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疆草原 | 哈薩克牧羊姑娘and少年騎手

新疆草原 | 哈薩克牧羊姑娘and少年騎手

安靜的那拉提大草原上只有牧民的口哨聲和牛羊的咩咩聲

哈薩克牧羊姑娘

這片草原沒有衣著光鮮的遊客,也沒有一輛接一輛的旅遊大巴車,顯得原始、寧靜。屏氣凝神時,我甚至可以聽到風吹過草葉時的沙沙聲。遠處沒過羊腿的青青牧草在風的吹拂下如麥浪一樣翻滾著,一條不寬的小河蜿蜒遊走在山谷中央。廣闊的草原下,稀疏點綴著哈薩克人的氈房和牛羊。極目遠望,白雲漂浮在群山之上,如雲朵一樣潔白的羊群和棕色的牛兒們正悠閑地低頭啃著香甜的青草,小河邊幾匹正伊犁馬相互追逐撒歡兒,真是美極了!很多人都說那拉提大草原濃縮了天山自然風光的精華,可與瑞士阿爾卑斯的牧場風光相媲美。我沒去過瑞士,當然也無從談起它們之間的可比性。但我認為,眼前的這片草原無疑是最美、最迷人的。

從我們所在的位置往對面望去,白雲上是終年積雪的喀班巴依主峰,白雲下的山谷間是奔騰呼嘯的鞏乃斯河

我們一邊沿著小河旁的便道前進,一邊瀏覽無盡的天山風光。小蟲突然興奮地向山坳處指著「快看,快看,那兒有個牧羊姑娘!」。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大群綿羊的旁邊有三位身著白色長袍的哈薩克牧羊女正在嬉戲,儘管她們離我不算近,但還能看到那種哈薩克式的美。

牧羊姑娘身後的不遠處,是幾頂正升起裊裊炊煙的白色哈薩克氈房。我連忙把車開向了氈房的方向,試圖去詢問一下接下來的路線。牧羊姑娘們是這家氈房的女兒,她們說住在這裡的哈薩克牧民十分分散,有時候需要走上幾公里的路才能遇到一戶牧民。其中一位姑娘名叫瑪依拉,性格十分開朗,幾乎沒有一點草原牧民的羞澀感覺。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一大群綿羊正簇擁著一位身著紅色長袍的哈薩克牧羊女,儘管她離我們不算近,但我還是看到了那種哈薩克式的美。牧羊姑娘身後的不遠處,是幾頂正升起裊裊炊煙的白色哈薩克氈房

瑪依拉不僅告訴了我們前往核心景區——恰普河夏牧場的最便捷路線,而且還熱情地邀請我們去她的氈房做客。對於美麗姑娘的盛情挽留,我很樂意,而小蟲就更加積極,甚至有點殷勤地讓人有點不舒服。只是如果我們想要獲得最佳的攝影光線和給尋找哈薩克馴鷹人留下更多的時間,就不得不立即啟程了。

那就是為我們指路的牧羊姑娘瑪依拉家的氈房

「空中的草原」 恰普河夏牧場

告別牧羊姑娘瑪依拉,我們繼續向那拉提草原腹地深入。峽穀草原那拉提,在巍峨壯美的雪峰下靜靜沉睡,鞏乃斯河順河谷緩緩而流,山上覆蓋著落葉松和各種高山植物,山坡下是大片的牧場草地,古老的胡楊樹點綴在清澈的河邊。

天山的五月,牧場草原上長滿天山紅花和一種粉紫色的野薔薇。我們駐了車,在山花遍布雪山下的原野上漫步,被高原上花海連天的風貌緊緊包圍著。小蟲一邊創作,一邊告訴我,說這些花開的時間都特別短,從開放到全部凋謝,最多20天。我真的很幸運,不僅可以一飽眼福,更能盡情陶醉在天山的自然風光中。但我卻沒有了激動,忘掉了感慨,甚至發現自己周身緊縮,目光淡然,競無以言語。我呆立在這個萬物復甦的時節,只覺得心像被掠劫了一樣……

一個小時后,我們的車正在去往恰普河夏牧場的高嶺上馳騁。從我們所在的位置往對面望去,白雲上是終年積雪的喀班巴依主峰,白雲下是奔騰呼嘯的鞏乃斯河。浮現在白雲中的就是溪澗交錯、雲杉聳立、海拔超過2000米的「空中草原」——恰普河夏牧場,而我們的越野車彷彿就在雲端行駛。

