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電視媒體融合的前景與阻礙:徐滔、張阿林、朱育松、陳方柱、顏濤觀點有何不同

電視媒體融合的前景與阻礙:徐滔、張阿林、朱育松、陳方柱、顏濤觀點有何不同

傳媒內參導關於「當下電視媒體融合所處發展階段」、「在媒體融合過程中所遇到的最大阻礙」、「觀眾用戶化在整個媒體融合進程中的作用」以及「傳統電視媒體融合的前景判斷」,安徽衛視總監張阿林,北京電視台副總編輯徐滔,江西廣播電視台副台長、江西衛視總監朱育松,青島廣播電視台副總編輯顏濤,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總編室主任陳方柱分享了融媒體時代電視人的看法和辦法。

(ID:shoushizhongguo)

當下的電視媒體融合走到什麼階段?

徐立軍(CSM媒介研究執行董事、總經理):個人判斷的媒體融合進入了一個提速時代。上半年,幾大衛視不約而同推出新舉措,包括北京衛視與阿里戰略合作,浙江衛視與新浪微博合作,深圳衛視和浙江衛視與天貓合作,湖南衛視與蘇寧合作。

陳方柱:從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的體會而言,媒體融合講了這麼多年,雲里霧裡,我們一直覺得學術界、理論界宏觀層面倡導的理念,轉化成某一種研究成果,再去試驗,再落實到媒體的日常運營是有一個過程的,有一定的周期的。

浙江廣電歷來不唱衰傳統廣播電視,堅信電視有廣闊市場,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不管外面怎麼風雲變換,我們始終把內容為王——生產出好的節目,作為我們堅定不移的根本。

無論從國家層面倡導,還是業內競爭壓力,新媒體發展、媒體融合已經進行了很多年。就此,浙江廣電一直堅持三句話:密切關注、及時跟進、有重點地開發。這些年來,為了少花冤枉錢,我們投入非常謹慎。

2016年開始,新媒體建設作為集團的戰略重點,我們非常重視這方面的推進。蕭山國際影視基地已經建成辦公,新藍網已經搬過去,只要有4G覆蓋的地方,隨時可以收看、收聽浙江廣電20個廣播、電視頻道的在線直播,受眾喜歡的節目的回放、點播,以及重點內容推送都可以實現。

朱育松:我覺得媒體融合中央比地方急,宣傳部比媒體急,媒體還處於比較茫然的狀態。在這方面,報業比電視走得快。前不久,中宣部在人民日報開會,中央廚房成為黨報標配,電視的中央廚房怎麼做,我們自己還沒有想清楚。我覺得媒體融合的長跑才剛剛起步。

張阿林:安徽台這幾年提出「電視+」的概念,一直關注融媒體發展,但電視融媒體確實是處在探索階段。在媒體融合的萬米長跑中,電視媒體融合尚處在起步和初級階段。今年,安徽衛視把媒體融合作為一個重點項目來抓,就在今天,海豚世界APP正式上線,標誌著安徽衛視在媒體融合上邁出了一小步。

徐滔:北京衛視在媒體融合中進行一些努力和嘗試,在這個過程中我有三句肺腑之言想跟所有同行分享。

第一,眾所周知《紐約時報》是世界上久負盛名的一家紙媒,在很多方面都是前行者。它很多年前就嘗試做一家新聞網站,在《紐約時報》紙媒發行同時也做新聞網站,但是後來這樣的嘗試以失敗告終。

我們是電視媒體、主流媒體,我們在做電視的同時再做一家新媒體,這種嘗試成功的真的很少,因為兩種媒介之間基因完全不同,應該在真正地擁有了共同的基因再開始做。

這個過程中最重要是每個人都要捫心自問,我們堅持下去的理由是什麼。如果在導向正確的基礎上,怎麼能夠讓我們生存得更有意義、更好、更恆久,我們很清楚我們要的是什麼,事實上只要方向對,走的再慢也能夠到達。

