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故事,美國記者描述日寇殺人惡作劇,頭顱嘴裡放煙斗

2017/05/09

歷史會被塵封,但不會被掩蓋,更不會被扭曲,老兵為你還原那些真實的罪行。

在講今天的話題之前,老兵請網友們先看下面這兩張照片。

「日本兵舉槍衝來,我舉雙手,從車子里出來。經日軍同意,我爬過殘破的城門,穿行在布滿軍人屍體的街上。見到日軍的惡作劇—被砍下的頭顱平放在路障上,一個嘴裡放了塊餅乾,另一個嘴裡插了只長長的煙斗。」這是美聯社記者查爾斯在南京淪陷后發往《芝加哥每日論壇報》的一篇文章。

其實查爾斯的這篇文章當時在《芝加哥每日論壇報》上發表時有沒有配這樣的圖片,老兵並不知道。但是老兵今天引用這樣一段文字來做為上面這兩張對於網友來說並不陌生的照片說明,老兵覺得是非常有必要的。用歷史去解釋歷史總比我們現在坐在鍵盤前憑空的去敲打來得真實。

不過這名查爾斯在發回這篇文章不久就離開南京了,他沒有給我們留下更多的歷史資料。查爾斯離開南京,是因為他覺得當時的南京就是「人間地獄」,他告訴他的美國同行說,如果再待上一兩天,他「必定窒息而亡」。

確實,這就是1937年12月底的南京。在這裡屠殺猶如屠宰羔羊。很難估計有多少受困,遭屠殺,30萬,日本人覺得不真實,但也許事實比這個還多。

除了老兵前段時間整理的那些集體屠殺,更讓人受不了和恐怖的是那些零零散散的屠殺。

「……這一天正是日軍進城的日子。任何人由於恐懼或受驚而逃跑, 任何人天黑以後在街道或小巷被流動巡邏兵抓住,幾乎都會被就地處決。「這同樣是一位美國人留下的記錄。作者是當時金陵大學歷史系教授貝德士。

日寇在南京屠殺的暴行幾乎是見到人就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料[紀實、證言專輯]》第167頁記載著一位外國人的口述,"街道上堆滿了軍民的屍體,在南京中區,幾乎每兩條橫街間中,就有一具屍體。任何人如因恐懼、興奮而奔跑,任何人在黃昏以後,如為巡邏日軍看到,都有被就地槍殺的可能。"

而目擊者郭歧在1938年8月在西安出版《西京平報》上也詳實地記錄了日軍見人就殺的慘景。郭歧寫道:南京所有的池塘里都堆滿了屍體,竹林裡面,馬路旁邊,遍地是死屍,街道上無人敢走,一見抄手走路,便一槍打死,他說你袖管內藏著炸彈;見了跑的也一槍打死,他說你是兵;見了躲藏在防空壕的,不分皂白就殺掉。那幾天,城裡不是三八式的步槍聲,就是重機槍的掃射聲,每聽一聲,即少了一個同胞!

對於這樣的場景,甚至連日本人自己也不得不承認。一名日本東京《日日新聞》隨軍記者鈴木二郎證實說:"我是隨同攻陷南京的日軍一道進城的,在城內待了四天,目擊了日軍暴行。從光華門北上,走向中山東路,看到馬路兩邊,接連不斷的散兵壕,都填滿了燒得焦爛的屍體,馬路中間橫倒的許多木柱子下面,壓著的都是屍體,四肢斷折飛散,有的缺肢少腿,身首異處,就像是一幅地獄圖畫。」

鈴木二郎甚至還在這篇文章中講到,他當時產生了一種錯覺,以為自己是地獄裡面猙獰的獄卒了。

對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或者說是證據我們現在很多都是從這些當時的新聞或者是回憶錄上獲得的。但是這些被報道出來的畢竟是少數,因為日寇的罪行太露骨了,當時的新聞封鎖非常嚴重,所以我們現在所知,所見只是很少一的部分,日軍的屠殺行為大多還是被掩飾了。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59862篇文章,獲得4350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文/觀察者網 陳聰】 近日,因為一張曬在臉書上的照片,德國記者邁克爾·斯特森伯格(Michael Stürzenberger)被慕尼黑的一家地方法院判處六個月的監禁和100個小時的社區服務工作。 現在在斯特森伯格的臉書上...
原標題:聽記者講述那些有甜又有苦的故事8月7日,重慶新聞傳媒中心,本報記者周尤正在參加「好記者講好故事」活動。記者 萬難 攝本報訊 8月7日,由市委宣傳部、市委網信辦、市記協主辦的重慶市第四屆「好記者講好...
俄羅斯旅遊中文網6月11日訊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6月10日報道,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接受採訪時對美國記者奧利弗·斯通稱,自己已經有孫子。斯通在採訪中問到,普京是否喜愛自己的孫子們。據援引採訪摘錄的CN...
原標題:王毅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共見記者3月18日,外交部長王毅在北京同到訪的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舉行會談后共見記者。 新華社記者 龐興雷 攝
新華社記者楊士龍網上有不少來美國炒房大賺的帖子,相信讓不少有錢人為之心動。而實地調研一下在紐約買房養房賣房的種種稅費等成本,發現這種吸睛的帖子如果不是有意誤導,提及的大多也是難以複製的個案。美國房...
原標題:【記者關注】「和政好人」的故事馬占林在維護滅火器材。 王艷菊在照顧老人。 本組圖片均由本報通訊員李斌攝近日,和政縣表彰了19名來自農村和普通一線的「和政好人」。他們過著普通人的平凡日子,在生活中...
要有光12017年,是我做攝影記者的第6年——時光倒溯10年以前,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未來會從事這個行業。所以說,「明天」是我們最不了解的一天。我走進這個行業是受一個哥哥的影響,他所走的攝影之路,一直在我前面。...
提示:↑上方"史客兒"免費關注!● 原創投稿請至:historymook@sina.com美國《紐約先驅論壇報》記者哈里森·福爾曼是上世紀早期的知名記者、專欄作家。這是他1942年採訪的戰時桂林,留下的珍貴照片。哈爾森·福爾曼:...
1941年夏,《生活》雜誌攝影師卡爾·邁登斯和他的妻子到訪黃河前線,留下大量抗戰時期的珍貴照片。當時,胡宗南部隊駐守潼關前線阻擊日軍,西北還保存了黃埔軍校的兩個分校,即漢中的第一分校和西安的第七分校。自...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