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天津版網約車新規實施3個月調查

天津版網約車新規實施3個月調查

點擊上方

「網信天津」

可以訂閱哦!

從5月23日天津「網約車」新政實施至今,3個月過去了。乘客的感覺是網約車車少了、車費貴了、等候時間長了。網約車司機月進萬金甚至是數萬金的黃金時代一去不返,市場競爭者們也不再激憤。網約車市場已經步入平庸的乏善可陳的過渡新時代──

4家平台拿到經營許可 正規司機不足3000人

早在2016年12月23日,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就正式發布了關於轉發市交通運輸委等八部門擬定的天津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標誌著本市「網約車」正式納入依法管理。

今年1月16日,市客管部門發布《關於網路預約出租汽車有關問題的通知》,其中明確「對已經在本市開展網約車業務的網約車平台公司、駕駛員及車輛,給予五個月過渡期」。今年5月23日起,《天津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正式開始進入實施階段。

管理方:逐步清理不合格車輛人員

一轉眼,「網約車」新政已經正式實施3個月,記者從本市客管部門了解到,本市網約車整體情況是:經線上服務能力認定和線下經營許可的嚴格審驗,已對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天津津旅商務信息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網路(天津)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和天津樂途智行科技有限公司4家平台企業出具了《申請從事網約車經營具備線上服務能力的認定結果》,併發放了《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

同時,自2016年12月23日網約車政策正式向社會公布后,天津市網約車登記申請系統即刻對外開放。截至2017年8月16日,已有15977人提交了申請,其中12197人通過了背景審查,有2889名申請人通過了從業資格考試,取得了《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

過渡期后,本市網約車行業稽查執法部門組織開展全市客運市場綜合治理活動。截至7月底,行業管理部門已查扣226部不合規網約車。7月7日市客管辦聯合多部門對滴滴平台啟動執法調查程序,依規對平台違規派單行為罰款4.2萬元。

據介紹,本市客運行業管理部門與市公安部門先後多次約談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針對不合規的車輛、駕駛員清退情況和過渡期后違規派單問題進行調查質詢,並下達企業整改通知書。8月8日,結合本市全運會保障任務,市客管辦再次約談滴滴出行快車事業部華北大區負責人,要求在本市滴滴平台註冊運營的外地牌照私家車和非津戶籍駕駛員,排氣量低於1.8升,車輛軸距小於2650毫米的不合規網約車輛,滴滴平台必須無條件停止派單運營。同時,對涉及網約車運營服務投訴及時妥善作出處理。

市客管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我們將按照網約車平台經營者的許可條件,繼續對其他網約車平台申請者進行審核、勘驗等有關工作,依法對符合條件的平台公司出具《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另外抓緊清理不合規網約車。」

平台方:加快合法化進程

會不會覺得網約車新規對於車輛標準定得太高?「這個我們不方便回答,只能遵守。」

平台上雙證齊全的車有多少?「肯定越來越多。」

當記者把兩個問題拋給滴滴出行時,得到了上述回答。

滴滴方面的回復大量使用了「外交辭令」:「在新的政策環境下,滴滴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加強規範管理。目前通過清退不合規司機、舉辦網約車政策司機宣講會、給司機提供考證引導和支持、鼓勵司機向合規化轉變、招募合規司機等多種舉措,加快合法化進程。」

間接控制專車總量

記者在採訪中,和一位滴滴平台的專車司機聊起如何申請專車司機的話題。

「想開專車必須先開快車,但是現在滴滴平台差不多有1200多輛專車吧,已經不批新的專車了,就得等著有專車司機違規,名額空出來,快車司機才能補缺。」這位司機告訴記者,「之前通過考試,每周都能有一批司機升級為專車司機,但是最近速度慢了,一兩個月才能有一小批。」

那麼是否和巡遊計程車一樣,專車在本市的發展也實行了總量控制呢?

記者從本市客管部門了解到,《天津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三條明確提出,本市有序發展網約車,並根據出租汽車發展定位、綜合考慮經濟發展水平、出租汽車裡程利用率及城市交通擁堵狀況等因素,對網約車運力規模實施動態調整。本市網約車政策中雖未明確網約車發展的具體數量,但實際通過車輛的車籍、排量、軸距及駕駛員的戶籍等多項條件間接管理網約車數量的發展。

專車司機 :上崗 人文地理歷史文化都要知曉

合法之後的網約車,並沒有出現最初想象的美好,資本在退潮,司機在離場,用戶在抱怨,網約車行業又走到了十字路口。

記者從滴滴出行方面了解,根據滴滴出行數據,今年6月,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早晚高峰打車難度同比分別增長12.4%、17.7%、13.2%、22.5%。雖然天津地區的數據暫未發布,但滴滴方面回復說情況也是大同小異。