第二,我們媒體是不是在給一些新媒體,或者新興產業做背書。這個怎麼看?大家不要怕我們會失去什麼,我們唯一想到的是我們不能再失去任何機會。

第三,我特別希望我們的後來者直接能夠生在媒體融合百米跑的終點上。

顏濤:現在這個時候,我們的新聞客戶端藍睛正在做直播,這是新媒體給我們帶來的衝擊。按照傳統的思維,這種直播是不能做的。實際上我們的團隊就三、四個人在現場做直播。

青島台是城市台,城市台感受到的壓力更強烈,但城市台要在媒體融合過程當中走出自己的特點,和中央級媒體沒有辦法比,和衛視也沒有辦法比,必須結合城市台自身的特點走。

首先,城市台沒有這麼多的財力進行投入,幾個億,幾十億投入到新媒體;其次,城市台沒有這麼多人才,吸引到這個領域來做。

從這個角度講,我認為青島台在媒體融合之路上剛剛起步,雖然藍睛新聞客戶端上市半年時間,但也在磨合階段。

我們一直強調大家要放棄標籤,把自己視作一個媒體人,不要單純考慮我是電視人、廣播人、報紙人,或是新媒體人,要以開放的心態迎接改變,才能走出適合自己的道路。

在媒體融合的過程中,感覺到的最大的障礙或者最大阻力在哪裡?

徐滔:其實最大障礙和最大的阻力,真的是來自於自己。我們總以為自己很了解新媒體,很了解融合,其實那是我們的幻覺。

徐立軍:我們談到這個問題經常會列舉很多障礙和阻力,例如思想觀念問題、思維問題、資金問題、人才問題、體制機制問題、技術問題等等。

陳方柱:我們面臨的問題很多,關鍵的問題是意識的問題。怎麼認識,做與不做,做到什麼程度,怎麼做都是意識決定的。

阻力來自兩個方面,一是傳統媒體人不具備新媒體基因,本身就不一樣;二是投資了沒有回報,沒有盈利。

我們這些年投資網站建設,建設新藍網每年需要幾個億,現在網站沒有盈利能力,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尤其在電視現在的經營狀況下,只投錢沒有回報不行。

朱育松:個人認為還是對新媒體的運作規律把握不清楚。我們現在不僅對大屏不太了解,小屏怎麼做也不明白。關鍵是如何找到一個切入點,把新媒體切入進去。作為傳統媒體領域的從業人員,現在還處在比較茫然的狀態。

顏濤:關鍵還是人的問題。我們對新媒體認識和我們對自身的認識,以及我們自身能力和新媒體對於我們提出來的需求,這之間的差別是一個很大的障礙。

把電視觀眾變為用戶,在整個媒體融合進程當中處在什麼位置,有什麼作用?

徐立軍:媒體融合的進程中我們究竟該怎麼走,路徑的選擇是關鍵問題。受眾用戶化是電視媒體融合進程當中非常核心的命題,我個人認為電視業和互聯網業有很大不同。

朱育松:觀眾用戶化,這幾年提得很多。從我們的角度講,節目播出之後就看收視數據,數據好就開心,不好就難受。最近,江西衛視的欄目《金牌調解》,收視非常穩定,觀眾忠誠度很高,後來進一步挖掘收視數據發現,這是一個中老年市場,即銀髮經濟。

我們發現的情感諮詢市場有很大空間,所以我們和相關的公司合作也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找准用戶,把我們的觀眾變用戶,知道他們更新、更多的需求是什麼,從這些需求里創造出更多的價值出來,這是一個很好方向。

顏濤:我曾經負責收視數據一段時間,電視台對觀眾的感覺來自於年齡、性別、收入,是很模糊的反饋。前段時間,我分管新聞廣播,發現廣播主持人有很多的微信群,每一個微信群都是滿的(五百人),幾個群就是幾千人,甚至上萬人。主持人每天除了做節目以外,在群裡面與聽眾交流,使得廣播與受眾之間的關係真正成為社群的關係,彼此之間非常的了解,甚至一些家常里短的問題都會在微信群出現。

