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曉慶:一個美貌而貧窮的女人 怎樣靠自己掙到錢?

劉曉慶:一個美貌而貧窮的女人 怎樣靠自己掙到錢?

很多人看了標題,大概會想,現在女生自己工作掙錢的很多啊。再者,這個社會,漂亮女生可以做黑市,去跟大款,便有錢了啊。

嘛,這裡的「掙錢」,並不是所謂「麵包我自己掙」,因為掙最貴的面包容易,掙一線城市最便宜的房子難;這裡的「靠自己」,也不單單是指靠年輕美貌和自覺不錯的「情商」,何況優質男人不多,遇上你的幾率更少。

前兩周在看一個人的自傳,覺得這裡面能對此問題有一點回答。一般而言,自己給自己寫傳記,肯定會粉墨修飾,把自己寫得不好也好;而她,還是比較坦誠,把自己心裡見不得光的小心思和過去的尷尬困窘都寫了出來。這是個大女人。

實際上某大號上一周寫過她的專題,那時候我還正在研究,一看,哎呀,選題被別人寫走了。不過細細一看,切入點不同,我繼續找她的影視作品來看,那表情、台詞和演技,真的是那個時代穩紮實打的產物,真不是現在熱錢湧入影視業,趕鴨子上架湊合出的東西能比的。

是的,今天要說的是劉曉慶。雖然出名很早,但是因為那個時代,體制內的演員根本沒有什麼片酬,只有微薄的固定工資;商品經濟也不發達,沒有什麼代言費廣告費。她一面是國際華人社會知名的大明星,一面不敢撒開肚子吃飯,想吃雞也沒有錢買。但是她後來卻在世界各地擁有不動產,名下企業遍地開花。

文章有一點點長,但是絕對值得你看完。

吃不起肉 穿不起衣

重慶妹子劉曉慶從音樂學院畢業后,下放到農場,當過文藝兵,轉業后調到北京電影製片廠,工資是五十元。

那時候幾十元工資的生活是怎樣的呢?去東京參加影片《天平之甍》的開幕式,那是劉曉慶第一次出國,那時候她還是現役軍人,除了軍裝以外,一件其他的衣服也沒有。只有從北影服裝間借一件呢子旗袍,而這件旗袍由於年代久遠,胸間被蟲子蛀了一個洞,下擺還有一個洞,旗袍開叉的地方撕裂了,背後的呢子絨毛已經脫落,顯露出麻袋片似的底。

「我絞盡腦汁弄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胸前的洞用一朵紅花綴在上面擋住,開叉的地方呢,提上皮包就看不見了,背後的麻袋片只有聽天由命,寄托在希望到會的日本人都是近視眼,僥倖不往那個方向注意,而下擺那個洞……我可以緊緊地跟在代表團員身後走,盡量笑容可掬地對所有人,吸引他們看我的臉而忽略我的衣著!」

那時候,文藝工作者同海外團體交往,不許收對方的禮物。如果對方非要送禮物,價值五塊錢以上的都要上交。而回送給對方的禮物,哪怕價值五百元國家都不會補貼。

「在日本電影代表團訪問期間,日本演員栗原小卷送給我一串玻璃仿製的鑽石項鏈,我用月工資的五分之一,即十元錢買了一個骨頭雕刻的鐲子回報她。日本電影代表團前腳剛離開北京,後腳上面的通知就來了:『把那串項鏈交上來!』我當然馬上交了上去。這次我去日本,廠長親自指示:『把那串項鏈發給她戴!』於是又發給我戴。而我從日本回到北京呢,又收到了另一份通知:『把那串項鏈交上來!』於是我又交了上去。」

拍《垂簾聽政》的時候,成天在故宮拍攝,照明師傅們在燈下烤,很多人中暑。為免酷暑,師傅們要求在開水桶里放一些茶葉。但是要求了一星期,還是沒有茶葉。照明師傅們於是罷工,讓台灣來的導演李翰祥心急不已。

李導演百思不得其解:茶葉一天只要幾塊錢,而租故宮一天要幾千塊錢,為什麼要為幾塊錢的事停拍而浪費幾千塊錢?

