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賈躍亭已經退居二線,楊元慶下課還會遠嗎?

賈躍亭已經退居二線,楊元慶下課還會遠嗎?

IT時代網ITtime2000近些年,業內公認火山口上一直坐著兩個人,一個是樂視集團董事長賈躍亭,另一個就是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

賈躍亭的爭議點,是樂視在「生態化反」中負債纍纍,還能大肆燒錢,有人形容稱真是「債多不愁,虱多不癢」;楊元慶的爭議點,則是聯想集團進退失據,兩大主業中,PC霸權旁落,智能手機不見起色,聯想已不復往日輝煌。業內有觀點認為二人表現均不稱職,理當讓賢。

尤其是2016年2月遲宇宙撰述的《楊元慶是合格的聯想CEO嗎?》一文,已經為楊元慶敲響警鐘,但聯想仍停滯不前。

5月21日,賈躍亭「主動」宣布退居二線,樂視集團總經理交棒梁軍,自己專責董事長之職。不輕易低頭的賈躍亭,終於對公眾輿論有了交待。當然,更是對樂視集團未來發展的負責。

賈躍亭已然下課,同病相憐的楊元慶,退居二線還會遠嗎?

微妙的是,就在賈躍亭交棒后不久,坊間突然傳出「聯想集團將私有化(編者註:聯想集團是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楊元慶將退居二線」的傳言。

當然,傳言很快為聯想集團所否認(詳見……),但無風不起浪,聯想(此處為用腦袋去想象之意)到前年被楊元慶罵出聯想移動業務的劉軍的高調回歸,楊元慶真能繼續安坐火山口?同時,我們還想繼續追問,楊元慶是合格的聯想集團總裁嗎?

起初,柳傳志光芒太盛,看不清楊元慶

1989年,楊元慶在科學技術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同年進入聯想集團工作。兩年後,楊元慶任CAD部總經理。

楊元慶和聯想第一次患難是1993年。

這一年,PC市場完全開放,進口批文取消,關稅大幅降低,國產電腦在1989年前後全國市場佔有率為67%,到1993年直降到22%,計算機產業陷入全面危機。

柳傳志在研究了電腦的成本構成后,得出結論:得供應鏈者得天下。聯想開始大刀闊斧地調整優化供應鏈,和供應商縮短訂貨時間。

柳傳志將聯想的力量全部集中起來,成立電腦事業部,29歲的楊元慶出任電腦事業部總經理,迅速開發新品奪回市場。

尤其在1996年,柳傳志力挽狂瀾,讓聯想一年內六次降價,當時《計算機世界》驚呼「聯想要跳樓」。

價格「跳樓」帶來的結果是,當年聯想台式機取得全國銷量第一,因為供應鏈優化聯想的成本降低,聯想的利潤大幅度上升。而之後,價格戰一直是聯想長期貫徹的路線。當然,聯想價格戰的附加效應是加速了PC在的普及,為2000年互聯網時代及之後電商時代的到來打好基礎。

也正是這一年,楊元慶進入聯想集團核心決策層,做到了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聯想集團執委會副主席。

自1997年起,聯想便一直蟬聯國內市場銷量第一,佔個人電腦市場超過三成份額。

當然,光榮是屬於柳傳志的,他成為商界翹楚,步入頂尖企業家行列。楊元慶則因為業務能力突出,在聯想內部地位逐日攀升。為了擺平楊元慶和郭為之爭,柳傳志在2001年把聯想一分為二,主業為PC的聯想集團託付給楊元慶,「少帥」之名由此伴隨楊元慶成長。

柳傳志說,「首席執行官是導演,我是製片人。」之後,柳傳志把主要精力轉移到了投資領域。

聯想,從此進入楊元慶時代。

楊元慶做掌門人後,表現的機會來了

2003年,聯想電腦主業受到戴爾攻擊,2004年,聯想在的市場份額從30%跌到了24%。此時聯想的價格優勢,沒有之前突出。因此,聯想重新制定了長期戰略:專註於主營業務PC,並向國際市場進軍。

2004年誓師之後,聯想一方面和戴爾決戰,一方面和IBM談判。

當時,儘管聯想在國內市場份額上領先於戴爾,利潤卻不如美國同行。分析了問題之後,柳傳志認為問題仍然出在供應鏈上。2004年,聯想重新優化了供應鏈之後,穩住了陣腳。

2004年12月8日,聯想以17.5億美元代價收購了IBM的PC業務。也正是這一天,楊元慶升任聯想集團董事長。

然而,還沒等到IBM的作用彰顯出來,2005年戴爾電腦就因為電池爆炸等原因,自身出了不少技術性事故,導致銷量受到連累。

雖然有點意外,聯想終究贏了對手,但楊元慶發揮的作用不大。

而關於收購IBM PC業務,《商業周刊》雜誌曾報道,柳傳志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當初沒有楊元慶的堅持,聯想就不會收購IBM PC業務。

