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生態崩壞,海爾生態長生,它們差在哪兒?

樂視生態崩壞,海爾生態長生,它們差在哪兒?

「不知妻美劉強東,悔創阿里傑克馬,一無所有王健林,普通家庭馬化騰,下周回國賈躍亭。」可是,下周又下周,賈躍亭還是沒有回國。他一手打造的樂視生態分崩離析——股份被凍結,樂視網董事長易手,供應商上門逼債,裁員風波不斷,手機、汽車、影業等子業務艱難求生,當年誓言「為夢想窒息」變成了如今真的窒息。

與樂視生態的貪大求快,欲速不達,高調宣揚相比,恐怕很少有人關注到海爾物聯網生態已呈良性發展態勢了吧。海爾在生態上「穩紮穩打,精耕細作」,從一個電器製造商,變身互聯網化的創業孵化平台,完成新一輪進化,走出轉型的陣痛期。最新一季度財報顯示,青島海爾凈利潤同比大幅增長51%,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激增455%,霸氣側漏。

一邊是樂視生態「其興也勃,其衰也忽」,另一邊是海爾33年的「順應時勢,基業長青」,賈躍亭被各種聲討,而海爾董事局主席、CEO張瑞敏則成為諸多管理學家研究的對象,每年成千上萬的企業家、管理學者前往海爾學習研究其管理模式。9月下旬,管理大師加里·哈默將與諸多管理大咖組團應需所為,將「管理界的達沃斯」搬到青島,與海爾集團一起主辦「首屆人單合一模式國際論壇」,共同探討物聯網時代企業管理與轉型。

在筆者看來,這才是互聯網時代商業生態的力量。它絕不是用各種業務彼此借力「洗」用戶,那最多只能算「交叉銷售」,而真正的生態,則應該是一個邏輯自洽的系統,它既有垂直整合業務的能力,又有不斷創新的動能,它由複雜又有序的網路連接、驅動,比如物聯網,組織上還「聚為一團火,散作滿天星」,兼顧靈活與效能,比如「人單合一(員工的價值實現與所創造的用戶價值合一)」。

當互聯網生態概念被太多人脫口而出,它的內涵已經嚴重空心化,太多人將大量劣質和廉價的私貨填充其中,此時太需要明辨是非,用「管理界的達沃斯」,推動頭腦風暴,才能讓業界明白,同樣是生態,樂視和海爾差在哪兒?

互聯網生態範式到底是什麼?

沒錯,就像張瑞敏所說:「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

如今的互聯網時代,技術模式不斷創新,資本高熱不退,推動更多商業玩家速生、速朽。先是百年「柯達」迅速沒落、消失,再是手機霸主的「鐵王座」從摩托羅拉到諾基亞,再到蘋果,飛快易主。而樂視短短几年,更像《哀江南》里描述的:「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無疑,它們都沒踏準時代的節拍,沒有進化出互聯網的生態範式,於是,盛極而衰。

反過來再看海爾,33年前它重生於破產邊緣,因此,面對變化時,它有極強的求生意識和客觀求變性,所以,當商業生態要基於互聯網重新定義和發展時,海爾就會表現出超強的「與時俱進」。

所以,早在2000年,張瑞敏參加「世界經濟論壇」后,就在海爾內刊上發表《新經濟之我見》,主旨是「不觸網(絡)就會死」。2004年,海爾收入破千億元,開始「1000天流程再造」;2005年,張瑞敏提出「人單合一」,讓每個員工做自己的CEO,找自己的市場和用戶,將管理聚焦在員工和用戶兩大要素的「端到端,零距離」。

此後,以「人單合一」為核心,按互聯網「去中心化」法則和手段,海爾再實現各業務單元從「自主經營」到「協同共生」,再到內部創業的「小微公司、創客創新」,與之相應的,海爾從製造產品的企業升級為孵化創新的平台,實現商業生態的互聯網式進化。