另一方面,大量司機徘徊在合法的邊界之外。僅以滴滴來說,滴滴方面曾發布信息,去年有1700多萬名司機在滴滴平台上賺取收入,其中有400萬名來自於去產能省份的鋼廠、煤礦工人隊伍。而現如今,全國就區區10萬名司機獲得網約車駕駛員證,可見,不低於1700萬名司機已經被網約車新政束縛。似乎全國各地網約車考試的通過率都很低。截至今年5月4日,廣州網約車駕駛員考試通過率為21.5%。上海2月份的通過率數據不足50%,深圳6月的數據為21.3%。具體到天津,網約車開考至今,共計報考6005人,全國公共科目合格3903人,天津區域科目合格3963人,兩科均合格3423人。

「我感覺挺難的,有一次還考了三岔河口是哪幾河交匯,您說我能把乘客送到地方不就得了嘛,我幹嘛非得知道三岔河口是哪幾河交匯呢?」專車司機楊師傅沒有參加過培訓,不過他已經考過四次試了,他說,「反正我不想去培訓,培訓費快600塊呢,大不了一個月考一次,不過下次接著考。」

而對於參加過培訓的司機來說,考試就簡單得多。在採訪中,一位專車司機告訴記者,「一般培訓時老師講過的內容,考試都能涉及。」

另一位專車司機也反饋:「網約車駕駛員和傳統計程車駕駛員有區別,法律法規不僅要吃透、遵守,對於天津市區域的內容還要重點掌握,比如天津區域人文地理、歷史文化。前幾天有個外地人問我,天津之眼有多高,一個車廂坐多少人,我都對答如流,這正好是之前培訓過的內容。我覺得培訓除了應付考試外,對於後期工作也很有幫助。」

聽說網約車駕駛員資格證考試中,特別是天津區域的題很難,有的司機先後考了四五次還沒有通過。對此,滴滴方面回復說,眼下,滴滴天津團隊在考證的各個階段為司機「提供了精準有效的引導與支持,同時對司機進行相應關懷,提升司機考證信心。」這個說法得到了部分司機的證實。

司機杜世義告訴記者,他先後考了3次才過關,「有的題目我覺得很奇葩,比如天津的天塔有多高?滴滴平台方確實給予了不少幫助,推出了司機培訓優惠減免活動;通過滴滴APP司機端播報,宣傳考證流程以及新政的相關內容,為我們答疑解惑。」

乘客感受:打車不難 價格貴了 逢雨加價

在靠高額補貼吸引乘客的網約車鼎盛時期,你方唱罷我登場,乘客也是樂見競爭者們相互廝殺、壓價,有時打個網約車甚至比乘公車還要划算。然而隨著價格大戰逐漸落幕,乘客對網約車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價格變高了。

「現在打專車,幾乎沒有券可以用,比計程車要貴了。」市民秦先生說。

「車倒是好打,就是車價比以前貴,特別是下雨天漲價太多。」市民李先生告訴記者。

「打車不難,就是比以前貴。」市民宋先生也有同感。

誠然,網約車價格回歸是一方面,但更令乘客詬病的其實是網約車的加價功能。今年6月份,作家六六指責滴滴壟斷加價的消息吸引了眾多人的關注。目前,高峰期打網約車,普遍加價1.5倍到2.1倍。而也有乘客認為,網約車儼然變成了以前的計程車。

市民潘先生感覺:「平時還是不錯的,但是天氣不好時,網約車不好約,坐地起價。前幾天夜裡下雨,打車加價50%都沒有人接單,最後還是以原價打到了一輛計程車。」

而包括滴滴出行在內的各家網約車平台,已經逐漸轉變成靠中心化數據處理,匹配有限網約車資源和龐大打車需求的調配中心,儼然變成了線上計程車公司。同時,在很多抱怨網約車打車貴、打車難的帖子下面,「拼車」「順風車」成了較為高頻的辭彙。

市民王先生習慣在網約車平台叫「順風車」出行,有時約朋友吃飯,從家裡到常常光顧的飯店,打輛「順風車」10元錢就到了,比停車費更划算。

而高峰期等候時長過久也是使乘客產生不滿的一個方面。

家住南開區白堤路的市民渠先生最近打快車時經常被派單到3公里以外的車,特別是早高峰急著出門時,就必須提前叫車,不然會遲到。「距離稍遠的司機有時也會和我商量讓我取消訂單,這樣司機方就算是無責了。」渠先生說。

