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十位專家解讀:美聯儲縮表會不會導致經濟危機?

十位專家解讀:美聯儲縮表會不會導致經濟危機?

今天凌晨,美聯儲主席耶倫宣布,美聯儲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1%到1.25%之間,同時將於10月份啟動縮減資產負債表(下稱「縮表」)計劃。

消息一出,美股下跌、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上揚、美元走高、黃金持續下跌。美聯儲的這個決定,會導致新一輪經濟危機嗎?

所謂縮表是指美聯儲縮減自身資產負債表規模。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聯儲不僅將利率降至超低水平,也通過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購買大量美國國債和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以刺激美國經濟復甦。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從金融危機前不到1萬億美元膨脹至目前的約4.5萬億美元。

其實,可以將縮表理解成量化寬鬆的反向操作,美聯儲要給自己「減肥瘦身」。

縮表會帶來哪些影響?國是直通車送上10位專家點評。

中新社記者 鄧敏 攝

國務院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長陳道富:

美聯儲縮表是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中間的一環,並不是一個貨幣緊縮過程。通過縮表更多改變的只是美國的銀行在美聯儲的儲備,在此幅度之內,若美聯儲的縮表節奏和操作手法能夠取得平衡,影響會更多地體現在其賬務上的調整,對市場實際產生作用不會太大。

近幾年,新興市場國家在美聯儲加息過程中經歷過市場動蕩,並積累了較多外匯儲備,形成了一定的合作機制,縮表對於等新興市場的衝擊可能不及市場擔憂得那麼嚴重。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

「魔鬼總是隱藏在細節之中。」本月美聯儲議息會議正式宣布,被動式的縮表進程將於今年10月如期開啟。根據美聯儲既定的縮表方案,預計本輪縮表將延續至2023年,表內資產規模和所持證券規模均將大致縮減至當前的60%。而這一縮減幅度的累積效應約等於進行三次加息。

值得重視的是,縮表進程的細節表明,2019年潛藏著重大的政策拐點。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美聯儲可能啟動「Smart Sell」操作,即利用被動縮表進程中空置的縮表配額,相機主動賣出長債和MBS,以針對性地修復收益率曲線。

總體而言,本輪縮表進程的短期影響較弱,但長期影響顯著。如果 「Smart Sell」如期啟動,則將進一步加速長期強效應的釋放,因此風險偏好有可能受到持續而劇烈的衝擊,引發美股等風險資產估值的大幅調整,並對美元走勢形成有力支持。同時,「Smart Sell」可能漸次導致自然利率低於實際利率,貨幣政策轉入實質性緊縮,從而對美國經濟復甦產生真實挑戰。

中新社記者 鄧敏 攝

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

美聯儲縮表對影響偏負面。首先,跨境資本將持續外流,人民幣存在高位回落風險。無論是量的減少還是價的提高,美聯儲任何舉動都將引起國內金融市場反應。之前在加息階段,國內市場主體已紛紛抓緊海外資產配置,對美直接投資激增,企業通過提前償還美元貸款、增加進口預付款比例等手段調整資產負債結構。

一方面,美聯儲將進一步加息,縮表預期愈演愈烈,美元指數將繼續走高;另一方面,經濟今年整體走勢預計前高后低,下半年GDP增速將略微放緩,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作用減弱。

中信建投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黃文濤:

估計在2017年內美聯儲將縮減資產規模300億美元,在2018年將縮減資產規模約3900億美元,2019年將縮減4300億美元。而最終資產規模可能將降至2.5至3萬億美元之間,較目前的水平降低1.5-2萬億美元。

由於美聯儲關於通脹與加息路徑的表態較市場預期更加鷹派,市場前期對於美聯儲未來加息路徑的過低預期在會後得到修正,若縮表計劃並未對市場造成過度衝擊,那麼美聯儲在12月加息可能仍將是大概率事件,美元未來存在進一步反彈的動力。

瑞穗證劵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

即便美聯儲縮表,也不用過度擔憂對匯率與金融市場的衝擊。

美聯儲縮表不會過於鷹派。從方式來看,美聯儲縮表是逐步減少到期證券的本金再投資規模,但相對於當前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高達約4.5萬億美元,其中包括約2.5萬億美元美國國債和約1.8萬億美元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規模,最初減少的再投資規模相當有限。從這個角度看,即便縮表,前期影響也將十分溫和,預計不會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恐慌。