無疑,這是發現專業、科學的智識,拋棄迷信、陳舊的常識,海爾衝破了舊的管理規則束縛,建立了互聯網意識的組織生態。就如《管理百年》作者斯圖爾特·克雷納所說:「未來,出類拔萃的組織,將會是那些探索出讓各級員工發揮最大潛能的組織。」

的確,事但陳其已然,才可知其未然。大企業的生態,運或在一時,勢必見人(員工、用戶)心,沒有在「人心」上做足功課的生態,都是耍流氓。

物聯網得用戶的心,小微化得員工的心

正如美國管理大師彼得·德魯克判斷:互聯網的關鍵,是消除了距離。隨著時間的推移,它不僅消除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消除了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距離,最終實現了萬物互聯的物聯網(IoT,Internet of Things),它是海爾佔領用戶心智思維的關鍵——因為聯網,數據越來越豐沛,藉助大數據分析,設備從被動操控到主動服務,終端從互聯到互懂,決策也從人工走向智能。

例如,海爾的馨廚冰箱,作為全球第一款互聯網冰箱,它不僅可以識別冰箱還有幾個西紅柿,雞蛋是幾天前買的,提醒食品即將過期,還可以根據食材推薦菜譜,甚至幫助主人直接在電商平台下單補充食材,或者與父母視頻交流紅燒肉的做法……一切過程都可以聲控、觸摸屏實現。

此間,物聯網系統下獲得的各種數據,讓海爾更了解用戶的餐飲偏好,提供更智能地推薦,有針對地改進產品功能,推動C2B(Consumer to Business,消費者驅動企業)大規模定製更加智能,從而用細節在用戶心中完成註冊,立身、立格局。這一切,決非樂視強推的「交叉銷售」所能比擬。

​同樣,也是基於網路的力量,張瑞敏的「企業即人,管理即借力」才能推動「人單合一」的進化。

正是藉助網路,海爾搭建起共享平台,將財務、人力等基礎服務變成信息化服務,讓內部創業的小微企業降低成本、少走彎路。同時,海爾將平台上的製造、物流、分銷等能力整合成生態系統,為小微創業提供戰略協同。這樣一來,海爾有料、有賦能,諸多小微公司享受生態的低成本、高效能,才能全力推動員工創客「參與約束、激勵相容」——讓他們心甘情願地幹活,創造越多獲得越多。由此,小微們既能保持強勁的創新力,又不失管理力,在海爾生態中「聚為一團火,散作滿天星」。

比如海爾的「雷神」,出品遊戲筆記本電腦,它靠集團200萬元孵化基金,輕資產運營,10多人的小團隊,只關注產品的軟體和設計,及用戶交互,上游生產交給筆記本代工廠,物流、售後等共享海爾平台。成立一年半,銷售額就達2.5億元,凈利潤1200萬元,累積出150萬年輕的「雷瘋」冬粉,還獲得數千萬元外部融資。於是,雷神從2015年獨立運營,整合各類資源,變身遊戲運營平台……

如今,海爾平台上200多個小微公司,已有超過100個年營收過億元,有47個小微引入風投,16個小微估值過億。用張瑞敏自己的形容:這就是海爾的「自以為非」,「親手顛覆和破壞自己的企業,變成一個網路型組織」。就像量子管理學創始人牛津大學教授丹娜·左哈爾所說:這種自下而上的自組織才是大勢所趨。如此的生態玩法,恐怕賈躍亭連想也沒有想過。

一個多月後,丹娜·左哈爾、斯圖爾特·克雷納、加里·哈默等管理大咖將與張瑞敏一起在青島探討互聯網管理的本質,那時賈躍亭是否回國,真不知道,但可以預測的是,理性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思想火花的迸發下,互聯網的管理之都很可能落地青島,正如電商之都在杭州,社交遊戲之都在深圳。

作者:小郝子 / 微信公眾號——郝聞郝看(ID:haowenhaokan),10年傳媒經歷,前商業雜誌資深記者,一隻互聯網商業模式的思考喵……互聯網的幸福就在這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