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齊白石:不以畫蝦名世,必以荷花流芳!

齊白石:不以畫蝦名世,必以荷花流芳!

出水蓮純音樂 - 高山流水-古箏

白石老人極為愛荷,且數量不少。他畫過晴荷、雨荷、枯荷、盛開的荷……,畫家彷彿要把滿腔的鄉思都傾瀉在這些熟悉的物象上。

他常常在滿意的畫作上題詩詠荷,心手呼應,借詩畫抒懷。他曾在《荷塘》一畫上題詩道:「少時戲語總難忘,欲構涼窗坐板塘,難得那人含約笑,隔年消息聽荷香。」這首詩寫的是他青少年時與某位佳人相約賞荷的情景,多年後憶起,老人心中依然美滋滋的。

白石老人還曾在一幅畫上題道:「一花一葉掃凡胎,拋杖拈毫畫出來。解語荷花應記得,那年生日老萍衰。」記述的是某年生日老人身體欠佳的情況。

在白石老人心中,荷花是懂他的,荷能解語。

齊白石出身湘潭農家,周遭的生活環境和上天賦予的身份屬性,讓他在愛荷的同時,更多的以平民的眼光觀察荷花。早年在家鄉生活時,從新宅梅公祠到老屋星斗塘,「沿路水塘內,種的都是荷花,到花盛開之時, 在塘邊行走,一路香風,沁人心胸。」而種荷、栽藕、 采剝蓮子,亦是鄉里人勞動生活的重要內容。

有緣於此, 齊白石一生對荷花情有獨鍾,晚年定居北京亦情牽故鄉, 在遊覽北海時他寫下了。

「人生能約幾黃昏,往夢追思尚斷魂。 五里新荷田上路,百梅祠到杏花村。閑看北海荷千頃,強說瀟湘水更清。 岸上小亭終日卧,秋來無此雨聲聲。」將對家鄉的思念融化於碧波千頃的荷塘中。

「少時戲語總難忘,欲構涼窗坐板塘。難得那人含約笑,隔年消息聽荷香。」齊白石對心中故鄉的依戀, 對過往歲月的回憶,讓他筆下「紅花墨葉」的荷花擁有了不同於文人畫的平民氣質,即色澤鮮艷奔放,又富於生活情趣。

他用飽滿的洋紅直接潑寫荷花,襯以濃墨渲染的荷葉和用焦墨寫就的荷梗,在紅黑、濃淡、乾濕的對比變化中形成鮮明奔放的視覺效果,表現出濃郁的民間審美趣味,同時傳達出強烈的生命勃發之感。

在齊白石的荷畫創作中,「荷花鴛鴦」是影響最為廣泛的題材。通過荷花與鴛鴦的結合, 齊白石直接明了地表達了自己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這裡面沒有太多高深的哲理,沒有複雜的文化訴求,有的只是質樸平凡的追求。齊白石的「紅荷鴛鴦」題材畫作,構圖大致相類,多為上實下虛。

齊白石曾有短句:「老年心腸, 不厭荷香。最怕牛羊,最喜鴛鴦。」足見其對該題材的喜愛。 晚年的齊白石受到了黨和國家的禮遇,社會聲譽日隆,深受鼓舞的他,亦於繪畫一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在荷畫創作中,他進一步豐富了題材,通過荷花與不同物象的組合,體現出他對於美好生活更高層次的追求和認知。

來源伍佰藝書畫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