因為收購IBM PC業務,柳傳志有三重顧忌:

第一,聯想接手了IBM的Thinkpad品牌,由人控制之後,大客戶還能否接受這個品牌;第二,IBM的員工願不願意到來,會不會集體辭職;第三,也是最大的顧忌,就是業務整合、文化磨合。

柳傳志的擔憂並非沒有理由,收購IBM PC業務,的確誘發了聯想下一波的危機。但在當時,國內媒體大都滿足於楊元慶狠狠地世界輿論面前露了臉,一夜之間,聯想從品牌晉陞為國際品牌,奧運會的廣告牌上,都留下了Lenovo燒錢的痕迹。

聯想又現危機,楊元慶依舊無力解決

2008年,柳傳志的無部擔憂無不成真,聯想業績大幅下滑。

不可否認,聯想業績下滑有2008年華爾街金融危機的影響,依據IDC的統計,當年PC全球銷量首次出現下滑,但柳傳志認為,聯想集團內部管理層的短期行為造成的影響才是主因。

收購IBM PC業務一年後,有「看守內閣」稱謂的老IBM人、聯想全球CEO斯蒂芬·沃德離職,楊元慶用75萬美元年薪+期權獎金的待遇,招來戴爾原高級副總裁威廉·阿梅里奧填缺,但企業在業務融合、文化磨合、公司管理、戰略規劃方面存在問題,讓阿梅里奧無能為力。在關於目的和流程究竟哪一個更重要的問題上,中美高管間存在巨大異議。

另外,柳傳志發現,收購IBM之後,聯想的長期目標是大機構、大企業用戶,對快速發展起來的小企業、小用戶方面的業務進展緩慢。

柳傳志認為阿梅里奧並非沒有認識到小企業、小用戶的商機,發展這方面業務需要7億美元的投資,並且三年以後才能實現收益,因此任期5年的阿梅里奧是不願意邁出這一步的。

雖然到了2008年,《財富》雜誌公布全球企業500強,聯想集團以年收入167.88億美元,首次上榜。然而,2008—2009財年,聯想凈虧損2.26億美元。

65歲的柳傳志丟掉高爾球杆,再次站了出來。

2009年2月5日,柳傳志重新接手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重歸CEO職位。阿梅里奧黯然退位,柳傳志重新組建新領導班子。

此時聯想施行了早就該施行的雙線戰略,除了機構客戶,聯想個人消費者業務迅速開展。

2010年7月,分析機構IDC發布聯想第二季度財報,聯想全球PC首次突破10%,聯想個人電腦業務增長48%。2010—2011年財報第一季度,聯想盈利8200萬美元。

柳傳志重新接手聯想董事長時表示:「聯想走上正軌的那一天,也就是我從董事長位置上退下來的一天」。

2011年11月2日,柳傳志兌現諾言,二次退隱江湖,留下楊元慶獨舞。

到了2012年,《財富》雜誌公布全球企業500強時,聯想集團再次上榜,排名第370位,年收入295.744億美元,利潤4.73億美元。

此時的楊元慶無限風光。

然而平心而論,長期活在柳傳志陰影下的楊元慶,是好兵,卻非良將。

移動時代,更加彰顯楊元慶的戰略失誤和不能帶兵

現在,聯想的主業之一依舊有PC,但在移動互聯網蠶食PC市場的大環境下,聯想移動業務沒有進展,就算退步。

當然,聯想移動業務從分娩時就是難產,2002年自組手機業務,然後廉價出售,再高價買回,三心二意的搖擺戰略,讓聯想手機發展跌跌撞撞:

從「樂Phone」到「VIBE」,到互聯網品牌「樂檬」,再到ZUK……聯想手機在9年間就誕生、消亡了四個子品牌。

為了發展移動業務,2014年,聯想以29億美元的代價從谷歌手中接手摩托羅拉,「聚焦Moto」成為如今聯想移動的最終策略。

谷歌收購摩托羅拉可是花了125億美元,也曾推出配置、價格、體驗都很好的Moto G,然而谷歌沒能將摩托這張牌打贏。

原因不僅是因為手機市場高端市場被蘋果佔據,中低端又有索尼、三星、愛立信、LG、索尼等品牌廠商逐步蠶食;另外,同質化日益嚴重的趨勢下,做手機已非僅是技術、生產工藝的問題了,時機和營銷也很重要。