專車在「價格優勢喪失」「供給不足常態化」下,逐漸以提升服務來回歸專車定位。

「專車價格逐漸漲了上來,高峰時打計程車又變得不那麼容易了。」高女士告訴記者,今年3月一天,因為實在打不到計程車,她才決定試一試專車。沒想到系統「秒接」,很快專車司機就聯繫了她,就是一看手機APP,司機在南京路營口道附近,與自己所在的西康路成都道交口還有一段距離,不過想著「等一會兒也比沒有車強」,她決定多等一會兒。本來對服務沒抱太多希望的高女士,沒想到「司機給她打電話確認等候位置,還穿著職業裝下車為她開車門」,那次的乘車經驗讓她對網約車有了好感。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網約車新政出台以後,各網約車平台均積極按照新政培訓司機,並組織司機參加考試,首汽約車天津分公司在過渡期內就積極和相關部門溝通,幫助駕駛員取得從業資格證。而滴滴出行方面也通過了解網路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從業資格證的相關流程,加緊組織司機考試,並通過一系列考核手段,提昇平台認證司機的服務水平。

記者調查:不合規司機仍可獲得平台派單

前不久,北京一位網約車司機因無資質未獲賠誤工費的事在網上被熱炒。

王先生是來京務工人員,2015年辭職做起了專職網約車司機。后其在載客運營途中,遭遇李先生駕駛的車輛追尾撞擊,造成車輛損壞。經交管部門認定,李先生負全部責任。事後,李先生承擔了王先生的全部修車費,但王先生認為其修車5天,損失了營運收入,故起訴至法院,要求李先生賠償停運損失3000元。

法院審理后認為,「停運損失」只有「依法運營」的車輛才可以獲賠。王先生所駕車輛沒有網約車運輸證,王先生本人也沒有網約車駕駛員資格證,最後,法院駁回了他的全部訴求。

這件事讓本市很多網約車司機倒吸一口冷氣,他們越發感到沒有歸屬感和安全感。

依據《天津市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凡擬從事網約車運營的駕駛員,都須進行網約車從業資格考試,並且考試合格。也就是說,不論是專車司機,還是快車司機,只要是網約車司機,就必須先通過考試才能成為合法合規的司機。但對於本身車輛就沒有達到網約車規定的從業者來說,即便考試合格,也不符合從業標準。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些還沒有拿到網約車駕駛員資格證的網約車司機似乎已經被推到了「黑車」司機的邊緣。

目前,一些快車司機雖然車輛不符合規定,自身也未取得相關資質,但還是可以獲得平台派單。一位滴滴出行的快車司機表示:「車子就不合他們的規定,還考試幹嘛,哪怕考試通過了,咱還是開不了自己的車。現在這種情況,也就自己倍加小心吧,『三站一場』(即天津站、天津西站、天津南站、濱海國際機場)最好少去,碰到釣魚的就可能被罰。至於攤上事故了要停運賠償,想都甭想!」

這位快車司機表示,在目前的「機會成本」面前,只有盡量多跑活兒。一旦平台動起真格,要求嚴起來,自己就不打算再幹了。現在,他每天都要跑幾十單。

記者在採訪中也感受到,一些市民對於網約車對車輛的限制表示不理解。

市民潘先生認為,新政對網約車車型限制有失公道,對排量、軸距的限制過於嚴格了。

話題探討:靈活勞動關係利於網約車發展

互聯網路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0次《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6月,網約計程車用戶規模達到2.78億,較2016年底增加5329萬,增長率為23.7%。但根據交通運輸部披露的數據,目前全國各地發放網約車駕駛員證只有10萬本,車輛運營證約5萬本。如果完全按照各地網約車規定嚴格執行的話,就意味著10萬名合法持證上崗的網約車司機,要服務超過2億的用戶,供需矛盾之尖銳可想而知。也因此,很多城市出現「打車難」「打車貴」等現象也就不難理解了。

《暫行辦法》提到,從事網約車的駕駛員需與網約車經營者簽訂勞動合同。去年的徵集意見中,涉及該問題的30%觀點認為,經營者與司機符合事實勞動關係特徵;簽訂勞動合同有利於保護司機合法權益。但70%觀點認為,網約車經營者與駕駛員之間可能只是經濟合作關係,不屬於勞動關係。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由於網約車駕駛員不少為兼職,如果與網約車經營者簽訂勞動合同,大量兼職司機或將退出網約車市場。曾有專家表示,保障司機的合法權益並不一定採用固定勞動關係的模式,也可用臨時協議方式約束,若此規定修改,將意味著兼職司機從事網約車的顧慮會大大降低。

相關閱讀

從天津和平法院判決看」司機與網約車平台是否存在勞動關係「

天津網約車市場觀察:市民選擇更理性

回復以下「關鍵詞」,提取相關內容

419講話 | 天津黨代會

天津一次小組會 | 天津二次小組會

智能大會| 網聞聯播

公告 | 約談

網信天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