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侯體健:高文戞玉鳴琳琅 ——讀《陶文鵬說宋詩》| 書評

侯體健:高文戞玉鳴琳琅 ——讀《陶文鵬說宋詩》| 書評

錢鍾書先生在《談藝錄》中說「天下有兩種人,斯有兩種詩」,一種是風情神韻擅長的「唐音」,一種則是筋骨思理見勝的「宋調」。宋詩說起來似是佔了古典詩歌的半壁江山,「唐宋詩之爭」更是持續了上千年。但在大眾心目中,宋詩要麼被唐詩掩蓋了光芒,要麼被宋詞奪去了陣地,別說半壁江山,連應有的地位也還差距遙遠。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很多,但有一條不容忽視,就是宋詩在「經典化」的路上,還走得不夠遠:宋詩中的佳作,還有不少淹沒在二十餘萬首的巨大數字之中;即使已經發現的精品,也還闡揚得不夠、解讀得不深、流傳得不廣。正是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我讀到《陶文鵬說宋詩》時,不免生出相見恨晚之感。因為我相信這本書所展示的宋詩獨造之境、巧構之思,一定有助於宋詩走出「唐詩宋詞」的陰影,走向更廣闊的讀者世界,從而贏得更多的愛好者。

這本書不是傳統意義的宋詩選本,不過「選」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評價角度。全書所選二十八位詩人的三十八首作品,以蘇軾最多,共九首,其次是陸遊四首,梅堯臣、王安石、黃庭堅、陳與義各兩首。這六位詩人里蘇軾是宋詩最高成就的代表,自不必多言;其他幾位如王安石乃宋調中極有唐音色澤的大家,陸遊為南宋詩壇巨擘,其他三位則涵括了「宋詩開山祖師」(梅堯臣),江西詩派「一祖三宗」的兩宗(黃庭堅、陳與義),再加上入選一首的王禹偁、歐陽修、蘇舜欽、陳師道、楊萬里、朱熹、文天祥等人,可謂已經勾勒出宋詩發展的輪廓,大體展現出宋詩的深廣度與獨創性。

除了「選」,此書更重要的當然是「說」。說詩很不易,如果有此類經驗,更能明白其中甘苦。我們許多時候讀詩也會偶得其妙,但總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無話可說。相傳,著名學者俞平伯先生開課講詞,吟誦一遍,大讚一聲「好詞!好詞!」便繼續往下讀去。這當然不是老先生不懂詩詞之妙,而是不知如何去解說,好似混沌一片,無從著手。然陶文鵬先生說詩,卻大有門道,示人軌則,給我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四點:

一是善連類,溯詩藝之源流。古今中外的詩歌可謂浩如煙海,每句詩都可能找到它的「孿生兄弟」或「近親姐妹」,由此探源溯流,最得藝術奧義。錢鍾書先生極善此法,曾在《談藝錄》中施展得臻於化境。陶公說詩,亦善連類,或用字相似,或構思相近,或單句修辭,或整篇結構,都能前後印證,相互觸通。如言王安石「柳葉鳴蜩綠暗」的「綠暗」之語來自司空圖「綠樹連村暗」之句,這是探源;又論曾公亮「要看銀山拍天浪,開窗放入大江來」影響周紫芝「倚杖獨看飛鳥去,開窗忽擁大江來」,這則是溯流。更精彩的是,他不僅揭示古典詩詞之間的影響關係,還廣泛聯繫現代新詩乃至國外作品,解析詩藝趣旨。如談孔武仲「卧聽銀潢瀉月聲」用通感之法,舉出何其芳「你聽見,金色的星殞在林間嗎」之句,可見新舊詩歌修辭的一脈之理;說蘇軾「飛鴻雪泥」之喻,又及德國詩人保羅•策蘭《雪的款待》之作,以闡釋詩歌自然意象與人生隱喻的關係。這種說詩作派,好似收攏了一張巨大的詩歌之網,打撈起散落各處的五色斑斕的詩句,將它們並置一處,彼此輝映,頗能燭照詩心,引人遐思。

