,建了韋萬年的這棟房子還有側面的養老院。韋萬年告訴我如今寨里也沒人種田,不需要曬穀,也不會再有這樣的場景了,她要留下這張照片做紀念。整體看上去,南龍布依古寨變化不大,倒了幾棟舊房子,起了幾棟新房子,更多的人在下買了新房子。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17年8月,攝影:陳俊林

對面的房子窗口露出了一張臉,當年我在同一個窗口拍到了一張男人的臉,韋萬年說正是這個老人的丈夫,如今已經去世。雨停了后,老人也過來看照片了,老人很愛美,記得當年我們拍照片的時候她特意回家換了身衣服再來曬穀的。站在自己的房子前,說要我一定給她照一張好看的。

2008年10月,攝影陳俊林

2008年10月南龍布依古寨,攝影陳俊林

同去的蛋清在她的微博上寫到:九年前,師父來到南龍布依古寨,那時光景可謂熱鬧。今天,我隨師父來到這裡,師父將九年前給一些老人小孩拍的照片列印出來都帶了過來,本想找回當年的那些人,結果寨子空蕩了許多,有些人已故去,有些人已去外面謀生,而大部分人都已搬離。對師父而言,九年歲月悲喜交織,不可形容。對我而言,初見的寨子已無光景,古老的房子還殘留著九年前的氣息。

2017年8月,黃明德和查仕香在自己的房前 攝影:陳俊林

這樣的描述並不准確,沒有如此強烈的唏噓感嘆,於我而言,見到南龍古寨還保留了曾經的模樣,見到曾經拍攝過的對象總會感到異常親切,我為這種多年後的交流而喜悅,時光悄悄流逝不動聲色,作為一名攝影師,相機像一個魔盒存住了當下的瞬間,時光就此停駐。。。九年後能夠再次來到這裡,這一切彌足珍貴。

2017年8月,攝影:陳俊林

這次的訪問有些匆匆,九年前我們在南龍布依古寨吃了一餐很難忘的飯,以至於我們常常回憶起興義。這裡的食材很好,產出五色花糯米,村民自產的玉米酒、甘蔗酒也值得品嘗,蛋清還在這裡看上了韋萬年手工做的民族服裝。來南龍布依古寨預約就餐可以聯繫韋萬年或羅永美,15017252294。

2008年10月南龍布依古寨,攝影陳俊林

興義的第二夜,我睡的很好。從明天開始的七天時間,我要開始領略黔西南的更多的美,深入認識這片神奇的土地。

資料:據傳說,明洪武年間,改土歸流,朝廷實行調北征南政策,從湖北、江西大批移民貴州,並在貴州設立上五府、下八府,其中南龍府即建在今天的南龍古寨,後來由於南龍缺水,建府不久即遷今安龍,當時名安隆。另說明朝末年,李自成領導的農民起義軍大舉攻進北京,明王朝土崩瓦解,崇禎皇帝朱由儉的一位小弟弟朱由榔逃出北京,歷經干難萬險逃至南龍,企圖在此東再起。至今南龍古寨附近還留有點將台、練兵場等古迹。

樂途專欄作家:因圖君 發布時間:2017.09.04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