相對而言,電視對受眾的了解是模模糊糊的,將這些受眾轉成用戶的概念,是很難往前驅動的。我們對於受眾是不了解的,即使現在越做越精確,但比起新媒體、廣播還有差距,所以這個轉化是一個需要逾越的過程,怎樣能夠更多了解受眾及其個性化需求,才能把他真正的變成自己的用戶。

陳方柱:對受眾的了解是相對的,不了解是絕對的,索福瑞對我們影響非常大。我們的節目怎麼做,做給誰看,收視數據分析起到很大作用。

如果說這幾年,對受眾有所了解,有些節目製作出來,收視率高,受歡迎,要感謝索福瑞。有一些節目很盡心做,甚至是業界的大師製作,但播出后收視率很低,我們也很痛苦。

張阿林:對於受眾的了解是電視台節目內容生產從業者都關注的問題。我們的目標觀眾是誰,我們的用戶是誰,決定了對這一平台的忠誠度的高低。節目做給誰看,怎麼做,都是由觀眾和用戶決定的。所以了解觀眾、用戶是我們最想把握的基礎性內容之一。

怎麼滿足用戶的要求是我們內容生產中最需關注的內容,所以對於媒體,特別是對於電視來講,目前在這種大變革、大創新、大動蕩的年代,觀眾用戶化至關重要。

徐滔:我覺得這個問題的核心就是現在觀眾究竟愛看什麼樣的電視節目。這幾年省級衛視很多節目風起雲湧,我們可以分析出一些共同特質,例如今年北京衛視推出的《跨界歌王》,很多觀眾非常愛看。

電視人堅持自己的信仰,我們的作品老百姓就一定愛看,這是我們的精準用戶畫像。什麼是電視人信仰,就是永遠要堅信手藝的價值,為觀眾服務。

電視人要永遠堅信創新力量,相信自己跨越一小步就是跨越人生一大步,電視人的信仰是永遠相信我們自己,相信職業的尊嚴,相信只要有我們在就是電視的黃金年代。綜上所述一句話,有信仰就有觀眾,就有作品,就有CSM的收視率。

希望五位嘉賓談談對傳統電視的媒體融合前景如何判斷?為什麼這麼選擇?

用打分方式,1分是悲觀,10分是樂觀,請問你們在1至10之間選擇哪一個分數

顏濤:很難選擇,6分,謹慎樂觀。因為按照我們目前的整體結構來看,方向是正確的,在這個過程當中可能會有很多的問題,問題的克服不是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團隊能夠解決的,是一個複雜的社會集體運行當中才能面對的,所以這裡面變數非常多,6分我覺得相對來說可信度更高一些。

朱育松:8分,雖然我們很迷茫,但我們對體制有堅定信心,中央、各級政府相信媒體融合,只不過我們現在看不清楚路徑在哪裡。從宏觀層面而言,雖然還迷茫,但保持樂觀的態度。

陳方柱:媒體融合的前景必須是10分。互聯網技術必然是人類共享的,媒體、電視媒體,本身就是技術創新的產物。我們現在提出建立新型傳媒集團,必須是綜合、融合的,所以未來我們一定朝著這個目標走。

目標已經明確,關鍵在於我們的節奏怎麼把握的問題,不同的情況怎麼樣走、走什麼路的問題,但媒體融合的目標必須是10分,這是政治任務,也是給自己機會。

張阿林:我給9分。因為媒體融合勢在必行,是我們的責任。此外,媒體融合是媒介和內容系統組成的一個新的綜合體,所以這一探索中可能遇到很多困難,但是它還是要往前走。對電視媒體人來說,我們責任更重,前面專家反覆講現在唱衰電視,我們肩負的責任、面臨的困難確實很多。我們電視所做媒體融合是為了讓電視更強壯。

徐滔:11分。說句實話,我們都感受到了來自廣告市場的壓力,今天一般,明天也許還一般,但是後天一定會好的,可是我們大多數人都堅持不到明天晚上。大家一定要看北京衛視的《生命緣》《養生堂》《我是大醫生》,我們的後天非常美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