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納胡拉之戰:黑色死神的碾壓

納胡拉之戰:黑色死神的碾壓

英法百年戰爭在1360年的加萊條約后便告一段落。然而英法兩國的較量卻在這個短暫的休戰期里,衍生到了第三國的領土。位於法國以南的伊比利亞半島,卡斯蒂亞王國的王位紛爭,已經演變成了一場內戰。而英法兩國都先後陷入了這個新的戰場。

1367年,蓄勢待發的雙方在位於今天西班牙北部的納胡拉城外展開了大規模交戰。這場戰役不僅讓武功赫赫的黑太子愛德華,再次揚名海外。也讓世人難得窺見了英格蘭戰術體系,在攻勢作戰中的表現。

南方戰線

△1360年代的英法格局 阿基坦依然是重中之重

雖然英法兩國在1340年代開戰時,主要以法國北部地區作為主戰場,但雙方爭奪的核心利益卻是位於法蘭西西南部的阿基坦公國。公國境內的加斯科涅地區不僅以優質的紅葡萄酒馳名歐洲,也是英王每年最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對於法國王室來說,這裡則是他們的戰略軟肋,以及繼續在法理上壓過英國國王一頭的關鍵。

很快,百年戰爭的第二階段便在阿基坦地區展開。當英國人發現自己無法通過大規模野戰和攻克城市來迫使法國人屈服后,就以阿基坦公國為基地,出動小規模的快速機動部隊,劫掠法國鄉村,動搖法國人的抵抗意志與戰爭實力。為此,他們為幾乎全部的步兵都配備了代步用的馬匹,將手裡的騎士與長弓射手,武裝成了東方游牧騎兵的模樣。

△在法國南部打家劫舍的英軍

這樣的毀滅性打擊很快讓法國王室坐如針氈。1356年的普瓦捷戰役,就是全體出動的法軍,追擊英軍襲擾分隊得手后,帶來的一場意外。雖然當時的形式對於英軍來說非常不利,他們卻還是利用事先選擇的戰場,臨時構築的野戰工事,成功擊退了法王約翰二世的大軍。

也是在這場戰役中,首次獨立指揮大軍的英國王太子愛德華,一戰成名。他不僅在帶隊襲擾的小規模作戰中表現出色,也在普瓦捷戰役的大場面上如魚得水。由於他總是習慣身穿黑色的早期鐵制板鏈甲作戰,因而獲得了黑太子的美名。對於他的對手來說,這個穿的一身黑的年輕貴族,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死神。

△普瓦捷之戰中 法王約翰二世被俘

得益於父親愛德華三世建立的雇傭常備軍制度,黑太子的部隊雖然可能人數不足,卻絕對精銳。當時的英軍遠征部隊,基本上都依靠國王與各級貴族承包商的錢袋子作戰。為了軍餉與劫掠所得,英軍將士們不僅更加願意服從紀律,也在戰場上表現出了更勝一籌的作戰技能。相比之下,他們的法國對手就總是顯得數量臃腫、指揮紊亂。

當黑太子愛德華帶著大量劫掠所得,戰場大勝的榮耀,以及被俘的法國國王回到阿基坦時,戰略形勢已經因為他的勝利而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普瓦捷之戰後的加萊停戰條約

私生子的崛起

△伊比利亞半島將成為英法博弈的新戰場

在中世紀的歐洲,強調血統繼承與家族關係的貴族們,很難容忍非婚子嗣的政治權力。但凡事總有例外,西班牙卡斯蒂亞王國內,就在醞釀著一場聚變。

1350年,卡斯蒂亞國王阿方索11世病逝,留下了他與葡萄牙妻子的唯一兒子--彼得。成為新國王的彼得一世卻是一個脾氣暴烈的統治者,也因獨斷專行而被國內貴族冠以殘忍者的綽號。他的父親雖然在婚內生育不多,卻在私下給新國王留下了足足10個兄弟。這10個私生子按常理無法威脅彼得的王位,卻還是被不滿殘忍國王的貴族們發掘出了一個亨利。

