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裝兒子」扶貧不只是個演技問題

「裝兒子」扶貧不只是個演技問題

原標題:「裝兒子」扶貧不只是個演技問題

【閱讀提示】 為應付脫貧考核,幹部到貧困戶家「裝兒子」

光明網評論員:扶貧如戲,全憑演技。

昨天,新華社痛批了一樁怪事:近日,在脫貧工作國家省際交叉考核中,中部某縣上演了一場幹部「裝兒子」的戲碼。為應付檢查,避免「露餡兒」,一名年輕幹部「潛伏」到貧困戶家裡「裝兒子」,想替貧困戶回答問題、矇混過關。但「演技」再好也難讓百姓接受,「假兒子」一句虛偽的「媽」,叫得老太太變了臉,氣得小姑娘撇開了頭,不僅被抓了個現行丟了臉,更丟掉了為人民服務的那份真心。

如果說貪官在懺悔錄里「裝兒子」是為了博同情,那麼,幹部在迎接檢查中「裝兒子」顯然是為了求加分。群眾難免要問一聲:有這樣的鬧劇打底,少數地方的扶貧能「精準」到哪裡去?

這種虛偽的「兒子」角色,不僅叫人瞠目,更令人噁心。當然,儘管新聞未曾指名道姓,但類似拼演技式扶貧,早已不是腦洞大開的孤本。比如去年底,經濟日報亦曾披露過一則扶貧醜聞:彼時,湖北省武漢市2016年「十個突出問題」承諾整改追蹤報道第三場播出,主題圍繞精準扶貧展開。節目反映,在有的村民心中,精準扶貧就是照了一次相。扶貧幹部說,拍個照就能證明來過;拍完照后,扶貧幹部們就走了。擺拍式扶貧和「裝兒子」扶貧,基本都是同一個套路:扶貧中的形式主義。

假兒子喊媽,戲給演砸了。這是遇到不願弄虛作假的「媽」,可如果導演和演員功課做足了,真的貧困戶反而成了「路人甲」——脫貧工作國家省際交叉考核還能從演技中區隔出扶貧的真與假來嗎?真正的問題有兩個:第一,「裝兒子」這樣的橋段,究竟是誰的創意?換言之,這是個別人臨場飆戲,還是地方扶貧一貫的作為?第二,幹部如此弄巧成拙,難道沒有掂量過勝算的概率嗎?如果扶貧考核在程序正義上堵死了作假的後路,大智若愚的當事人估計也不會多此一舉了吧。一句話,笑話是「裝兒子搞出來的」,須反思的恐怕不只一個「兒子」。

這兩年,扶貧工作如火如荼。2013年至2016年4年間,每年農村貧困人口減少都超過1000萬人,累計脫貧5564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6年底的4.5%,下降了5.7個百分點。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少數地方,說好的精準扶貧,確有異化成形式扶貧的跡象。

在扶貧作風上,「只轉轉、不用心」,「只談談、不落地」;在扶貧方式上,熱衷「走讀式」「挂名式」幫扶;在扶貧效能上,要麼「拖延病」要麼「急躁症」……結果就是「壘大戶」「造盆景」,或者「巧算盤」「數字脫貧」。這些問題,不僅民眾看在眼裡,制度設計也是記在心上。早在去年10月,針對部分地區在脫貧攻堅工作中出現的形式主義傾向,國務院扶貧辦曾專門發出通知,要求切斷形式主義的思想根源,及時糾正扶貧工作中的形式主義等傾向性苗頭性問題,確保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事實上,各地的相關動作也不少。比如湖北省今年3月在全省啟動針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專項治理行動;四川省委近日出台《進一步精簡文件簡報十六條措施》;就「為官不為」「為官亂為」問題,北京市紀委近兩年來已對841人進行黨紀政紀處理或行政問責……問題是,禁令之下、警示當前,為何扶貧工作在少數地區還是「套路深深」?

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兩個:一則,扶貧工作點多面廣,不當政績觀之下,概率上或難免有投機衝動;二則,「虛」字當頭、「空」字挂帥是某些權力作為的常態,形式扶貧只是習慣的延伸而已。

「裝兒子」扶貧不只是個演技問題。如何讓「裝」的心思泯滅在萌芽狀態、如何讓貧困戶對扶貧工作有更多評價權——這些核心問題,亟待查漏補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