劉曉慶告訴他:「李導演,這你就不明白了,茶葉是福利,哪怕幾分錢也沒有地方出賬,而租故宮是公款,一天幾萬塊也可以報賬,這件事你們資本主義的人弄不懂吧?」

最後茶葉問題由李導演自己掏錢解決。

「那個時候,我嘗盡了沒有錢的困窘。我在國內國外電影交流認識了不少朋友,當他們到北京與我聯繫時我絕不可能請他們吃飯;假如他們請我吃飯我也不敢輕易答應,因為我沒有錢坐出租汽車,但我由於有名大家會圍觀也不能坐公共汽車。」

「記得那時我特別想吃雞。可是我買不起雞吃。導演李翰祥的太太燒得一手好菜時常叫我去吃,可是我不敢。他們是香港人,與他們接觸多了會有人向上級打小報告。不能為了吃雞惹出政治上的麻煩。」

開始「走穴」

為了掙點錢改善生活,劉曉慶開始「走穴」。那時候演員們去各地演出,收取一定的費用,稱為「走穴」。一場幾十元至一百多元,算是很好的收入了。

那時候演員可沒有現在待遇這樣好,為了節約時間,很多演員就在台後自己架個床睡覺,因為想要呈現給觀眾高質量的演出。因為趕場,演員氣喘吁吁。一起「走穴」的演員對劉曉慶說:「以後再也不能這麼幹了。實在太對不起觀眾。做人得憑良心。」相比與今天某些「大牌」收了天價出場費卻匆匆糊弄幾分鐘,簡直業界良心。

「走穴」讓劉曉慶賺到了第一筆「大錢」。

「打開房門,立刻把門鎖好。快走到床前再返回去拉拉門栓,檢查門是否確實關嚴。當確定門已經鎖死後,從腰間摸出那牛皮紙信封往下一倒,一大堆花花綠綠的紙就灑了一地。全是幾毛錢、幾塊錢的小票。先在心裡算一遍,再拿紙筆來列算式算一遍。二十四場,一百五十元一場,我的媽呀,三千六百元!我簡直倒不過氣來。」

把錢存進銀行,從此劉曉慶有了自己的存摺,自己的賬號。

因為體制所限,演員們大部分是悄悄來「走穴」,沒有通過單位領導同意。很多地方主辦單位和人員掌握了這個心理,就欺侮演員,敲詐他們的血汗錢。一次,劉曉慶團隊演出完,組織者塞給她一個厚厚的信封。因為當時急著趕回北京,也不好意思當面打開看,等車開動后打開,差點沒氣暈過去:信封里除了厚厚一疊感謝信外只有十塊錢!連車上的飯費都不夠。但是演員們不得不忍氣吞聲,因為一旦走漏了風聲,回單位寫檢查、上交演出費,還要罰款。

在那個時候,掙錢被認為是一種不光彩的事情。每個人都需要錢並且深知錢的重要,就是不敢開誠布公地承認並光明正大地去獲取它。

劉曉慶時常教育大家,掙錢是件好事。在現代社會,金錢和富有是一個人能力的證明。

很快,劉曉慶的收入越來越多,突破了當初為自己定的五萬元大關。按原先計劃,把錢存在銀行,每個月取出利息來支付日常費用。這時候,工資對她已經很不重要了。儘管這筆錢可以改善日常生活,卻難以實現更大願望。

名氣很大 錢很少

劉曉慶作為第一個被海外觀眾所認識並接受的大陸演員,在大陸以外的地區十分紅火。「只要我出外訪問總是受到最隆重的接待,我可以在前面買東西後面有的是人為我付賬,我出去時兩手空空,回來時二十幾個大皮箱。於是我時常出現一個怪現象:身上穿著名牌時裝,貂皮大衣,挎著名貴手袋,卻囊空如洗,兜里甚至沒有『打的』的錢。」

每一次出國劉曉慶都瘋狂購物,以至於一次從香港過羅湖海關,由於箱子太多有沒有足夠的人手,她竟然虛脫在途中。

「我就像窮極了的人突然見到了金山銀山,敞開了所有的衣袋拚命往兜里裝。直到有一天我照例買了無數的東西,實在是拿不動坐在路邊等車,看著重重疊疊堆積如同小丘陵般的大包小裹我突然覺得興味索然,心裡空蕩蕩的沒有根底。在那一瞬間我幡然醒悟,我真正需要的東西是金錢買不來的。物質生活其實很容易滿足,就像好吃的菜吃傷了胃口反而會產生厭惡一樣,世界上凡是用錢能買到的都是廉價的。」