△不受貴族愛戴的殘忍者彼得

於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在卡斯蒂亞國內上演了。由於早年曾經以雇傭兵和海軍的身份為法國王室作戰,私生子亨利獲得了法國貴族們的好感。他的祖國正好位於法蘭西的南方,隔著比利牛斯山脈就是富饒的普羅旺斯與阿基坦。如果英法兩國都想對對方做些什麼,勢必都會向卡斯蒂亞人拋出橄欖枝。彼得一世便早早的選擇了普瓦捷戰役的勝利者,與英國人簽訂了合約。

查爾斯五世治下的法國人雖然要繼續與英國為敵,卻也不想引火燒身。於是,在他們的支持下,一支法國雇傭軍部隊歸屬到了私生子亨利的麾下。指揮這支雇傭軍的正是這個時代,法國最偉大的統帥杜.蓋斯克蘭。

△逆襲的私生子 亨利二世

出生布列塔尼的蓋斯克蘭是一位擅長搞間接戰略的大師,但他需要一個戰場來驗證自己的費邊戰略。法國王室則希望他幫助亨利奪取卡斯蒂亞的王位,並順帶解決國內南部地區的大量兵匪。這些以各種自由兵團自居的兵痞,基本上都是當年普瓦捷戰役前被英法兩國擴招的雇傭軍。由於在戰役結束后被就地解僱,成為失業大軍的他們紛紛在法國南部佔山為王。除了一部分被蝸居阿維尼翁的教皇哄去義大利淘金之外,大部分亦兵亦匪的雇傭軍依然為禍當地。

法王的詔令與蓋斯克蘭的到來,瞬間點燃了這些兵痞們的熱情。蓋斯克蘭隨即拉起了一支大軍,並帶著他們先去阿維尼翁接受教皇的祝福。再次被煽情攻勢擊倒的法國人則在自己的衣服上紋上了白色十字,打著十字軍的名號沖入西班牙。私生子就此成為了卡斯蒂亞的亨利二世。

△正在召集部隊的蓋斯克蘭

黑太子降臨

△彼得一世與亨利二世的單挑 後面表情傲嬌的蘭卡斯特公爵約翰

彼得一世由於得罪了國內貴族而遭至戰敗,還因為被指控偏袒猶太人而不得教皇的支持。現在他只能逃到了北方的阿基坦去尋求英國人的幫助。因為只依靠自己的小規模軍隊和少數終於自己的地區,他很難翻身。

面對南方的變局,遠在英倫的愛德華三世也意識到了戰略上的巨大威脅。已經建立軍功與威信的黑太子被派到阿基坦,幫助彼得一世復國。除了1000多從英倫帶來的精銳近衛部隊,他還在歐陸就地招募了6000精銳的雇傭軍。阿基坦當地的貴族為他提供了2000多軍隊,彼得一世自己也還能湊出800人的小部隊。

這場即將來臨的大戰也順帶影響到了伊比利亞半島上的其他三個國家:

半島東部的強國阿拉貢選擇支持亨利二世,並向他派來了1000多精銳的標槍步兵。

與阿拉貢一海之隔的小國馬略卡深感威脅,選擇支持彼得一世。國王詹姆斯四世親自帶著小規模軍隊,繞過半島來加入黑太子的部隊。

位於比利牛斯山脈地區的納瓦拉則繼續在英法對抗中扮演小丑角色。納瓦拉國王查理一世先向亨利二世求援,希望他擋住南下的英軍。接著又給黑太子叫苦,希望他為自己的王國打通被封鎖的山隘。由於黑太子邀請他加入自己的聯盟,查理又與一名卡斯蒂亞騎士串通,讓後者在自己打獵時將其綁票,關進城堡。最後,300名納瓦拉輕步兵,象徵性的加入了黑太子的聯軍。

