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徐渭書法,我自顛狂!

徐渭書法,我自顛狂!

徐渭的書法

和明代早期書壇沉悶的氣氛對比顯得格外突出,

他最擅長氣勢磅礴的狂草,

但一般人很難看懂,用筆狼藉,

他對自己的書法極為喜歡,

自己認為

「書法第一,詩第二,文第三,畫第四」

徐渭《草書千字文》局部

徐渭書法純粹是個人內心情感的宣洩:

筆墨恣肆,不計工拙,

所有的才情、悲憤、苦悶

都鬱結在扭來扭曲的筆畫中了。

他自己曾在《題自書一枝堂帖》中說:

「高書不入俗眼,入俗眼者非高書。」

徐渭《墓表賦》 紙本 163.7×43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徐渭書法和書法觀的產生,

與明中、晚期整個

思想、文化、審美觀念巨大變遷相吻合的。

俆渭書法也是對吳門書派主張唐法的反叛中出發,

繼而吸取北宋蘇、黃、米

追求藝術個性化的積極因素中走來。

徐渭《行草應制詠墨軸》紙本 352×102.6cm 蘇州博物館藏

徐渭超越了時代,

開啟和引領了晚明「尚態」書風,

把明代書法引向了新的高峰。

陶望齡曾說過其書法

「稱為奇絕,謂有明一人」

袁宏道則稱:

「予不能書,

而謬謂文長書決在王雅宜、文征仲之上,

不論書法而論書神,

先生者誠八法之散聖,字林之俠客矣!」

徐渭《行草書杜甫秋興八首》冊頁 紙本 約25.3×30cm 11開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