二是善吸收,集諸家之妙解。優秀的詩歌作品總能常讀常新,一首詩的鑒賞史,不只是讀者的接受史,更是詩歌內涵的挖掘史。賞詩而能吸取前人的解讀成果,便能獲得更多維的觀察視角,豐富對作品藝術的認識。陶先生在大量徵引古人詩話筆記材料的同時,又特別注意採納現當代的鑒賞成果。書中除了引述大家熟知的陳衍《宋詩精華錄》、錢鍾書《宋詩選注》、金性堯《宋詩三百首》、程千帆《宋詩精選》等宋詩品評專著外,還廣泛吸收了繆鉞、林庚、吳小如、趙齊平、葉維廉、陳永正、孫紹振、葛曉音、駱玉明、周裕鍇、張鳴等學者散見各處的賞詩成果,乃至艾青、臧克家、王家新等新詩詩人的談藝心得,真可謂積學儲寶、研閱窮照。一冊在手,便可得窺詩歌鑒賞的千般門戶,見識眾多大家名家的犀利眼光,體味由古至今的各類解詩思路。

三是善辨析,較前說之優劣。儘管書中大量吸收了前人賞詩成果,但陶先生說詩並非買菜求益、隨意搜羅,而是攫取精華,為我所用,辨析優劣,以見匠心。如論蘇軾名作《新城道中》「絮帽」、「銅鉦」之喻,古代詩評家方回、陸次雲、汪師韓、紀昀、洪亮吉都持否定意見,陶公從取譬語境、雅俗轉換、諧趣奇趣、修辭通感等角度肯定了蘇詩的創造性,特別借用流沙河之語,指出「銅鉦」具有「無理有情的幻聽之美」,解說通透,切中肯綮。這是對古人意見的深度辨析。對今人意見,亦有精彩論辯。如關於王安石名句「春風自綠江南岸」的「綠」字,就解讀得曲折動人。本來大家幾乎一致贊同王安石此字錘鍊之精,陶先生則引出了臧克家對「綠」字的否定意見,認為此字「太顯露,限制了春意豐富的內涵,扼殺了讀者廣闊美麗的想象」,這就提供了人們再度思索的可能,在沉寂的舊說面前,又一次激活了讀者的賞析靈感。肯定臧氏意見的同時,陶公進一步認為王安石的「綠」字較之前人有更豐富的意涵,是「一隻靈光四射的『詩眼』」。這種賞詩態度既展現了原作豐富的闡釋空間,又表達出鑒賞者真切的審美體驗,再輔之以優美清通的文筆,不啻為藝術的再創造。

四是善玩味,析字詞之精微。詩篇之妙,常常就在一字一詞之中。介紹作者、說明背景、疏通文意固然是詩詞鑒賞的重要內容,但如果僅僅停留在此層面,顯然未能抓住詩歌藝術的關鍵,說詩總會顯得隔膜,不能呈現古典詩歌之所以動人的奧秘,而只有深入文本,把握下字造語的獨特意蘊,才可能體察文字背後的韻味,揭示作者的隱幽心曲,從而看清詩歌之美的內在肌理。這一點,本書可謂說詩典範。羅大經《鶴林玉露》說「作詩要健字撐住,要活字斡旋」,賞詩亦然。抓住詩作的「健字」、「活字」,便能從一字一詞的「詩眼」中挖掘出詩人的「詩心」。如解蘇軾《李思訓畫長江絕島圖》云:「詩人有意運用『蒼蒼』『茫茫』『峨峨』等疊字詞,『抑揚』『低昂』『漫狂』等連綿詞,還有『崖崩路絕』『沙平風軟』句中對仗,又重複『大孤小孤』『孤山』『小姑』等詞,形成了流麗圓轉、迴環往複、舒緩起伏、悠揚和諧的聲韻節奏。這恰好與客舟搖漾、山船俯仰的情景相適應,使詩歌的境界美與音樂美契合。」從字詞特性,衍繹至全篇審美意蘊,空靈而透闢,真是浹髓淪肌之論。又如陳師道「只今容有未開花」之句,宋代任淵將「容有」一詞釋為「豈容復有」,即不再有未開之花,而陶公認為此「容有」當作「或有,也許還有」解,筆者深以為然。仔細揣摩全篇作者情感,正是陶先生所言:「上句交代自己屢次失約,深表歉意;下句用委婉、商量、推測的語氣表達應約一道春遊之意,顯得親切,體現出兩人的真摯友誼。」從字詞出發,而又回到全篇語境,做到「闡釋的循環」,玩味字詞在篇章中的特殊意義和美學意涵,這正是讀詩的樂趣所在。