亨利二世此時也沒有閑著,25000人的卡斯蒂亞大軍被召集起來,隨著他北上抗敵。包括貴族提供的騎士與重騎兵,以及適合於半島多山地形作戰的輕裝標槍騎兵。更多的步兵則伴隨始終。這支軍隊在一代人之前,剛剛大勝南方的穆斯林軍地。現在,他們即將面對一個全新的對手。

△中世紀的西班牙步兵

黑太子愛德華的軍隊即有傳統的騎士部隊和英格蘭長弓射手,也包括了大量來自歐陸的重裝步兵、騎兵和弩手。這樣一支軍隊在比利牛斯山脈的小道上非常容易遭到攻擊。亨利二世和蓋斯克蘭則都是小規模戰鬥與戰略拖延的高手。當愛德華習慣性的派出100人規模的小分隊在前方開路時,遭到了西班牙特色的標槍騎兵的突襲。

由於大軍前後連綿數里,英軍的前哨分隊被圍困在一座小山上,進退維谷。他們身後的英軍雖然企圖增援,卻被大量卡斯蒂亞人擋住。最終,法國騎士與西班牙輕騎兵們下馬步戰,仰攻英軍分隊的山頭。不幸的英軍分隊,全軍覆沒。有史以來第一次,黑太子率領的部隊遭到了被敵人圍殲的挫敗。

△長期的山地戰爭讓西班牙地區的軍隊偏重於機動靈活的輕裝部隊

死神的碾壓

△14世紀的法國步兵 他們經常為英法兩家輪流服務

前哨戰後,兩支大軍都在各自的營地內相互眺望。任何一方都不敢在如此不舒服的地形上輕舉妄動。只要拖延時間夠長,後勤補給順利的亨利與蓋斯克蘭將成功的逼退愛德華與彼得。

然而黑太子畢竟不是泛泛之輩,他在7天後的一個夜晚率軍拔營,朝著東南方向穿過阻擋在身前的山脈。兩天內,10000多人的英軍強行軍50公里,從依然終於彼得的地區找到突破口。但亨利的20000多大軍也是緊緊更隨,幾乎形影不離。依靠著本土作戰的地形熟悉,擁有更多輕裝部隊的卡斯蒂亞人還是在英軍之前趕到了納胡拉城下。

這樣一來,黑太子的部隊再次被堵住去路。他們的身前除了可以背城一戰的優勢敵軍,還有阻隔兩軍陣營的納胡拉河。如果半渡而擊,英軍恐怕沒有多少勝算。但黑太子的目的還是達到了。整片區域都是相對平坦的平原地形,適合騎兵的作戰。所以亨利與蓋斯克蘭沒有理由不選擇與自己正面開戰。愛德華成功的將善於間接戰略的對手,拉到了野戰對攻的檯面。

△黑太子愛德華將在納胡拉完成自己的生涯巔峰之戰

1367年4月3日,亨利二世的大軍開始渡河,在毫無阻攔的情況下完成了背水一戰的部署:

蓋斯克蘭的1000法國精英雇傭軍組成了卡斯蒂亞軍隊的第一線。蓋斯克蘭根據此前普瓦捷戰役的經驗,讓手下的騎士與重騎兵全部下馬步戰。法國弓弩手與其他步兵分居下馬騎士的兩翼。

亨利二世親自率領1500名最好的卡斯蒂亞騎士與重騎兵組成第二線的中心位置。在這些軍事封建精英的兩側,各有1000名西班牙標槍騎兵進行掩護。除此之外,一些弓箭手也分散在陣列之間,進行掩護。

大部分卡斯蒂亞步兵與阿拉貢人則組成了龐大的第三線。他們足有20000人之多,前後也需要分為兩線。這些步兵背靠納胡拉河,並扼守通往城市的橋樑。

△擔任第一線位置的法軍步兵

終於可以進行野戰的黑太子,也針鋒相對的布置了自己的戰陣:

第一線由軍中的悍將,蘭開斯特公爵,岡特的約翰指揮。他這一線有3000名下馬的重騎兵、長弓射手,以及雇傭軍步兵組成。

黑太子自己與彼得一起指揮第二線。4000下馬的重騎兵組成了中心位置,兩翼有長弓射手掩護。第二線的兩側則是各4000人的長弓射手與雇傭軍。

馬略卡國王詹姆斯四世則指揮第三線的4000名加斯科涅部隊與雇傭軍。

和過去在克雷西及普瓦捷不同,這次的英軍沒有構築野戰工事。相反,他們還全體後撤了相當於標槍射程的距離,以便讓卡斯蒂亞軍隊從容渡河。

△納胡拉戰役的布陣

兩支軍隊的差異至此以及顯露無疑。長期同南方穆斯林作戰的卡斯蒂亞軍隊遠比不上在西歐戰場廝殺的雇傭軍,蓋斯克蘭則不是以大規模野戰見長的將領。當步行前進的法軍傭兵遭到長弓射擊時,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還沒有進入自己的射程。好在已經發展成熟起來的全身護甲幫助法國人暫時抵抗住了損失。

看到第一線受挫的亨利下令兩翼騎兵進行側翼騷擾。結果,標槍騎兵在進入射程內之前就遭到了兩側英軍長弓火力的猛烈反擊。第一次面對長弓的西班牙騎兵既不能抵近進行肉搏,也不能在合適的距離上釋放標槍。他們的數次出擊都被英國人無情的粉碎。西班牙人在遭到火力洗禮時,本能的向內側轉進,一頭撞上了中央陣線上的英軍,驚慌失措的離開了戰場。

△英軍的第一線指揮官 蘭開斯特公爵約翰

亨利此後又動用了手下的騎士部隊,向英軍進行了多次衝鋒。然而英軍的一線依然巍然不動,第二線部隊的騎兵則順勢發起了反衝鋒。至於蓋斯克蘭的下馬重裝部隊,則在之後的時間裡都遭受了英軍近戰部隊的猛撲。因為沒有逃跑的路,法國人決心死戰到底。

亨利二世此時才明白,自己不可能通過傳統部隊去正面攻破英軍的陣線。他開始將步兵部隊招來,讓他們向左側移動,準備進行一次側擊。但當不習慣這種大規模調動的西班牙步兵開始出現混亂時,已經拍馬殺到的敵軍騎兵就讓他們意志動搖。即便他們完成移動,也還需要面對已經向著同一方向移動的英軍第三線部隊。馬略卡國王詹姆斯成功從右翼殺來,用自己的標槍步兵和加斯科涅的弩手一起向卡斯蒂亞人射擊。

多重重壓下的西班牙人終於開始奔潰,不少人在身後的河中淹死。蓋斯克蘭和他的雇傭軍則已經被英軍各種部隊團團圍住。當發現亨利的第三線也開始潰退後,蓋斯克蘭只得交出佩劍,向黑太子投降。

△長弓射手在此戰中數量不多 依然大放光彩

納胡拉戰役在卡斯蒂亞人的慘敗中收場。7000人的法西聯軍命喪當場,英軍損失卻輕微的的可以忽略不計。騎士一共就陣亡4人,長弓手掛了20人,雇傭軍部隊相加,也就40個步兵。彼得就此奪回了自己的王位,黑太子再次像敢於同他對陣的人展示了自己的恐怖。

不過,這場勝利最終還是沒有讓英國在半島的戰略布局得以完成。黑太子撤軍后,彼得並沒有及時履行報銷軍費支出的承諾。他很快又被亨利二世篡位並殺死。新的卡斯蒂亞艦隊將在幾年後控制英吉利海峽,並打的英格蘭人心惶惶。

△亨利二世的卡斯蒂亞艦隊將成為英國人的噩夢

黑太子自己也將在1376年死於瘧疾。他沒有擺平的卡斯蒂亞問題將使得自己的兒子理查德失去貴族支持被廢。廢黜理查德的不是別人,正是蘭開斯特公爵約翰的兒子,後來的亨利四世。黑太子奮鬥一身打下的大陸領地,則將在他死後被釋放回國的蓋斯克蘭全數奪去。

(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