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日本傳統祭祀文化:今晚提著燈籠過神社,為厲鬼引路

日本傳統祭祀文化:今晚提著燈籠過神社,為厲鬼引路

荒木經惟 Araki Nobuyoshi - Alluring Hell

荒木經惟曾講過這樣一個故事。在他出生的地方,有一座凈閑寺,寺中的一片墓地中埋葬著吉原大火中遇難的游女們。這些江戶時代流連於浪人武士之間的游女卻在死後無人收埋,被合葬在此。荒木小時候,最喜歡在這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地方玩耍,正是在「新吉原總靈塔」的旁邊,與死亡的嬉戲中,決定了自己與欲與死不可分割的一生。

東京凈閑寺「新吉原總靈塔」

今天是舊曆七月十五中元節。在道家文化中,七月被稱為「鬼月」。在舊曆的七月初一,地獄之門將會打開,直至七月十五關閉。在這期間,人鬼神同處一個空間。所以這是撞鬼的好時候,也是祭祀先祖的好時候。除了之外,同樣有著祖先信仰的日本人也選擇在七月十五日盂蘭盆節舉行祭祀活動。

就像哈利·波特里的門鑰匙、千與千尋里的神域結界,在日本文化中總有一些尋常物品,在一些特定的場合連接人間與冥界。

歌川國芳,百物語化物座敷之圖

提「燈籠」,為亡靈引路

7月1日起,人們會打掃從祖先墓地到自家門前的雜草,因為這一天冥界之門打開,他們相信祖先的靈魂會沿此路回家。同時,他們會在屋檐上掛上燈籠或白布,以便祖先找到回家的路。

牡丹燈籠(月岡芳年《新形三十六怪撰》)

把燈籠和靈魂聯繫起來的傳統至少從江戶時代就有。關於燈籠有兩個怪談,一個充滿愛,一個充滿怨念。在「牡丹燈籠」這個故事中,愛上浪人萩原新三郎的少女阿露相思病終,於是死後夜夜提著牡丹燈籠來找新三郎。兩人愛得情深意切,但旁人看來卻是……

放入一向「抒情」的浮世繪中又變成……人與骷髏在做愛。

另一個故事「阿岩」來自《四谷怪談》。生前的丈夫為了迎娶新歡而將阿岩毒殺,阿岩死後化成怨鬼向丈夫復仇,同樣,她的出現也時常伴隨燈籠。

燃起「大文字燒」,送神靈歸去

在盂蘭盆節中,人們會舉行各種祭祀形式,最著名的有盂蘭盆舞:

人們歡慶免受地獄之苦的亡靈:

浮世繪中的盂蘭盆舞

待亡靈在世間遊盪十多日後,人們在盂蘭盆節里燒火,送走神靈。在京都東山如意之岳中,人們設立里75處火種,晚上8點開始一起點火,火光形如「大」字。

大文字燒

這種燒火的形式,既是祈求平安,也是給亡靈照亮回到冥界之路。如果你恰巧在這一天點燃火把,不要忘了跟路過的亡靈say bye~

盆おどり高橋松亭(弘明)20世紀初頭(1936年頃)

戴上能面,被神附身

能面,是日本傳統「能劇」中演員所戴的面具。能劇,「式三番」的一種,雖然在今天已經成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但曾經它也是神道教的一種祭祀劇。登場的主要人物大多都是鬼魂,演出中整個歌隊移動緩慢,有一種詭異的美感。如果是在戶外演出,往往會伴隨著松木點燃的火炬,火光之中的能樂就像神鬼的舞蹈。戴上能面,你就成了他們的一員。

翁奉納(筱山市 春日神社)

不同的能面代表不同的神鬼角色。比如這個慈眉善目的形象是「翁」(主角):

「翁」

這個是代表少女的「小面」:

「小面(こおもて)」東京國立博物館蔵(江戸時代、金春宗家伝來)、重要文化財

而這個則是因嫉妒而化身厲鬼的「般若」:

女面 「般若」 江戸時代 東京國立博物館蔵(金春宗家伝來)、重要文化財

越過「鳥居」,他界見

在電影《千與千尋》中,千尋與家人開車穿過一片樹林,途中路過了一個破舊的「門」,這個門實際上是日本神道教神社建築中的一部分,名為「鳥居」。

《千與千尋》劇照

一路上遇到的東西都在提示著千尋他們將要去到神界,「鳥居」也是一樣,因為它是連接神明居住的神域與人類居住的俗世的一條通道。很多時候神社已經被損壞而鳥居卻屹立不倒。早到江戶時代的浮世繪,到現在的動漫與電影,都經常出現鳥居的身影。

歌川廣重《東海道五十三次》中的鳥居

神社遍布日本各處,位於京都的「伏見稻荷大社」可以說是最為著名了。這個神社供奉著商業之神,只要有人許願就會獻上一座鳥居,於是在長年累月之中,鳥居已然變成一條長長的甬道,因此被稱為「千本鳥居」。

神道教與其他宗教不同,在他們的理念中,萬物皆可為神,所以有「八百萬神」之稱。想象一下八百萬神一起穿過這一道鳥居甬道的樣子……跟隨他們進入他界,你準備好了嗎?

文章原創:YT新媒體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