當汽車停靠在恰普河牧場的大草甸上時,我再也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了。竟獨自一人撒了歡兒似的奔跑起來,跑累了我就躺在青草上。當風吹過時,感覺我的身體像漂浮在海上的小舟,加之一股腦來襲的鳥語花香,差一點讓我就此睡過去。朦朧中,幾羽獵鷹似在我的頭上盤旋。很快,小蟲也趕了過來,我們開始在牧場里用鏡頭捕捉最佳的目標。

牧場的一側,星羅棋布地分佈著一些哈薩克牧人的氈房。樸實憨厚的哈薩克小騎手,迅猛敏捷地掠過我們。更遠的地方,綿羊成片,奶牛成群,牧人的歡叫聲、口哨聲此起彼伏……彷彿他們正沉浸在盛況空前的那慕達盛會現場似的。我們走上歇馬台遠眺,山下時寬時窄、蜿蜒西去的鞏乃斯河像一條潔白的玉帶飄舞在寬闊的雪山峽谷之間。峽谷兩側重巒疊翠,雲靄騰騰。

一位在河邊取水的牧民

了不起的哈薩克少年騎手

這個季節,已經進入那拉提旅遊旺季,這片古老的草原開始變得熱鬧了。優美的天山牧場風光與哈薩克族民俗風情相結合,成了整個新疆最引人的地方:觀看賽馬、叼羊、姑娘追等民族特色項目;品嘗氈房內清香的奶茶、酸甜的馬奶子酒和肥嫩的手抓羊肉;跳起熱情奔放的哈薩克「抖肩舞」、「蹲馬步」……我們的身旁時不時就會有哈薩克騎手縱馬狂奔而過,引得一些喜歡攝影的遊客紛紛追逐。這般景象明確無誤地告訴我——這兒才是真正的哈薩克大草原,哈薩克人的原鄉,而不是最初我們所遇到的那個遊人如織的那拉提5A級風景區。

恰普河夏季牧場的哈薩克人部落

小蟲告訴我,在那拉提草原,很有必要了解一下草原上身手帥氣的哈薩克少年騎手,他們一個個年齡不大,卻從小在馬背上長大,個個都「身懷絕技」。按照哈薩克族的傳統,那拉提草原上哈薩克人的孩子一長到45歲時,就要為他舉行「阿夏麻衣明格孜」儀式(這是一種關於騎馬的儀式)。複雜的儀式之後,孩子就要與家裡的大人共同分擔放牧的工作。

少年小騎手沙克力江,他已經恰普河牧場教遊客騎馬6年多了

為了能更深入地了解哈薩克少年騎手,我們找到了哈薩克族男孩沙克力江。他的頭髮烏黑髮亮,臉膛黝黑,長長睫毛下的大眼睛卻顯露著一絲老成。沙克力江今年只有13歲,但據他自己說,從8歲起,他幾乎每個夏天他都會在此為有興趣的遊客傳授騎馬技巧。正在我們閑聊的時候,一位哈薩克族漢子走了過來,邊笑邊說:「沙克力江在不到4歲的時就被他的父親扔上了馬背。平日里他也要騎著馬、趕著牛群去上學,閑時就為遊人做騎術教練兼嚮導。」這個男人原來正是沙克力江的父親,他很驕傲自己的兒子如此能幹,男孩沙克力江自然也很享受這種生活狀態。

那拉提草原自駕路線圖

在那拉提草原上,我們總能見到如沙克力江一樣的少年騎手,他們或揚鞭躍馬來回馳騁,或耐心教授遊客騎乘駿馬。而這些既不貪財又極富表現欲,且熱情豪放的孩子們,絕對會給你的照相機留下無盡的素材與創作空間。其實,我們原計劃的下一站是更靠西一些的鞏乃斯草原,但當我們向當地人打聽路時,他們都一致告訴我,「如果你已經去過那拉提草原,就不必再去其他草原了,因為只有那拉提才是伊犁地區最美最原始的草原!」這話我信了,何止是伊犁,恐怕再美的草原或許也不敵那拉提美!

未完待續……起駕旅行哪都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