在2015年,受收購摩托羅拉手機業務以及Moto銷量下滑的拖累,全年凈虧損為1.28億美元,也是繼2008年後第二次巨額虧損。

而2010年做手機的小米,在2015年佔據當年國內手機市場第一名。曾經和聯想並列「中華酷聯」的華為,也在2016年成功登頂。聯想,乾脆被列入統計表中的「其他」。

智能手機舞台上的雷軍、余承東、楊元慶,高下立判。

而在2015年,A股上市公司CEO薪酬榜以及中資港股CEO薪酬榜的雙料冠軍楊元慶,卻一邊拿著1.19億元的天價高薪,一邊裁員。

2015年3月,當時聯想的移動業務負責人、曾在聯想幹了22年的劉軍離職了。楊元慶在致內部員的公開信中,批評劉軍是「拿榔頭敲都敲不醒」。

劉軍離開后,接替崗位的是陳旭東,楊元慶這樣評價陳旭東,「積極,進取,不被動,不保守,喜歡嘗鮮,喜歡嘗試,喜歡冒險,有開放的心態,能夠擁抱互聯網。」

2016年11月,陳旭東離開移動業務,接替他的是聯想全球人力資源負責人喬健。

做人力資源的高管負責重要的業務線,是楊元慶的不拘一格降人才?還是聯想集團無人可用?

2017年5月16日,楊元慶溫言暖語召回了劉軍。兩人在微博上的甜蜜互動,似乎讓人相信兩年前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

楊元慶確實給予劉軍重責,繼續負責原有移動業務,還增加了區PC業務。

同一時期,陳旭東「因身體原因」辭職,轉投江蘇三胞集團高級副總裁。(看來,三胞集團高級副總裁的工作比聯想輕鬆得多)

柳傳志掌管聯想的時代,他熟練掌握並運用「建班子,定戰略,帶隊伍」企業管理理念,為聯想培養出「18棵青松、54棵白楊」。

柳傳志、楊元慶、劉軍、郭為、趙令歡、朱立南、馬雪征、陳國棟、陳紹鵬、陳文輝、藍燁.......這一串名單,再加上融創集團董事長孫宏斌,樂視網新任CEO梁軍,聯想當年的人才培養能力,放眼國內,幾乎無人能敵。柳傳志這一管理理念,被企業家們奉為圭臬。

而孫宏斌、梁軍這批人更是證明,柳傳志育才有方,這些人即使脫離聯想、離開柳傳志,也能闖出一片天地。

然而楊元慶建的班子,定的戰略,帶的隊伍,又在哪裡?

聯想收購IBM PC業務、摩托羅拉都有自設上限的意思,都是繼承已經獲得市場認可的產品,而不是選擇創新或對自己的產品進行打磨、迭代升級。

關於楊元慶,柳傳志後來曾表示,「楊元慶、郭為那個時候,公司人少,他們又特別出類拔萃,很快進入重點培養對象。但現在有這麼多年青人,怎麼選擇,倒是我很費腦筋的課題,是我最重要的事。」

相比於如今年過七十的柳傳志,現任聯想掌門人的一系列表現,似乎說明他比柳傳志更老。

2016年2月,遲宇宙發文《楊元慶是合格的聯想CEO嗎?》,而今一年有餘,楊元慶依舊沒能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案。

日前,聯想集團發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7財年全年財報。2017財年(2016年4月1日—2017年3月31日)全年,聯想集團總營收為430.35億美元,同比下滑4%;而聯想集團移動業務在2017年財年的收入同比下跌 10%。

今時的聯想,手機淪為「其他」,PC全球第一被惠普奪回,再加上高層動蕩、戰略變動,可謂是是內外交困。

不過即便如此,楊元慶的工資收入居然比2015年還高出1400萬港元。

據最新發布的《2017中資港股高管薪酬榜TOP100》顯示,楊元慶薪金、獎金、花紅、基於股份報酬等在內的薪酬總額為1.33億港元。

當然,聯想並非沒有出路,聯想CEO楊元慶最近兩年不斷強調的「互聯網轉型」、「設備+雲」轉型等措施,或許能給聯想帶來新的生機,但是楊元慶真的能夠做到嗎?

點擊標題,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IT時代網、IT時代周刊所有原創投稿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創客100和創業者一起創業,尋求報道及合作、找融資、找項目、分享創業故事、)與我們取得聯繫,轉載文章若涉及版權請聯繫我們。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於2015年,直通矽谷,專註於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