每個人都有最重要的東西,比如愛,比如家人。在現實生活中,要讓家人生活得好,就得有錢。劉曉慶一直想把父母和外婆接到大城市居住,可是沒有錢。

借錢買房

那時候還沒有商品房,想要一個房子,買是買不來的。何況那時候,第二任丈夫陳國軍和前妻鬧離婚,給他的前妻和兒子的撫養費,使劉曉慶囊空如洗、負債纍纍。

好不容易電影廠借給劉曉慶一個小房子,後來又分給了一個導演。那個導演的兒子天天趕她走。

在深圳拍電影的時候,劇組住在海邊一群別墅中的一棟,每天晚飯出門散步看著那朦朧夜色中的美麗房屋總是想:「唉!這輩子要能買這麼一棟別墅,讓外婆、父母來住就好了。」

一年半后,別墅群里最美最好的一棟成了劉曉慶的家。

她借錢買下了它,一百一十五萬港幣。為了買這個房子,她又負債纍纍。儘管借錢給她的朋友聲明不用還,但是劉曉慶下決心一定要還。「用別人的錢心裡不舒服,我最負不了的是人情債。再說世界上本來也沒有什麼白來的事。

一咬牙一跺腳,劉曉慶又開始了全國的「走穴」。不管城市農村,不管冬夏寒暑,一有時間就去「走穴」,大錢要掙小錢也要掙,一掙到錢就存起來,再想辦法換外匯。

抵押房產 買入「樓花」

但是光靠「走穴」,什麼時候才能掙到一百多萬哪?劉曉慶身邊的朋友建議,把房子抵押出去,到香港買「樓花」。

何謂「樓花」?那時候香港樓價一直飛漲,許多房地產公司為了集資,在剛畫好圖紙后就開始出售那尚未動工的房屋,此時價格最低,稱為「樓花」。隨著大樓新建,還會出售第一期樓花,第二期樓花,價格也一直往上升。香港的太太團有的是閑錢,用較便宜的價格買一批樓花,在價格高時拋出去,中間的差價十分可觀。

劉曉慶猶豫了。她心想,要是炒樓花再虧了本,舊債加上新債,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不過,想賭一下的心態還是佔了上風。她的感覺強烈地要求她去貸款、去買樓花,去拼搏、嘗試一下。「賭一下也許不至於全軍覆沒,不賭反正也是個白丁。」

富貴從來險中求,想安安穩穩只有過吃不飽餓不死的日子。我們看到的都是最後成功的例子,因為失敗的,都死無葬身之地了。

因為有房子,也有名氣,就是有了信譽,貸款進行得很順利,樓花的買賣也辦妥了。債多不愁,虱多不癢,劉曉慶哼著歌邁著輕快的步伐,去《芙蓉鎮》的外景地拍戲了。

「事情就是那麼回事。豁出去也是死,不豁出去也是死。還不如豁出去殺出一條血路來,或許還有轉機。總之我不能坐以待斃。在絕境中求生存這種事我過去干過並且成功了好幾樁了。」

在《芙蓉鎮》劇組與姜文好上后,劉曉慶與第二任丈夫陳國軍的婚姻也陷入離婚拉鋸戰,陳國軍認定劉曉慶是富翁,一定要分到相當數目的財產。而事實上,劉曉慶「走穴」掙的十來萬塊錢,在1987年稅法公布後上稅了三萬多塊,加上買房子辦手續、和陳國軍打官司、為躲避陳國軍的糾纏雇的保鏢、租的車,全給砸進去了,更別提上百萬元的債務。

為了掙錢只有「走穴」,「走穴」不了只有拍戲,還得拍香港出錢製作的戲,大陸的戲是沒有片酬的。

為了錢,劉曉慶上了《大太監李蓮英》這部戲,再次出演慈禧。

中間經歷了不少風波,劉曉慶來到香港和朋友重聚。

香港人喜歡賺錢,飯局上話題自然轉到越來越熱的房地產市場上。原以為臨近「九七」香港房價會跌,誰知越漲越快,有的朋友說,買的時候是七百港幣一英尺,現在都三千多一英尺了。