有人擔憂,美聯儲縮表會改變今年以來美元偏弱的整體表現,成為美元由弱轉強的轉折點,但這樣的擔憂未必成立,除了美聯儲縮表比較溫和的原因以外,基本面沒有發生切實改變,市場對美聯儲縮表已有所預期,這使縮表后,美元不會轉向強勁升值。

中投研究院副院長陳超:

美聯儲縮表影響不能以簡單判斷得出結論,認為將導致流動性減少,國債壓力增大,收益率可能減少。

一方面,金融市場實際是由預期主導,而市場預期在影響著未來事件。如果市場達成一致預期,認為縮表可能導致國債收益率上行,現在便開始拋售國債,引起收益率上行,就會進一步強化縮表的預期影響。管理預期、引導預期會對市場產生很大影響。

另一方面,經濟存在內在負反饋機制,其中最常見的利率和匯率負反饋機制則會對縮表產生影響。縮表導致流動性減少,美元變相加息,帶來的是大量資金更願意投入美元資產,對美元和美債的需求又將上升,如此便形成負反饋,也造成了市場走勢的一大變數。

中新社發 余瑞冬 攝

東北證券研究所策略分析師許俊:

市場也對美聯儲會議結果反應為偏鷹派,美元指數上行、黃金下跌、美債收益率上行,美元指數在持續下跌7個月之後有望轉入震蕩修復階段,美元的單邊走弱和人民幣單邊升值將告一段落,二季度以來匯率因素導致的新興市場及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上升效應面臨削弱。

但美聯儲政策因素的不確定也在增大,按以往規律總統可能需要在10月份宣布美聯儲下一任主席人選提名,人選的不確定性直接決定了市場對未來美聯儲政策路徑理解存在較大調整的風險。媒體記者會上耶倫對於自己連任問題的答覆回答簡略,從美國政治預測網站的數據顯示當前每位美聯儲主席潛在人選的勝率均不高,在發布會結束后耶倫的勝率還略微下降。

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

美聯儲9月議息會議縮表不加息符合市場預期,因此本次會議結果符合預期,不易引起市場巨震。會後12月加息概率由50.9%上升至72%,較會議之前有所上升,但加息與否仍待觀察。雖然加息點陣圖顯示年內還有第三次加息,但美聯儲不會將自己禁錮在循序漸進加息的路徑上,而是會根據環境變化適當調整政策。

對債市而言,縮表於10月開啟,但根據美聯儲公布的縮表計劃以及「預期引導」的調控手段,引起市場巨震的可能性不大。在央行調控之下,人民幣貶值壓力較小,貨幣政策約束得到緩解。國內方面,在去槓桿效果漸顯、基本面存下行壓力的情況下,央行貨幣政策或將依舊保持溫和。

瑞信董事總經理、亞太區私人銀行高級顧問陶冬:

美聯儲12月加息依然是未知數。8月通脹,受到氣候因素的影響,需要更多的數據來確認。但是未來幾個月的CPI數據卻受到兩場颶風的嚴重污染,無法為決策者提供更清晰的物價趨勢。

美聯儲曾經在相當時間內堅持工資上升勢必帶來物價上漲,為此在前瞻性指引上不惜與市場價格對著干。貨幣當局剛剛在近兩個月軟化了態度,現在馬上再轉彎需要有比較確信的數據和理據,不然的話多看幾個月甚至將決定權留給下一屆決策人會更妥當。

長江證券宏觀固收分析師趙偉:

新興國家外債、經濟預期和資本外流等改善下,美聯儲縮表或難導致新一輪危機。

當前,新興國家外債規模相對較低。與危機時期相比,主要新興國家的外債規模均顯著下降。比如,巴西、阿根廷、泰國和印尼當前的外債占GDP比重分別為18%、27%、33%、34%,遠低於危機前的37%、102%、92%、159%。

此外,全球經濟景氣不斷改善下,新興國家經濟預期持續向好,而受歐央行貨幣政策轉向影響,美元或總體保持弱勢,新興國家資本外流壓力或相對可控。

來自:國是直通車(WednesdayNews)

作者:夏賓

編輯:張文嬌 許桂寶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4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