以上所談,既是該書的說詩路數,也是我們欣賞詩詞的不二法門。 讀此書,總讓我想起錢鍾書先生,這不僅僅因為全書引用錢先生觀點較多,更在於陶先生這種鞭辟入裡、深味詩心的解詩之法,充分揭示出宋詩創辟好奇、生新活潑的藝術特性,帶領讀者走進了最動人的文學審美世界,頗合於錢先生「具體的文藝鑒賞和評判」的治學旨趣。錢志熙教授在書序中開篇即言陶公說詩「分明傳出一種奇響來」,我深以為然,所謂「高文戞玉鳴琳琅」,莫此親切。說詩,說宋詩,能有此「奇響」,寧不若聞空谷跫音乎?

本文作者:侯體健(復旦大學中文系)

目錄

情景互映意境清遠 ——王禹偁《村行》

想象新奇氣魄雄偉 ——曾公亮《宿甘露僧舍》

狀景如畫意新語工 ——梅堯臣《魯山山行》

淡朴有味的老境美 ——梅堯臣《東溪》

構思精工句句有味 ——歐陽修《戲答元珍》

通篇寫景意欲弄潮 ——蘇舜欽《淮中晚泊犢頭》

幻麗之景的自現——李覯《憶錢塘江》

意象的現場與層深 ——劉敞《春草》

美景憂情多重映襯 ——王安石《題西太一宮壁》

的妙用 ——王安石《泊船瓜洲》

抱負高遠氣概闊大 ——王令《暑旱苦熱》

雪泥鴻爪妙喻人生 ——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

繫風捕影狀瞬間變動之景

——蘇軾《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

妙用博喻畫輕舟急流 ——蘇軾《百步洪二首》其一

詩心喜田野無窮出清新 ——蘇軾《新城道中》

吟詠西湖的千古絕唱 ——蘇軾《飲湖上初晴后雨》

豪雨壯觀清雄奔放 ——蘇軾《有美堂豪雨》

以聲音動態諧趣表現畫境

——蘇軾《李思訓畫長江絕島圖》

對仗精妙象徵意深

——蘇軾《八月七日初入贛,過惶恐灘》

海島之夢神奇瑰麗

——蘇軾《行瓊儋間……

以通感寫幻聽 ——孔武仲《乘風過洞庭》

詩藝與畫技的交融 ——道潛《臨平道中》

景美情真格高理深 ——黃庭堅《登快閣》

奇語對比情意豐厚 ——黃庭堅《寄黃幾復》

畫小生物寓意深沉 ——陳師道《春懷示鄰里》

春雨斷橋的野趣和理趣 ——徐俯《春遊湖》

傷春憂時沉鬱悲壯 ——陳與義《傷春》

痛悼故國淚灑牡丹——陳與義《牡丹》

游村賞景交友悟道 ——陸遊《游山西村》

自嘲亦自喜的騎驢入蜀圖 ——陸遊《劍門道中遇微雨》

純用名詞意象展現抗金戰場 ——陸遊《書憤》

絕等傷心的愛情悲歌 ——陸遊《沈園二首》

畸聯警句濃縮精鍊 ——蕭德藻《登岳陽樓》

朱夫子的三類理趣詩 ——朱熹《水口行舟》

狀物抒情寫人寓理 ——葉紹翁《遊園不值》

愛國丹心光照史冊 ——文天祥《過零丁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