張先生說,要是自己住就別賣,香港房子還會升值。

王老闆講,要賺錢最好買樓花,一手買一手賣,錢來得快得很。

「我有樓花!」劉曉慶喊,然後詳細彙報,在什麼區,什麼地點,樓叫什麼名字,買入時用了多少錢,等等。

大家一下來了精神,一起算賬,越算血越往上涌:乖乖,真不得了,如果現在已經相當可觀了,如果再等個半年拋出去,那就是富婆了。

劉曉慶說,等不了半年了,得還錢,得供樓。

朋友們說,那你就賣給我們好了。

劉曉慶說好啊,就賣給你們,現在什麼行情?

七嘴八舌,有人說大概兩千五百港幣一英尺,也有人說是兩千三百一英尺……

「一千五百港幣一英尺,我賣給你們。」劉曉慶說。

所有人一起說,你當真?

點點頭,當真。

所有人都歡天喜地。

第二天大家去辦了手續,一張張支票向劉曉慶飛來。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這下,還了銀行貸款,還了朋友的錢,既無外債又無內債。

「我的腰板一下子挺直了。水是清靈靈的水,天是藍湛湛的天。」

當時又一部戲《風華絕代》想邀請劉曉慶主演,但是由於是台灣製作,作為大陸演員的劉曉慶去不去得了又是件麻煩事。不過此時她安之若素,等著片方溝通,自己每天與香港聯絡炒樓花,今天買進,明天拋出,拋出后又買進更多。

隨著香港樓價有下降的跡象出現,劉曉慶漸漸洗手不幹了。剛賺到錢的驚喜已經過去,生活的煩惱又湧上心頭。好在離婚的官司終於有了進展,劉曉慶單方付給陳國軍七萬元結束了六年的婚姻。

成為「董事長」

炒樓花掙了錢,劉曉慶對房地產生意越來越感興趣。她悄悄創辦了「劉曉慶實業發展總公司」,讓妹夫做總經理。那幢深圳別墅已經漲到三百萬,劉曉慶也沒有賣掉,她覺得那是她的風水寶宅。何況,她已經在法國、香港、上海、煙台、深圳、北京等地都有了房子。

公司由幾個人變成上千人的集團,業務範圍也跨越房地產,經營飲料、手袋、服裝、化妝品,也做進出口貿易。在四川,劉曉慶的公司是松茸出口日本的最大出口商。其時,劉曉慶擁有二十六家企業,投資總需求量達到五十個億。她通過各種辦法融資,從海外引入資金,與國內外有經驗、有實力的集團合作,在銀行借貸,也投入自己的錢。

商海無情,不是一切都像演戲一樣按劇本來。劉曉慶與朋友合作在上海虹橋路附近買下兩百畝地,準備建高檔住宅。然而當砸進去兩千萬之後,才發現土地基本條件達不到,政府規定的容積率也遠低於預期,中間還有一個小村莊搬不走。兩千萬成了死錢,公司的成員整天無所事事守在上海。

與此同時,飲料廠需要投資,化妝品需要投資,廣告公司需要投資……公司所有人都撒出去找錢。常常夜裡,劉曉慶會被噩夢驚醒。醒來后大汗淋漓,一著急時常想乾脆一頭撞死在牆上算了。

「在我做生意的消息傳出之後,不知惹來多少人的羨慕。許多人學我的榜樣,撲通撲通跳下海愣生生地就開始游泳,也有不少人向我諮詢取經。

我都發自內心告誡他們,不到萬不得已或是沒有好機會,千萬別做生意,假如非做生意不可也千萬別做老闆,心臟的壓力承受不起。

我的許多生意場上的朋友幾乎都有過我的這種時刻。在低潮時賣車、賣房,什麼都賣過。有些從低谷中站了起來走向高峰,很多人就此一蹶不振跌進深淵,走向滅亡。」

不是說你不能掉眼淚,法律也沒有禁止你。可是掉眼淚沒有一點用處這是肯定的。相反會讓別人笑話,使周圍的人對跟你幹事、受你領導沒有信心。你得在任何情況下保持樂觀主義的風格去鼓動別人、激勵周圍。

劉曉慶想起十年以前,在香港,與眾多成功者在一起聚會。席間她認真地問他們:「什麼是你們成功的秘訣?」

其中一位說:「生命第一,信譽第二。

本來,搞藝術和搞企業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行當。需要截然不同的海角天涯的思維。搞藝術是感性思維,搞企業需要理性思維。藝術需要創新,企業需要經驗。一般來說,越是成功的藝術家越是成不了好的企業家。

信譽,是馳騁商場的重要信條。劉曉慶有一次去香港,與一位從大陸來的朋友逛街。發現一副精美的耳環,朋友非常喜歡,劉曉慶看價值五百元,就說,我買了送給你吧。殊不知第二天帶錢去,發現原來是耳環遮住了標籤上最後一個「0」,要價港幣五千元!鬥爭了好長時間,還是咬碎了牙齒買下來給朋友。「儘管那時五千元幾乎等於我在香港的所有開銷。」

看完劉曉慶的自傳,再看她的影視作品,又有不一樣的感覺。比如《紅樓夢》里的王熙鳳咋咋呼呼風風火火,誰知道劉曉慶在演她的當時,整天被前夫陳國軍追趕,又官司纏身,每天都睡不了幾個小時呢?

很多女人嚮往著穩穩的幸福,歲月靜好,這是一種幸福;而她,閑不下來,平靜不了,就愛折騰。與陳國軍相識時各自有家室,分別與家裡鬧離婚,終於在一起又跟姜文好上;拍戲拍得好好的非要借錢去買千里之外的別墅,又抵押,把自己逼到沒有退路;好好地做生意掙錢,卻為了姜文《陽光燦爛的日子》籌錢,把家裡買米下鍋的錢也掏上;忙到成「空中飛人」,看到好劇本還是會忍不住拍,每天晚上兩三點忙完回家,還要手寫自傳……且不論每次「折騰」的好壞,這旺盛的精力與樂觀強大的精神,就已經證明她不僅僅是熒幕上一個只會說別人台詞的傀儡。

每個人都不可能完美,公眾人物更容易被大家指責詬病。她有缺點,亦有過人的閃光點。別人嘲笑她整容不承認,看不慣她一把年紀還演少女,卻沒看到她為了塑造角色不惜剃掉眉毛、剪掉睫毛、臉上塗滿膠水,最後水泡和血跡布滿全臉,也沒看到她生活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危機,莫名其妙的災難。

「世上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沒有人能活得毫無瑕疵,不論是工作事業上的勾心鬥角,還是家庭內的日日瑣碎,都不是簡簡單單的。但願能明白自己想要什麼,適合什麼,然後順從內心,盡情綻放。

P.S.:演電視劇《武則天》的時候劉曉慶已經快四十歲,但是少女武媚娘的可愛活潑卻演地入木三分。除了劉曉慶的演技,她還承認,化妝大師楊樹雲給她很大的幫助,後來她拍片都會搶「大楊」去為她化妝。楊樹雲的化妝藝術,可以參看:偉大的化妝師和網紅化妝究竟差別在哪? | 「天下第一梳」的化妝秘籍

近期好文,不要錯過:

○ 從外圍女到總統夫人:黛薇夫人的傾國之戀

減肥一下就瘦胸,多吃一點就胖臉,我該怎麼辦?

桃花眼的標配「卧蠶」 到底是什麼東西? | 有福利

一個女生漂不漂亮 她的大姨媽最知道

我皮膚不夠白,要怎樣才能成為「第一眼美女」?

我不夠好看身材也不好 怎樣才能讓男神喜歡我?

臉上的毛孔越來越大?教你打造出PS般的光滑肌膚

小旭子歡迎大家投稿合作聯繫:

個人微信號:fangxiaoxuzi

郵箱:1024132323@qq.com

以下關鍵詞

查看更多往期內容

美妝|祛痘|遮瑕|瘦身

美居|旅行|好物|閱讀|好文

女神|雙眼皮|愛情|夢想|素顏|凹造型

歡迎在留言下互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